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由你玩四年?

三种不同个性的年轻人,来到大学参加慈青社,合作处事,欢笑泪水兼具,过程像土法炼钢,将棱角磨平。 毕业在即,他们又从团体中学习及带走什么?
伦冠元(左二)、廖志勇(左三)及张晋立(左四)三种不同个性的年轻人,来到大学参加慈青社,学习良多。【摄影:郑帏仑】

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已近尾端、就读科系将于2020年1月结束,各自完成学期末作业考试的慈青干部伦冠元、张晋立和廖志勇,已陆续寄出履历,准备成为社会新鲜人。

三位不同个性的年轻人:伦冠元活跃开朗、很有主见;张晋立文质彬彬,容易脸红;廖志勇沉稳能干,予人信赖。他们各怀着梦想与目的,从外州来到马六甲马来西亚技术大学(UTeM,简称技大)读书。伦冠元说,他希望能多方学习,打开眼界;张晋立只想把书念好,实际爱玩是暖男;廖志勇则希望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三人的清单,找不到“参加慈青社”。

他们研读不同科系,也不曾住在一起;却在参加慈青团体后,各自发展出自己的故事,在办活动及相处过程中既相互扶持,也火花四溅;今日深感能参与的活动已在“倒数”中,更为珍惜。

◎ 团队共事

伦冠元中学时期深受朋友影响,对任何事情都表现得“颓废”,学校规定参加学会和制服团体,他面对自己喜欢的童子军是“爱理不理”,参加学会,他可以在活动进行中,和朋友讲足两小时;一年被赋予财政职位,他才收敛自己,收费、认真做帐目。

原以为生活就如此这般,一次,他发现弟弟对家人“不客气”的态度,无法被管制,方才惊觉身为长兄的自己,无法成为弟弟的好榜样,他不能再混下去了。

此时传来被马六甲技大二次录取的好消息,原本打算读中六的他匆匆忙忙准备,三天后就从北部南下报到,就读电器工程系文凭学位(Diploma),结果被安排到偏僻、连手机导航系统都找不到的学校宿舍、令他差点抓狂。

后来搬迁到另一座有人气的宿舍,伦冠元的细胞开始活跃,培养能力、增广见识,拓展人脉。 “我试着去提名竞选学生理事会,参加华文学会,也试着突破自己,在辩论赛中成为第一辩手、勇敢站在台上发表意见,几乎每一样都去尝试,想学不一样的东西,也感觉越来越好玩。”

伦冠元在慈青精进日与大家分析慈青的特质,慈青可以办的活动等资料。【摄影:郑帏仑】

活动当中也包括慈青,有学姐招手邀约,他好奇参加迎新茶会,过后承担慈青慈善组组长。一支蜡烛多头烧,但他仍想做好每一件事。当年关心慈青会务的同仁黄婉琦(懿琦)也给予肯定说:“冠元很有责任感,只要答应了承担,无论前一晚多迟睡,隔天一定准时看见他和伙伴们出现,很认真地完成任务。”

然而,热心还是踢到了铁板。某一年,他承担慈青营队协调,也在学校社团担任筹委,兼顾繁重课业。当距离营队开办还差两三个星期、参与人数未达标时;一天,他和一位慈青说:“我们去学校招人参加好吗?”对方回拒令他大失所望,走出房门哭得不能自己。

“那一次,伙伴的话让我感觉很孤单,面对困难,不知如何继续,因为大家目标并不一致。”他说。随后营队真的因缘不具足而取消,也让他退缩了,没把握再继续承担,转把重心放在学校社团,但身影却不曾离开慈青队伍。

数年后,他在一次公开场合回忆这件事说,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如果当初放慢脚步,先建立团队,大家一起享受这过程,他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一个人做完所有的事。

◎ 领航学问

当伦冠元开始沉静下来,他把卸下的慈善组组长担子,交接给同侪张晋立。 2014年,张晋立和伦冠元先后抵技大就读,但工程系的张晋立比较像个宅男,除了上课以外,就是呆在宿舍玩电脑游戏。

“我曾参加过慈青迎新茶会和营队,但过后一直很安静。直到两年后读着学士学位,我想过,如果不是学生,我会是谁?走入社会,我说不出自己的条件价值,因为我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因此,觉得自己应该走出去看看,做一些除了读书以外、更有意义的事情。慈青伙伴刚好邀约他参与一系列活动及承担干部。一次慈善日,伦冠元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要不要做慈善组组长?”他答应后两个月,转而担任大专联络人。

张晋立(左三)改变自己害羞内向的个性,主动于人前表达意见。【摄影:郑帏仑】

原来当时该大专联络人有事请辞,慈青学长发觉张晋立内敛含蓄及细心的一面,故尝试询问。他虽然感错愕、对自己也有所怀疑,却忍不住想要尝试,故思考了一阵后答应:“踏出第一步感觉很好,在慈青很多尝试的机会,而且都会有人陪伴在侧,最终效果也许不太理想,但重要是过程中我们如何一步步站稳、把事情做好。”

他在学长姐陪伴下,学习召开干部会议、安排流程、分配工作等;伙伴虽少,感觉总有隔阂。一次慈青办净滩活动,日期接近了,大家还未热络起来。无计可施下,他打开群组平台询问,伙伴们列出种种原因,难道活动就要夭折吗?

