栖身环境令人忧 及时打扫健康居

“啊……!”丢下铲子,女众志工们的哗声此起彼落,而且四处窜逃,只因逾二十的只蟑螂从草丛中的洞穴涌出,在墙壁上竞相逃亡。在这之前,她们其实已经被满是蛆虫的碗盘吓到,也被冰箱里腐烂的鱼腥味、屋外的馊水味呛到了。因此,投入打扫工作的志工在每到一处打扫时都自我心理建设一番,要抱着每打扫一处就有“惊喜”等着的心态,方能完成这看起来简单却“艰巨”的工程。

“其实在接到铁厂老板提报的时候,我纠结了两个星期,一直反覆想着要不要走进去案家,但是在经过自我调整后,我最终决定进行家访。第一次家访,看到案家的居家环境时,我知道,要让这一家人可以与邻居重新结好缘,那就是帮忙清扫住家环境……”本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协调志工郑益兴(惟益)决定集众之力打扫结善缘。

凌乱的住家环境,让做初访的慈善组志工们心生不忍,因而发起为案主打扫住家的活动,当日共有五十五位志工,利用了约五个小时,方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摄影:伍淑莲】

志工郑益兴跨越自我障碍发起活动,冀望透过打扫可以让案主与邻里的关系改善。 【摄影:许(音包)玲】

走入案家打扫,志工们并不是贸然行事,而是在得到案夫的妹妹及堂姊的点头同意方着手进行,一切只因为心里的不舍之情。益兴说道:“如果不把案家打扫干净,接下来我们不懂从何做起,今天屋里、屋外都打扫干净了,接下来就要在空地打上石灰,电源之类的都会帮忙解决,并且会教育案主如何打理居家环境。”

◎ 集众之力 各展良能

2019年4月20日早晨,时而绵绵细雨时而阳光普照,来自适耕庄及巴生约四十五位慈济志工们随着导航系统的引领来到大港港口(Bagan Sungai Besar) ,与大港志工会合后,等待着居家打扫工作的开始。

在等待的当儿,来自大港县议会借出、用以载垃圾的罗里及挖泥机缓缓驶来,罗里上载着的就是县议会借出的打扫工具,为打扫工作增添一股助力。案家两间住所位处大港渔村的港口尾端,因为不善打理,导致居家环境非常恶劣,屋子周围的草丛堆满了垃圾,导致蚊虫滋生,也造成邻里不悦,更让人担心案主一家的健康。

“各位菩萨,大家好,感恩大家来到大港做这样的居家打扫,因为有两间屋子,所以我们将分成A屋和B屋,还有屋内及屋外的打扫组别。大家就跟着各自的小组长,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达成默契和共识,尊重案主的意愿,不要随便就将案主的东西丢弃,这样明白吗?”志工郑益兴拿着流动扩音器向志工说明。

清楚了解打扫的岗位及打扫的范围后,志工们全副武装,有者穿上水鞋、扛起铲子、拿着扫把,有者拿着砍树用的巴冷刀,一路浩荡长的队伍有条不紊地向案主家走去。

即将进行打扫的A屋及B屋,分别由案主纪清惜及入籍回教的先生尤索夫(Yusof Bin Abdullah)居住。五十八岁的案主因患有糖尿病,导致眼睛视力模糊及左脚截肢,行动不便,只能在地上爬行;而案夫也有尿酸症状,行动跛阀,平日除了烹煮三餐外,生活起居都不打理。

糖尿病截肢、双眼模糊的案主纪清惜只能在地上爬行,让人心生不舍。 【摄影:陈金树】

两间屋子皆由政府于2013年搭建,空间并不大,屋外的空地宽敞,放眼望去,种有香蕉树及甘蔗,还有布满宝特瓶的草丛。经过小雨洗礼后的空地,烂泥显现,杂草丛生,多日未洗的碗碟就堆在盆里,污渍明显可见。

尚未踏进案主的住家,就已嗅到一股异味,小小的空间光线不足,折叠式桌子上全是未经清洗的碗盘,掀开碗盘还可看到蛆虫在爬着,来不及清理掉的粪便就这么一坨坨地摊在志工眼前,浓烈的臭味扑鼻而来……帮忙清扫的志工克服内心的恐慌,尽可能地协助打扫。

案主无法清楚表达她的需要,因此与丈夫发生口角的事时有所闻,因而分居两屋。为了不阻碍志工进行打扫,案主在县议员郑依薇的陪同下被引领到休息区,让志工为她修剪头发及换洗。

“阿嬷,让志工为您剪头发哦,最近天气这么热,剪短比较清爽……”县议员郑依薇握着案主焦躁不安的手,轻声细语给予安抚。

“阿嬷,您不要动来动去,等下剪到耳朵会流血的啊。”帮忙修剪头发的志工也努力安抚阿嬷;每一个与会者都各司其职,付出无所求。

◎ 弯腰卷袖 目标一致

穿起志工背心的县议员郑依薇在当地服务已五年,认识慈济更远远超过五年;身为人民代议士的她,在大港志工黄美珠(虑全)与之沟通这么一个打扫个案后,决定与慈济联手,为地方上作出抛砖引玉的动作,不止借出大型交通工具,也让县议会的员工参与其中。

