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不难 一起来行动

十岁的谢依善,年纪虽小,却因为爱护小动物,坚定茹素心念,并积极劝素, 期待大家都来响应。
热爱小动物的谢依善,除了积极劝素,呼吁大家爱护小动物外,未来还想成为宠物心理治疗师。【照片:罗雪花提供】

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马六甲分会同仁录制了一系列的《我心我素》视频,鼓励大家一起加入茹素防疫的行列。十岁的四年级生谢依善,也是其中一位主角。

“吃素并不难,你只要不贪一时的口欲,其实素食跟肉食也是一样;如果你不吃肉,你就可以分分钟救到一些正准备被杀的小动物,所以希望大家可以来跟我一起吃素。”短短一分钟的视频,谢依善口齿伶俐地分享着,希望鼓励更多人一起茹素爱动物。

谢依善是胎里素,从小到大鲜少生病。热爱运动,骑脚车、滑轮、连拉杆都难不倒她!只见她滑溜地在公园的运动器械上,双脚不着地,一边拉杆一边荡着,笑说“我在荡秋千。”

胎里素的谢依善从小活泼健康。【照片:罗雪花提供】
活泼健康的谢依善热爱多种运动。【摄影:杨秀丽】

在学业上,谢依善自一年级开始,都是全班第一名,三年级没有考试,但那年她当选为班级模范生。她为自己设下每年得十个奖的目标,且年年达标。

然而,在一间有四百多名、仅有个位数学生茹素的学校,以及身边亲友绝大部分都是荤食者的环境中,谢依善是如何坚定心念,不遗余力地鼓励身边人一起茹素呢?

故事,要从她的父母说起。

◎ 因为慈济 我们茹素

谢依善的父母是慈济志工谢征林(济渌)与罗雪花(慈琋)。夫妻俩投入慈济多年,也因为慈济,开启茹素因缘。

罗雪花自1993年,仍在大学求学阶段就认识慈济;1995年毕业后,选择在离家乡不远的槟城工作,以便就近参与慈济活动。1997年,就下定决心茹素。

当时,素食观念并未普及,罗雪花的午餐常常以一个荷包蛋加一点青菜解决,不然,就吃方便素,只求填饱肚子即可。遇到考验,她总是抱持着“只要有心,就可以克服困难”的信念。

茹素初期,罗雪花面对着美食诱惑的考验。她从小就爱吃鸡肉和槟城著名的美食──叻沙(Laksa),尤其叻沙用鱼熬煮出的汤头,加上酸酸辣辣的口感,令她难以忘怀。

每每行经叻沙的档口时,罗雪花总是克制不住口欲,但自己又不敢去买,因而请谢征林代为打包,还自我安慰:“只吃面条不喝汤,这样也算吃素吧! ”茹素一段时间后,偶然一次走过档口,那股怀念的滋味,挑起口欲,让她忍不住想再品尝。没想到,吃下第一口,腥味刺鼻,让她极度不舒服,无法下咽,这种难受的感觉让她再也不受叻沙诱惑。

茹素超过二十多年的罗雪花(左),准备了色香味俱全的健康素食,为一家三口的健康把关。【摄影:杨秀丽】

当年,妈妈担心二十五岁的她营养不良,于是每逢周末回吉打家乡时,老人家总会贴心地为她准备鸡汤补一补,还顺口说:“只喝汤不吃鸡肉没关系啦! ”

为了让妈妈安心,罗雪花会乖乖地把鸡汤喝完。为了兼顾孝顺和茹素,她会偷偷地把鸡汤给当时尚未茹素的谢征林喝。直到妈妈亲眼见证罗雪花茹素后,脸色红润,还是全家中最健康的,渐渐不再勉强她。妈妈为体恤女儿,进而改变家中烹煮习惯,以各式蔬菜为主,也因此让家人有多吃蔬食的机会。

周遭的亲戚朋友,从一开始的劝导,“久久吃一次,没关系”,但见她持素的心念坚定,即使宴席中只有一道蔬菜,也甘之如饴,久而久之在宴会上,亲朋戚友们总会贴心地为她准备素肴,也影响更多人一起认识蔬食的美味。

罗雪花茹素多年,谢征林也以素食为主,但与亲戚朋友、同事等聚餐时,他偶尔还是会吃到荤食。 2005年夫妻俩前往印尼分会带动当地会务,他为了以身作则带动当地志工,顺理成章完全茹素。由于饮食早已以素食为主,少荤食,所以他转荤为素的过程,并没有口欲的考验。

两人的独女谢依善,茹素路上,也继承了妈妈的坚定和毅力,以及爸爸以身作则的身教,诚如父母给她取的名字,期许她:“依”着“善”业、善念而来。


◎ 亲人劝素 一说再说

谢依善(左二)常随妈妈罗雪花(拿看板者)一起参与慈济活动。图为母女俩为印尼地震募款。【摄影:戴秉汶】

谢依善大约两岁时,只要有人说:“善善,这个是有肉的,你不可以吃喔!”她真的不碰,而且也不会抱怨别人不给她吃。用餐时,她还会先问“这个有肉吗?”只要是荤食,她绝对不碰触。类似肉类的素料,她也会先确认,才享用。

早在四岁时,谢依善回外婆家时,就会忙着劝素。当她看到表姐们吃鸡肉或鱼肉,她会不停地对她们说:“爱护小动物,它痛我也痛。”还正经八百地跟表姐们说:“回去跟你的爸爸妈妈说你们不要吃肉,要吃菜。”让表姐们呆住,不知如何回应。