挫折重重,庆幸他有检视自己的习惯,了解团队的凝聚力本不足,于是他调整心态,接受现况,再苦口婆心劝说:虽然活动参与人数不多,只要有一两位能接收到海洋危机及环保讯息,再分享出去,这活动就算成功了。大家接纳他的说法,一起承担面对,让他更有信心带动大家进行活动“这是最有成就感的事!”他说,活动当天还衍生了他所借来的汽车抛锚,一车五人共乘坐志工的卡车、摇摇晃晃到海滩的难忘趣事呢!

他希望与伙伴有更深一层的链接,碍于交通不便,他用手机设平台关心问候;改变自己害羞内向的个性,主动于人前表达;若伙伴有疑问,他不会说“我不知道”,反而努力寻找出答案,也主动参与慈济活动累积道粮。后期,他善用有限资源,聚焦在小组组长,再由他们一起去保温和推动伙伴。

张晋立(左)继续陪伴、倾听和肯定现任慈青联络人徐伟翰(右)的付出。【摄影:郑帏仑】

虽然去年已卸任,大专慈青趋向稳定,人数大约增长十多人;他继续陪伴、倾听和肯定现任联络人徐伟翰的付出,告诉他:“要成为'够好'(尽力)的联络人,而不是完美的联络人。”因为他厘清了一件事:联络人需要有把团队凝聚起来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但个性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因为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去号召和影响其他人。

“看着一位腼腆大男生,为了凝聚干部而突破自己内向的个​​性,主动献出关怀;他那一分愿意学习的心、面对逆境不退缩的精神,和遇有人事考验不断自我反省和调整的态度,都是一股动人的蜕变。”黄婉琦说。

◎ 任务导向

当时承接张晋立慈善组组长位子的是廖志勇。也许从小个性沉稳、遇事不惊的缘故,同伴群中唯他马首是瞻,经常由他来做决定。中学时期,他为了与朋友相聚,而加入一家非政府组织,也相当活跃,以致后来初到技大修读科技企业学士学位,他就打定主意,跳出舒适圈、在陌生的环境重新开始,低调地好好念书。

当年晚上八时开场的慈青迎新茶会,他和宿舍伙伴一小时前才接到讯息,结果一群人最后来到,了解慈青就像家乡参与的非政府组织一样在做社会服务,就姑且一试。

虽然大二才开始,也经常配合参与,可是当慈青学长致电询问时,他有个性地说:“我可以穿上慈青制服,但我不会太活跃在这里。”半年后,慈善组组长易人,他反主动说,“慈善组没有人就我来做。”

张晋立(左)与廖志勇(右三)都先后承担慈善组组长位子。图为两人在今年的岁末发放付出。【摄影:杨秀丽】

起初,他把慈青伙伴当作同事,只论“公事”,因为他想,大家就只是这段时间相处,大学毕业后也许不再见面,因此干脆俐落。张晋立见证说:“每一次慈善日,我很想去帮志勇,他都会告诉我说'OK,我OK了'。”黄婉琦也提到,只要是廖志勇办的活动,都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因为一切细节他都会做好。

廖志勇喊冤,说自己并不如大家心目中的理性无感;只因一次,自信的他受挫了。

和廖志勇同一宿舍的朋友朱智亮,也是慈青,先天心脏不好,外表苍白,心思也细腻。他一直希望廖志勇能多参与慈青,常常驱车载送他去活动会议,自己在一旁另找事做。但廖志勇并未读出朋友的默默关心,反让他生闷气。

“当时智亮觉得我不理解他想要说的事,我就觉得怎么会有想得那么多的人;后来才知道他是很细腻的人,只是不善于表达,又不想伤到我而生闷气。”

◎ 真心忏悔

有一年,换成是张晋立、廖志勇和伦冠元同届举办迎新茶会,团队才初建立起来,没有各司其职,造成一人多岗位。伦冠元是队辅,廖志勇是会场司仪、文宣组,也是许多伙伴寻求咨询的对象。陪伴协调的张晋立,却在外场面对巴士司机的争执而焦头烂额,致电向廖志勇求救,听见他语气显露不耐而选择让对方冷静片刻。