大港县议员郑依薇疼惜案主纪清惜,她表示一个人的力量很渺小,需靠团队的力量才能完成清扫的工作。 【摄影:伍淑莲】

“美珠师姊有给我看照片,但是来到这里我真的吓一跳,她的环境比我想像中还糟糕。一个人的力量,一双手是做不到的,真的要靠团队才能完成。”郑依薇如斯说道。第一次参与民居打扫的她,为了体会案家的苦而舍掉到​​马六甲公干的机会,她希望还有其他黑暗角落的苦难人可以得到社会的关心。

郑依薇赞叹志工们的无私付出及带动,让她看到社区也是有很多想做好事的人,她说道:“我想很多人想要帮助人的,像志工这样带动,你看用餐区和休息区,都是居民借出场地,原来社区还是很多有心人,让我很赞叹!而且在打扫之后,你们还会过来继续关心,这样是很好的。”

这边厢帮阿嬷盥洗,那边厢在B屋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清理的工作。坐在高背椅上的尤索夫阿公,看着志工们在他的屋里走动之余,也忙着回应志工的询问;“阿公,这件衣服还要吗?这件已经破了,我们丢掉可以吗?冰箱也不能操作了,就拿去回收卖掉,洗衣机也是,不然放着只是阻碍空间而已,好吗?”志工耐着性子征询尤索夫阿公的意思,待他同意后,才继续进行下一个动作。

志工朱亚女虽已迈入中年,做起事情却不输给年轻志工们,她笑言已经习惯了粗重的工作,所以不论是帮忙清扫或是拿着巴冷刀砍去不要的甘蔗或草丛,对她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她很感恩有机会参与这次有意义的打扫活动。

“一走进去就只看到整堆的衣服,还有一些坏掉了要维修的东西,东西真的太多了……”亚女与志工们手脚俐落地帮忙整理衣服、收拾及油漆等勤务。收拾打扫所花的时间虽然不短,但是当看到经过志工打扫后的空间,可以让案主一家有走道可走,有觉好睡,亚女直言很有满足感。

志工在整理物品时都会询问阿公的意愿,遵照阿公的意愿进行清理工作。 【摄影:許(音包)玲】

志工朱亚女当看到打扫前后的分别,直言很有成就感。 【摄影:伍淑莲】

“刚来到时连地上都没有空间可以让我们走,怎样睡?现在扫干净了,看到几开心啊,住起来也不一样了。像我这种年龄,做起来当然累,但是做到开心就继续做下去,也不觉得累了。”亚女笑得合不拢嘴的说道,脸上写着的是付出后的满满喜悦。

伸出援手的志工群里,老少皆有;大家不分年龄做着一样的事情。随着妈妈从巴生上来的年轻志工李籽嗪,并没有被脏乱的环境给打倒,反之挽起衣袖,在草丛中捡拾宝特瓶,拿起扫帚清扫灰尘漫天的屋子、拿着漆扫粉刷着屋子,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都不喊累。

“一开始以为打扫是在巴生港口,辗转得知原来是在大港,既然报名了就来吧。曾经参加过净滩,打扫居家还是第一次,不过在这里打扫就好像是参与一场冒险,很多情况你都没有看过,所做的每一个行动,你不懂下一步你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就不错,还法喜满满的。”籽嗪回想打扫遇到的趣事,不禁哑然失笑说着。

因为经历过,所以会珍惜现在所拥有,籽嗪感悟到简单的生活就可以很幸福了,物质不用太多,够用就好了。

参与打扫的志工们,尽力拼除心里上的不适,衣服或许经历了干了又湿的过程,都阻档不了他们想要看到屋子从脏乱变成亮丽的雀跃。从清晨到午后,五个小时的打扫,他们清出了一辆半吨罗里的垃圾,以及两辆载有可回收资源量的罗里。

女众志工合力将床褥搬出。志工李籽嗪(右一)在协助打扫的当儿,感悟到简单的生活就可以很幸福了,物质不用太多,够用就好。 【摄影:伍淑莲】

经过志工们清扫后的空间,已不见凌乱的杂物,也让案主有个舒适的休息空间。 【摄影:许(音包)玲】

身心俱疲的志工们在赋归前得到坐在轮椅上案主报以憨直的笑容,看到案夫从抗拒到接受的态度,及听到他腼腆的两声“谢谢……谢谢…… ”这就足矣。社会暗角多得是,只要人人都肯停下急匆匆的脚步,为社区付出,世界就多了一分转暗为亮的力量了!

Pin It
Tags: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