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病痛抢时间 常把感恩挂嘴边

六十八岁的吴香妹患有帕金森症,手会抖个不停的,但这无阻她要积极做慈济、做环保的一念心。 【摄影:杨文辉】

“我常常一边手抖一边说感恩,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发生什么事,都会好奇而惊异地看着我;我一点都不介意,只因我要和病痛抢时间,不管有没有人理解,我还是天天说感恩、时时说感恩、事事说感恩!”—─吴香妹

我的名字叫吴香妹,村里的朋友都爱叫我“阿香”。我今年六十八岁,出生在武来岸新村(Broga),也在这里长大、结婚、生子;我育有两男一女,都已成家立业了。

本来,我在新村过着相夫教子的写意生活。可是,1998年,丈夫患上肺癌往生了,当时大儿子虽已中学毕业,刚刚出来社会工作,但二儿子和小女儿还在读书,我要养家糊口,要独自抚养儿女,说不辛苦是骗人的。

我除了在家乡帮人割胶外,也会趁树胶没什么胶汁的季节,跑到新加坡工作,做了二个多月,又回来割胶。割胶虽是起早摸黑的工作,但我不怕割胶辛苦,只是后来橡胶价格下跌,赚不到什么钱,我不得不转工,到家私店帮忙打杂一段时期,后来,就做起劳心劳力的陪月婆工作……

现在我一想起那段要支撑整个家的岁月,还会难过流泪。庆幸终于熬到孩子们都出来工作,大儿子也有了家庭和孩子,他就叫我不要出去工作,在家帮忙照顾孙子,就这样,那年才五十多岁的我又回到“家庭主妇”的身份,照顾一家大小。

◎双手为世界做出贡献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除了照顾孙子外,也会找娱乐来消遣。早期,村里有一间卡拉OK,我和一群老朋友都爱在周末上那里唱唱老歌,一次消费只需六令吉,就任由我们唱得流连忘返。 “阿香,走!去唱歌了。”一听到朋友的呼唤,快活的细胞就在血液里循环。

日子在做家务、照顾孙子及唱歌中度过,我以为就这样过一生也是福报。没料到2009年,已经搬离新村到吉隆坡和儿子同住的曾新群因接触慈济,觉得这个团体很好,便邀约慈济志工来新村她女儿家办爱洒茶会,同时,邀请我们来参与。在茶会上,慈济志工分享证严上人为帮助苦难人的慈悲心,还有三十个家庭主妇每天省下五角买菜钱的竹筒岁月,我们听了很感动,不少人,包括我都响应成为慈济会员。

当时,村民们也响应安装大爱台,我也装了一台,因为,我很想知道更多慈济人做的事情,也喜欢听上人讲佛法。大爱台的新闻让我惊讶世上原来有很多不幸的人和灾难,更发现做环保是很重要的事,关系到我们的子子孙孙和地球的存亡。

吴香妹最爱看大爱台的节目,并从中学习要抱持事事感恩、时时感恩的心态与家人相处。 【摄影:何永康】

台湾那些年老的环保志工很拼命做环保的影片,让我看了很感动。加上村民辜宝莉也会骑脚车上街捡拾资源,甚至让自家的庭院成为资源囤积处。我也想效法宝莉的做法,却又不知如何下手,直到有一天,我到新村景点石拿督庙走走。石拿督庙位于小山上,我沿路走上山,看见山路两旁的草丛有不少宝特瓶和铝罐,还有垃圾。

近几年来,武来岸已经从农村转型为旅游区,我们这里的茅草山、石拿督庙已成为游客爱来的景点。游客多,也在景点留下不少垃圾。我向路边卖东西的小贩要了一个塑料袋,一路走一路捡,很快就捡满一大袋。我又再次向小贩讨取一个塑料袋,装满了,我就两手各拎一大包走下山。

做环保原来这样简单。从此,不管是骑摩托或走路,我看见资源就自然弯腰去捡;有时捡到的资源袋袋满,我真的打从心里笑出来。我体会到大爱台节目中,那群环保志工越做越欢喜的心情了。因为,能付出一份力来救地球,足以证明我们老人家不是无用之人,我们也能用双手为世界做出贡献。

◎资源要分类才有价值

2011年,慈济在武来岸新村设立环保站,我开心极了。我很感恩村里的居民余光娇很勇敢地在村里成立环保站。这一年,也是光娇、宝莉、我和周丽芬成为慈济环保志工的日子。

有了环保站,以为会有很多村民响应做环保、来分类,结果,大家只愿意将家里囤积的资源拿来,肯来分类的不多;固定来付出的只有我们四个人,其他村民来来去去,也没几个坚持做下去。直到很多年后,刘仁生才参与我们一起做环保。