为了说服表姐们,谢依善会拿着爸爸买给她的新玩具,跟她们说:“你们不要吃肉,我才给你们玩新玩具。”表姐们哭笑不得,回去跟妈妈抱怨:“因为我们吃肉,善善不给我们玩新玩具。”当年谢依善年纪小,不懂得如何圆融处理,但她从小就想引导表姐们爱护小动物,不再吃肉的心念和举动,至今不变。

其实谢依善也曾面临口欲的诱惑。有一次,她跟表姐们去麦当劳,表姐津津有味吃着鸡肉块,她忍受不住诱惑要求:“可以给我吃一口吗?”表姐并未拒绝,让她尝了一口。回家后,她与罗雪花分享“鸡肉好吃,但我以后都不要再吃了。”后来,妈妈才发现,原来她只是吃了一口鸡肉块外酥脆的面粉团,由于不曾吃过,她并不知道那不是鸡肉。

还有一回,在与表姐们聚会时,由于鸡肉块的味道太诱惑了,谢依善嗅着鸡肉块的味儿,吃着腰果来转移欲望。谢依善出于好奇心尝试,但在满足好奇心后,却可以克服美食的诱惑,坚定茹素心念。

“吃这么多肉,很残忍。”谢依善曾想阻止表姐们吃肉,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认为大家割伤都会痛,何况是那些被开膛破腹的动物,怎么可能不痛?

2019年5月12日的浴佛典礼,谢依善(左一)随着亲子班的伙伴及志工,一起进行素食宣导。【摄影:张子恩】

2020年2月尾,《我心我素》视频上网后,谢依善就在妈妈罗雪花的亲友团群组里,要求大家一定要看,因为谢依善想劝大家都一起来响应茹素!亲友们纷纷给赞,大姨还称赞谢依善是真棒的!

谢依善乘胜追击问道“那你们要茹素吗?”大姨回应,自己会少肉多菜。谢依善马上建议她,一个星期可蔬食四天,慢慢再增加蔬食天数。大姨说要吃肉边菜,她虽然对肉边菜不甚认同,但还是鼓励大姨努力。

◎ 同侪劝素 绝不放弃

除了跟家人劝素外,谢依善也不遗余力地跟同学们分享,期待能鼓励大家一起来茹素爱动物。

“你想像你是小动物,一出生就是被宰的命运,不是很可悲、很可怜吗?”谢依善与同学们分享。然而,当看见同学们的反应仅是点头后,她知道沟通无效,就会停下,等待下一次的因缘再劝说。

“你偶尔吃一天素,就可以救到一只小动物,这样不是很好吗?”等到下一次的好时机,谢依善继续跟同学们劝素,然而等到的反应,又只是点头。虽然又失败了,但她还是会等下一个机会,继续再说……

“因为一直说,才能成功。”谢依善坚定心念。尽管结果不理想,但她仍然不放弃,总是在等待适当时机,继续分享。

罗雪花忍不住问谢依善,“为什么你一直劝人家吃素?”

“如果他们没有吃素,就会吃很多肉,就会伤害很多小动物,所以越多人吃素越好。”谢依善认真说道。就是这个“爱护小动物,越多人吃素,就越少杀戮”信念,支持着她,不断地努力劝素。

谢依善与范瓈仁老师(右)分享自己的素食观。【摄影:杨秀丽】

范瓈仁老师是谢依善一年级到三年级的级任老师。这些年来,她看着眼前这个求知欲强,创意无限的小女孩,从自我中心,在师长的陪伴下,转变成一个更体贴他人的孩子。而最让她佩服的,就是谢依善在茹素上的坚持和毅力。

“不是每个小朋友可以做到,像我女儿每次告诉我她想吃素,然后美食当前,又打回原形。我也是,就说随缘,又吃了……”范瓈仁老师说道。

范瓈仁老师的家人也不乏因为健康因素而茹素者。然而,每次跟他们出门,都因为一些特定的坚持,令她扫兴不已,就将素食标上“麻烦”标签。

范老师曾参与慈济活动,也看过很多纪录片,对素食不排斥,近年来也减少在家煮荤食,但偶尔也会陷入父母耳提面命的“素食不营养”,“不舍先生没肉吃”的考量,加上口欲的诱惑,总是难以转荤为素。

她想起了有一回忍不住口欲,吃了鸡肉干。女儿问她是什么,她说是鸡肉干,当时年幼的女儿,当下就做了拜拜的动作,说是“跟鸡拜拜”。这句话才说完,范老师想起了鸡的模样,当下就把鸡肉干全吐了出来。

“你吃得下,是因为已经没有感觉,无法吃下,可能是因为心里还有慈悲心。”范老师分析。

而这一次的拜访,范瓈仁老师不讳言可能会成为促成她茹素的助缘。谢依善不敢贸然向老师劝素,但听到老师在回家后,写给妈妈的留言,她开心在旁欢呼。

“有些人会说就算你不吃,动物已被杀好,就要端出来;可是只要你不吃它,就少杀一个,他们用各种理由来逃避……”谢依善不明白为何大人们会用各种理由来推搪,尽管讨厌这类态度和行为,她仍抱持希望,继续努力寻找方法,等待好时机,引导大家茹素。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