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汉柔肠 爱在心里终打开

处事硬邦邦,认真对待每一件交托给他的事,虽然不容易亲近,但志工的温言鼓励,依旧软化了硬汉子的心。他吃力地拖着身子走出家门,拨电话给志工,请带他去收功德款及传承给下一个人。
法亲的关怀,是黄志清(左二)支持下去的力量。【摄影:罗秀莲】

脸颊肿胀、身躯微驼,缓步地从客厅走出,直到坐上家门前、志工吴金水(济澍)的车子,短短的一段距离,却需花上约十分钟时间。

“他刚从医院出来不久,就说要去收功德款;我告诉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一个人坐着电单车到处走。”联络上吴金水愿意到家载送,太太林素芬才点头答应让他出门,后来也释怀说:“他能走出去,代表他身体还可以。”

一连到好几间慈济会员的家,都是志工下车收功德款,他坐在车上向会员挥挥手打招呼:“这些会员都与我很好,有两三户走前来说,认不出我了,我自己照镜子,肿胀得认不出自己。”

身体不适,依然每月坚持收功德款,他不想断了慈济会员的善念:“现在都不太能出门,不能站久,也不能走太多。但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责任和本分事,我要扛下来。”

患病治疗期间,黄志清(左二)尚可来到慈济会所缴交功德款,同仁上前慰问关心。【摄影:杨秀丽】

最后一次收功德款是今年8月,如果可以,他想把会员交接给另一个慈济人,即使他不在,这分爱依然存在。

◎ 志工鼓励 忍痛动力

他是马六甲慈济志工黄志清(济清),今年六十九岁,两年前被诊断出患上第四期前列腺癌,今背部椎体有碎裂,形成躯体驼背;注射荷尔蒙药、服食类固醇,导致脸颊、腹部和双脚肿胀,尤其双脚不时像触电或被拉扯般,他会痛得哀叫。

患病初期,他拒绝接受治疗、也不敢对人说,依旧天天往爱极乐环保教育站报到;去年在台湾慈济医院寻求第二意见时,医护人员请马六甲志工多关心,消息才传开。

在至亲及法亲(志工)鼓励下,他终于点头,奔波于马六甲医院和吉隆坡马大医药中心接受治疗。2019年9月21日清早从医学中心返家,他说,医生没有再给任何新的药物。

“医生说我只有两年,但是真正能活多久不知道,有的幸运活多十几年,有些只有短短几年,我已做好心理准备。”他说,每一次痛得失去意志力时,太太的细心照顾和志工不时上门为他加油打气,是他堪忍下去最大的支持力。

◎ 心心念念 都是慈济

黄志清投入慈济超过二十年,为自己的人生找到目标。【摄影:杨秀丽】

参加慈济超过二十年,黄志清一方面佩服证严上人教导弟子行善的行仪,一方面为下班后的人生找到目标。原本只会刮胡须,在现场发放活动中主动学习替人剪发,照顾户房子需要修缮,他和专长的志工一起投入。医疗个案的稚龄孩子,他呵护得宛如自家儿孙女般;马六甲慈济静思堂的修缮工程,也有他付出的身影……

“年轻时常常不在家,到处跑、喜欢钓鱼;参加慈济后,家里没什么事我就去慈济,我也没说去哪里,但太太只要看不到我就知道我是在慈济了。 ”

“Everything related to Tzu Chi, he will very smart,he will not think of himself,for him everything is Tzu Chi.(只要和慈济有关的事他都非常热心,完全没想到自己,他想的只有慈济)”太太林素芬说。

对人,他很热心。听他描述,一次骑着电单车前往某地,遇见反方向路途发生车祸,他停下想帮忙,反被迎面而来的车辆撞上,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承担协力组长(社区组长)时,他前往组员、会员的家关怀坐坐的时间,多过留在自己家。志工朱柏铭(济昱)和已故欧阳舜彭(济舜)等人,都是和他一起在菩萨道上相互砥砺的法亲。