原先,我们不懂分类资源,很多时候,都是一袋袋丢上车,后来,士毛月的志工特地来教导我们,我们才明白分类的重要性,也才恍然没有分类的资源常被当成垃圾处理,一些资源也会因为回收价值不高而被回收商拒收。可见,捡拾来的资源要分类清楚才有价值。

其实,我在做环保当中,看到那些被丢出来的衣服还是新的,连标签都没拆掉,我就感到心痛,一直嘀咕现在的人真的很浪费。每每在分类时,我都会警惕自己不要乱花费,只买需要的,不买想要的。

五年前,住在加影的小儿子接我去住,顺便帮他照顾孩子,因他和太太都有工作,家里需要人打点。

搬到加影后,我每天早晨都会去住家附近的公园做运动。沿路上,我看到玻璃瓶子、罐子或宝特瓶、纸皮等,就弯腰捡起来,放进准备好的袋子里;看见公园里的垃圾桶,我也会打开,翻找被当垃圾的资源,有人嫌我翻垃圾桶肮脏,我说,垃圾桶里呀,有很多宝可捡拾呢。不捡起来太浪费了。

有时在公园的湖畔旁看见有宝特瓶等,我会爬下去拾,路旁的人往往替我紧张,一直叫我小心,不要跌进湖里。我听了也很感动,会回应说:“我会慢慢来!不要紧!不要紧!”

吴香妹2011年开始成为环保志工。图为2013年吴香妹于武来岸慈济环保站做资源回收画面。 【摄影:翁书霖】
吴香妹每天到公园运动之际,都会翻开垃圾桶,寻找可以回收的“宝”(资源)。 【摄影:何永康】

回到家,我赶快处理捡拾来的资源。肮脏的瓶瓶罐罐,会一个个清洗干净、晒干,才放进塑料袋。其他资源也分类好,收在塑料袋里。当资源囤积到需要一辆货车来载时,就会打给志工,请他们过来载去环保站。

◎不厌倦的工作

上人常常说:“做环保,没烦恼!”这是真的喔,而且做环保是不会厌倦的,像我,做环保已经八、九年了,不管在武来岸或加影,都是不停的在捡、在分类,从不曾想过要“退休”不做。

偶尔,捡拾资源时,会遇到好奇的眼光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有些人则会称赞我:“安娣(阿姨之意,一般人对年长者的尊称),您真是好人,还会做环保!”我听了,高兴地笑眯眼,招手要他们也一起来做,却没人愿意。我也不管,别人不做是别人的事,只要自己坚持做下去就对了。

除了做,我逢人就讲环保、不管男女老幼,都开口叫他们来做,只是,叫到口干舌燥,响应的人没有几个。

三年前,武来岸新村国民型华文小学校方借出位于校门外、有棚遮顶的停车场给慈济做环保点,每逢第三个星期日为固定环保日,那一天,我一定会提前一、二天叫小儿子载我回去,当天一定出现在环保点做分类。

每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固定的环保日,吴香妹(左五)风雨不改地从加影回来武来岸做环保。 【摄影:杨文辉】

不是我念旧要回来做环保,而是我不忍心环保点只有光娇、仁生、宝莉、丽芬及寥寥无几的村民而已。他们要在环保点收资源、分类,还要过去武来岸环保站处理上罗里的资源,很辛苦,所以,我坚持要来协助。

每当我看到有人载资源来环保点,就会停下手中工作,跑前去问:“您可以来帮忙分类吗?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二十分钟?”

十个有十个摇头,都说只是拿资源过来,没时间来分类。我被拒绝一次又一次,并不灰心,反而感恩他们肯在家里收集资源,在环保日拿来或叫仁生去载。

我常安慰自己,当我被很多人拒绝时,至少还有小女儿支持我。每月环保日,住在文丁(Mantin)的小女儿都会和丈夫及两个孩子过来帮忙。从文丁驾车来要二十分钟左右,难得他们每月都来。担心小女儿会忘记环保日,环保日前一、二个星期,我会一再打电话提醒她,她常说我唠叨,我也不生气,看见他们来做环保,我已经很满足、很感恩了。

在环保点,我常会笑眯眯的对每个人、包括小女儿、女婿和孙儿们说“感恩!”甚至招呼村民来做分类而受到拒绝时,我还是双手合十,向他们说声:“感恩!”

有人问我,为什么一直说感恩呢?我说呀,感恩是慈济的人文,上人时时教导我们事事感恩、时时感恩!而且,感恩常常挂嘴边,礼多人不怪嘛!

