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户余细妹往生 志工相伴到最后

生活无依、病魔来袭,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交托后事,长达九年的关怀,让余细妹与志工建立起如亲人般的情谊。志工送上祝福,盼再续前缘,携手做好事。
余细妹(前)与妹妹余水妹一同出席2014年的岁末发放。【摄影:王成耀】

慈济照顾户余细妹今年八十二岁,头发花白,脸色红润,身材微胖,看见志工时一脸笑容。她向志工撒娇时常说的一句口头禅是“不要,不要,我不要!”

志工覃盈莹(慈宸)说:“5月13日傍晚,接到温馨老家看顾中心院长的电话,告知细妹阿姨已经好几天不太能进食,情况再不好转就得送医院。当时还请院长转告阿姨明天会去探望她。没想到两个小时后,再次接到电话,告知阿姨往生了……”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平常跟她互动良好的覃盈莹感到伤心,遗憾没能见她最后一面。

◎ 病魔纠缠 志工作伴

余细妹早年在洋灰厂工作,因双脚长时间被湿灰粘贴,导致脚痛不能久站而停职。慈济于2010年,经其邻居提报而开始走入她和妹妹余水妹的家,给予生活费补助及关怀。两姊妹皆单身,相依为命,同住在一间租来的老式板屋。她们生活简朴,在屋旁的空地上种青菜,省下买菜钱来支付屋租;即使脚痛也不敢花钱买拐杖,以一支树枝替代。

2014年余细妹的生活出现一大转变。她在家跌倒导致骨盆裂,却坚持不肯动手术,唯有留医观察,让骨头自然修复。农历大年初一,志工到访向余水妹拜年,却发现她躺在床上往生了。志工赶紧着手办理后事,让在医院的余细妹安心休养。

志工经常到看顾中心探望余细妹,并与她聊天说话。【摄影:刘宝聆】

一个多月后,余细妹出院了,从此只能坐在轮椅上活动,生活也没了依靠。志工不舍余细妹无人看顾,于是找了一间疗养院让她安身。刚开始,志工担心她不适应新环境,常往疗养院陪伴她,与她说说话,听她说年轻时的故事,余细妹与志工的互动渐多,感情越来越深厚,犹如亲人般亲近。

刚入住疗养院的余细妹,常与院友起争执,院长不知如何处理只好请志工劝说。只要疗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慈济志工来看你了”,她就会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般撒娇说:“我没事,我没有吵架,我没有错!”她一脸气嘟嘟又担心被志工责备的样子好可爱,叫志工心生怜爱。

余细妹患有高血压和高血糖,长期到政府中央医院看病,每一次复诊志工都会亲自载送。志工叶四妹分享:“阿姨体格微胖且无法行走,上下车子确实是一个考验。但那不算什么,我们还是做得法喜满满,上人也说能助人的人,最有福!”

◎ 交托后事 盼再续缘

2017年5月,余细妹的脚因血管阻塞导致小腿发黑,细胞坏死,医生建议必须入院做截肢手术。她入院期间,身体状况极为不稳定,加上年纪大动手术有一定的风险,她担心自己进了手术室再也没法出来,便嘱咐志工,倘若手术失败,后事交由慈济人负责,留下的现金也全数捐给慈济去帮助比她更需要的人。

余细妹入院截肢前,志工轮流到医院探望,给予她关爱与陪伴。【摄影:王成耀】

余细妹的截肢手术成功,让大家放下心头大石。但当止痛药的药效过了,伤口的疼痛让她痛不欲生。为了让余细妹安心治疗,志工们轮流陪伴,为她换床单及清洁伤口旁的皮肤,让她觉得舒服。

余细妹的右腿被截肢了,生活习惯又起了变化,志工把她安排到另一间环境较舒适的“温馨老家看顾中心”疗养。院长与她很投缘,对她疼爱有加,她也住得很开心。志工常到看顾中心探望,新年的时候为她添新衣裳,她很开心,还告诉志工要穿着新衣裳参加岁末发放。余细妹每一次出席岁末发放,都要理一个美美的发型再与志工合照。

人生无常,2019年5月13日,余细妹往生了。她的大体送到殡葬馆净身、化妆后,志工也为她助念。余细妹没有亲人,志工依她的遗愿,后事用简单的佛教仪式进行并火化,骨灰撒入大海。院长郑琇鸿感动于志工们每月定期到中心探望,并接送余细妹到医院复诊、新年为她添衣裳、甚至处理后事等,如亲人般照顾。她体会到要帮助人,不只是用金钱而已,也需用心、用爱,付出无所求才有意义。她表示愿意在其能力范围,一起来做好事。

志工在收拾余细妹的遗物时,发现她把这几年参加岁末发放与志工拍的合照,都保存得很好。她相信慈济,也把志工视为亲人。志工们虽然很不舍余细妹的离开,但也祝福她换一个健康的身体,回来与慈济人续缘,一起来做慈济。

志工依余细妹的遗愿,后事用简单的佛教仪式进行。图为出殡前,慈济志工跟随法师为她诵经。【摄影:王成耀】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