可是,当廖志勇经过厨房,看见承担香积组的好友朱智亮拿起锅铲炸鲍鱼菇时,他担心工作太粗重,他会受不了,下意识把厨具接过来,直接帮他做了,这分好心却让朱智亮耿耿于怀,认为他抢了自己想要付出的机会。

互有善意的举动,表达出来却是互相伤害,廖志勇说:“我承认当时的我有点冲动,对伙伴不信任,结果许多事情都自己去做,最后变成两头不到岸。”2019年初,朱智亮写了长长的手机短讯给他、表达自己想法,他没多予理会;4月,朱智亮因病往生,刚好这段期间廖志勇和慈青伙伴在演练《悟达国师传奇》,他回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袁盎和晁错的冤结,就像现在发生在我身上一样。”追思会上,看着自己为对方制作的回顾影片,他抱着慈青学长,懊悔大哭;再由学姐引导下,用手机回复一封长长的短讯给在天国的他,谢谢他的关心。

那次以后,他学习信任团队,努力学习沟通,尤其面对亲近和在意的人,更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很重要的活动,一定要面对面说,听见对方的声音,真实表达自己的用意,可以避免矛盾,也可以直接沟通说清楚。”而且他强调,每个人的意见都必须被听见,只要对方有勇气说出,就是对自己的肯定。

因为被坚持留在马六甲十年的慈青学长许伟杰(左)所感动,廖志勇毕业后也选择留在马六甲找工作,继续带动慈青。【摄影:罗秀莲】

◎ 化解冲突

另一道人际关系的难题,也发生在伦冠元和张晋立身上。两人都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经常见面,获知张晋立承担大专联络人,热心的伦冠元经常分享学校经营社团的经验,当一方给予、一方接纳,少了互动,双方长时间站在不同等位置沟通时,关系就像计时炸弹,随时引爆。

一场活动中,冲突发生了,后在慈青学长调和下,双方敞开心胸说亮话,原来起于一场误解。伦冠元说:“我知道我讲话有点刺,让心中怀有的善意被磨灭掉了,但他在我心目中有一定份量,我珍惜这段友情,所以我学习察言观色,学习踩刹车。”

张晋立也见证伦冠元谈话间“减少了许多尖锐”,他坦言,当中间人来调和,他一开始选择逃避:“因为从小到大,一遇见冲突,我都会把自己关在房间。”因为在乎这位朋友,他长时间选择沉默与接受,只是也盼望自己的意见被听见。后来诚恳表达后,双方如释重负,他诚实面对自己,也较勇敢表达自我。

◎ 毕业在即

海洋论坛、经藏演绎、环保宣导、驰援东非计划……三人的身影,越加频密出现在马六甲慈济会所。

“很珍惜这几年和身边伙伴一起办活动、打拼的日子,让我渐渐喜欢上这团体。我曾经想过,在大学四年到六年期间,我们没办法控制时间长短,但我可以掌控人生的深度和广度。”张晋立笑言,他曾经对比初入大学和现在的照片,欣赏现在的自己,自信活泼许多!

对伦冠元而言,慈济就像是他的心灵导航(GPS),心再往外飞扬,他还是懂得回来寻找平衡,例如做慈善唤醒良知,做环保流汗付出;慈济的戒律和规矩就像是他的界线底线,让他适当地控制自己。他也提到,过去参加慈善访视,让他接触更苦的一群人,如今面对亲人的病痛,他不会像中三时的手足无措;反而更懂得如何照顾,弟弟也觉得“这个哥哥还不错”遇事懂得询问他意见。

伦冠元如今没承担主要干部,他学习录影,期待把慈青伙伴的身影一一留下。【摄影:李经志】

如今没承担主要干部,他学习录影,把慈青伙伴的身影一一留下,更重要的心意是:“我想要让junior看见senior还在”他酷酷地说。

廖志勇的心在慈济找到归宿,他感恩在慈济学习缩小自我,坦言“我喜欢在慈济的真实,也喜欢这样的自己”。也许经历过一些事,他和张晋立不再是同事或朋友,而是可以一起聊心事的兄弟。

“上人一直重复着'莫忘那一年、那一念、那一人',我想2016年我参加慈青,大学除了读书,我还存有帮助他人的一念,而可以感动我留下来的那一人,我想是家乡在外州、却坚持留在马六甲十年的慈青学长许伟杰(诚琨)。”

上人说,心中善的种子一旦播种下去,必须持续耕耘,在职场或各岗位上,带动更多人一起来做好事。看着越来越年轻、更有想法的同学,他想,自己和伙伴们都有责任,让善的信念不要消失,“因为还有很多人期待我们带着他们一起做好事。”

曾关心慈青会务的同仁黄婉琦(后排中)见证了慈青们的成长。前排左起:廖志勇、张晋立、张嘉健、徐伟翰;后排左起:胡家健、黄婉琦、许伟杰。【摄影:郭巧云】
Pin It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