◎事事都将感恩挂嘴边

这几年,我真的很感恩家有大爱台,大爱台已经成为我的精神粮食,一天不看就不自在,搬去加影,我也安装大爱台。我喜欢看《草根菩提》,这个讲环保志工做环保的影片很能引起我的共鸣。还有大爱剧场,很多人生激励故事、家庭伦理故事,婆媳相处之道,无形中,也改变我的心态。

以前和媳妇相处,我是抱持客气的态度,所以难免会有生疏感。自从在大爱剧场中领悟到婆婆要把媳妇当女儿一样疼惜,感情就会变亲昵,而且,做家婆的要装耳聋,不把不好听的话收进肚里,我觉得很有道理。

上人说过:“口说好话如口吐莲花。”因此,我对媳妇、孙子是事事都说感恩,感恩说惯了,感觉增进了我和媳妇的感情。现在,孙子们也会学我事事说感恩呢。还有我的小儿子拿生活费给我时,会说:“妈,感恩您为这个家付出!”我也会双手接过钱,笑着说:“感恩喔!”

我的儿女都很孝顺我,小儿子也很贴心,他知道我爱做慈济,爱做环保,从不干涉我的行动,有时,他看见我捡拾回来的资源很少,会说:“今天生意很差!”一句话,逗得我笑呵呵。

本来,当光娇邀约我和宝莉、丽芬、仁生一起上见习、培训,投入慈济各志业去付出时,我担心志业和家业有冲突,只想做环保就好,没想到,媳妇却尽量配合我,只要我有活动,她都会帮忙做家务和照顾孩子,让我安心去参与读书会、访视、做福田等活动。

今年十月底,我要和宝莉、仁生、丽芬一起要回台受证,我因为牵挂家务事,打算受证仪式一结束就赶回来,不多逗留,不料,媳妇主动和我说,我去台湾期间,她会请她的妹妹来帮忙,叫我不要操心和挂念。我连声说感恩,感恩媳妇对我的支持和关爱。

吴香妹即将回台湾受证,她认真学习如何折叠棉被,期许做到最标准。 【摄影:翁书霖】
今年十月底,余光娇(右二)将陪同吴香妹(右一)、辜宝莉(左二)、周丽芬(左一)回台,接受上人授证为委员,为慈济家庭添丁。 【摄影:翁书霖】

还有让我感动的是,自从做了慈济志工,我就决定要茹素。因为我觉得茹素很重要,可以保护地球,让地球暖化速度减缓。媳妇不反对我茹素,反而接受我不再烹煮荤食,她和家人都可以一起吃素,若孙儿想吃荤,媳妇表明她会自己处理。我听了,更加感恩媳妇成就我。

现在家里几乎餐餐都是素食。有人问我:“为何这么老了,才要茹素呢?”我很认真回答:“以前,不懂因缘果报,不懂爱惜地球、疼惜万物,现在懂了,就要赶紧做呀。茹素、环保本来就是人人要做的本分事喔!”。

我还到处宣导,我茹素后,血压降了,体重减轻了,精神好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希望茹素后,能让我的帕金森症(Parkinson's disease)不恶化。

◎不能再浪费分秒

2017年,我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垂下时,会发抖,甚至右手掌会抖个不停。开始,我以为是甲状腺出了问题,可是,去验血,报告出来却一切正常,身体没什么问题。

直到右手越抖越厉害时,才被医生证实患上帕金森症。骤然听到这个病,我无法相信,也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心情登时变得很沮丧。幸好进慈济后,我就一直把上人开示的佛法牢记在心,因此,我很相信业力,也深信因缘果报,当下,我心念一转,认定今生的业障今生了,既然患上了这种连医生也没办法彻底治愈的病,那就面对和接受吧!

我听从医生的话,每天乖乖吃药来控制病情。患上这种病,表面上只是手脚抖,似乎没什么严重,却不晓得,当手在抖时,混身会感到说不出的难受,更难受的是不知什么时候抖,没有任何预警,会抖到怎样的程度,也不知道。

医生叫我要放松心情,要开心过日子,要常去运动。我说,我都有做到呀,我天天开心做环保,我也常常踩铝罐当运动,走路捡拾资源也是运动呀。

我一位朋友也患上帕金森症,她的病情比我严重,双手双脚一直抖得厉害,连走路也变得很困难。我看了,警惕自己要赶快把握时间来做环保、做慈济,不要等到病情严重了,做不了任何事,后悔也来不及了。我总觉得做慈济、做环保,我还做不够呢。

是呀,我不怕病痛,我现在是在和病痛抢时间,希望在还能做的时候,赶快做,赶快付出。所以,我什么活动都参加,对我来说,时间变得十分珍贵,我不能再浪费分秒。

如果说上人哪些话影响我最深,我觉得就是“感恩”和“多用心”,这两句话已成了我的座右铭。所以呀,十月底回台,我祈求我的手不要抖,因为,我想和上人握手。有人劝我打消这个想法,他们说上人很忙,没时间和我握手的。

我要和上人握手是想给上人祝福,祝福上人法体安康,常住世间;我相信上人也会为我祝福,祝福我还能长长久久做慈济、做环保,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资料来源:刘慧清)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