在马六甲爱极乐环保教育站成为常住志工时,只要到台湾静思精舍,他都会很认真学习及了解环保做法。 “勤劳”、“负责任”,是大众予他一致的好评。

只是有时直性子的他,对自己负责的事很坚持,导致沟通时说话太直接,加上嗓门大,常常令一些不了解的志工对他产生误解。只要冷静下来,他会说:“我是想要教你,资源分类可以这样做……”

就算生病,黄志清还是把握能付出的机会,积极投入慈济。【摄影:李经志】

◎ 不请之师 人人赏识

黄志清在马六甲爱极乐环保教育站当常住志工,积极投入环保,延长物命。【摄影:陈联喜】

曾在职业学校就读机械工程,做事硬邦邦的他,经常在活动中当个不请之师,展现出他细心热诚的一面。长处被有心人发现了,扮演“伯乐”的角色,让小马驹也有机会成为千里马。

至今,他还是感恩生命中的三位贵人——已故王玉兰(慈均)、蔡宝莲(慈瑍)和已故欧阳舜彭。

“我没想过自己会当上协力组长(社区组长),有人告诉我说,是玉兰师姊推荐我的;蔡宝莲师姊在菩萨道上一直帮助我,让我铭记在心;还有做事不计较、陪伴我最多的欧阳舜彭,每一次当我遇到带人和处事困难时,他跟我说:志清师兄,没关系,我们重新来过。这番鼓励,到现在我还记在心里。”

他对慈济的爱及对环保工作长年不懈的耕耘,志工们给予肯定。当病了,他继续往爱极乐环保教育站做分类,大家一方关心,一方给予祝福。近一个多月,他完全无法到环保站去,志工上门关怀,与他谈天说话、带来慈济最新讯息。

与他很亲近的志工朱柏铭哽咽说:“早期不到慈济会所一趟,他会心有挂碍;现在环保教育站是他第二个家。他做环保讲求以身作则,但我想告诉他,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以平常心看待,身体坏了换个好的,再回来行善付出。”

2018年,黄志清(左三)还与一班慈济志工,其中包括朱柏铭(右一),一起承担慈济园区的环境整理。【摄影:杨秀丽】

寡言的吴金水说,黄志清是一位很尽责的劝募员;张秀叶(明岵)也提到,他当社区组长时很爱碎碎念,可是当你有事,他会尽力伸出援手。

黄志清向志工忏悔自己说话较欠人文,让法亲感到不舒服,感恩他们最后还是原谅和包容他。现任社区组长戴秉汶(济汶)说:“多年相处,我们也了解他的性格,他很投入,真的是用生命去做环保。而且他的心态很正向,许多人生病都不想出来了,他照旧到环保站报到,还要去收功德款,这是很令人佩服、值得学习的精神。”

“我一看见法亲就充满力量,如果没有慈济,我可能是负面人生,也不知今天会怎样?”

“我很感恩有慈济师兄姐的鼓励,柏铭、秉汶……只要是慈济人,我心里就很感激。这是我们慈济法亲的情谊,其他人没办法做到像我们这样,感恩大家一起为我加油支持。”被志工的温言慰问软化,黄志清道出一般硬汉说不出口的感谢,也感恩一直在身边的太太:“要照顾我这样的病很不容易,特别是饮食和服药方面。现在走路不太稳定,不能驾车,也没有食欲,她不知要煮什么给我吃;有时候买回来我也吃不下,所以我向她忏悔过去,也很感恩她现在的细心照顾,一直在善解包容我。”

“我一直告诉她,我不喜欢坐着被服侍,趁现在我还能动,还能做事,就让我去做……”

甫从马大医学中心回来,慈济马六甲分会执行长罗锈甄(右二)与众志工上门关心黄志清的治疗进展。左起为志工戴秉汶、张秀叶。【摄影:罗秀莲】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