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感念亲恩浩瀚深 愿陪伴父母老去

曾经,刘懿芸是口号喊得最大声,冲在最前、做到最后;配合一群麻坡志工全程投入筹募麻坡静思堂建设基金。当回归家庭,她用心陪伴、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她行善行孝两兼顾,皆注入满满的爱,发挥爱的良能。
志工刘懿芸(右)深深体会证严上人开示:“孝就是要顺,不要让父母操心,这就是给父母最好的大礼物。”【摄影:杨春燕】

孝顺是什么?

现今社会很多人忙碌于家业及事业,无暇照顾年迈的父母,过年过节或特别的节日,送礼以示孝顺;每个月给父母家用,认为就是尽孝。

慈济志工刘懿芸(慈桓)却有不同的见解,她认为孝顺就是:用心陪伴、和颜悦色聆听父母需求及顺从父母,不要对父母发脾气。她深深体会证严上人所开示:“孝就是要顺,不要让父母操心,这就是天天给父母最好的大礼物。”

当有需要,她放下一切,义无反顾扛起照顾父母的重担。可是面对患有轻微失智症的妈妈,以及身体日益衰弱的爸爸,独自一人照顾,倍感压力。日夜颠倒的生活作息导致睡眠不足,让她逐渐失去了耐心,也会失控对父母发脾气。

曾经,她埋怨二十四小时照顾父母被束缚了自由;当无助之际,常会伤心流泪。也会想,为何要由她独自一人扛起照顾父母的责任?

◎ 照顾双亲起居难 身心疲惫无明起

排行家中第八、亦是最小的女儿,刘懿芸却坚强而独立。常年忙于工作而住在麻坡;每天尽量抽空来回东甲武吉甘蜜的家乡探望父母。当她意识到父母慢慢老去,心中盘算着,忙完手上的工作,是时候搬回家乡陪伴父母了。

2020年3月12日,接到邻居的电话,告知妈妈跌倒导致脚骨断,她匆忙赶回家乡。手术后,她留在家照顾行动不便的妈妈。不巧碰到新冠疫情升温,马来西亚在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全国进入了封国,不能跨州、跨县。

这一封,颠覆了刘懿芸的生活;从自由身成了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姆”,照顾九十三岁的父亲及八十九岁的母亲。家中大小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照顾三餐起居、打扫卫生、帮妈妈洗澡,天天忙得像陀螺一样打转。

身体的劳累不言而喻,心灵的无助烦躁,无名火随时点燃。

◎ 母失智父难自理 警觉行孝要及时

“我饿了,你没有给我吃饭。”
“阿母,您刚刚才吃饭。”
“你乱讲,我还没有吃饭。”
“您真的才吃饱,为什么又忘记了……”

家有年迈且患病的父母,刘懿芸悉心照顾他们的身心灵,把握机会尽孝道。【摄影:杨春燕】

面对妈妈的失智,问东问西且忘东忘西,每天连环式的提问、追问同样的问题,让她不厌其烦;从一开始的和颜悦色到最后失控,对父母大声呼责。过后,心中也会懊恼、觉察自己不对;可是境界一来,却又控制不了。

她也曾经问爸爸:“我是不是很不孝?”父亲只是看着她笑而不语,让她非常内疚。

有一次,刘懿芸把两老安置好,外出一会儿;妈妈就打了无数次电话追问她几时回家,她匆匆忙忙赶回家,就看到妈妈生气委屈地投诉:“肚子很饿,没人准备饭菜给我吃。”让她好气又好笑,赶紧递上刚买的糕点。

待走进厕所一看,墙壁上到处是大便的痕迹让她瞠目结舌,却只能忍着恶臭打扫干净。事后她曾在社区品书会分享当时的情景:“我的爸爸在厕所'画粪图墙' ,场面太震撼!”虽是笑言,心中的无奈、苦楚无法言喻。

爸爸身体日益老化、虚弱,大小便开始不能自理。有一天爸爸晕倒在家,吓得她六神无主,害怕就此永别、心中不住的祷告。过后,她警惕自己:“如果我再不好好孝顺父母,就真的来不及了。”她心中明白父母年岁已高,是该好好把握及珍惜,而不是诸多要求与埋怨。

◎ 转心念学习聆听 孝顺父母调声色

当透彻了解老病是人生自然法则,在起心动念之际就会自我警觉,赶紧化恶为善。她深深感触学佛那么多年,只是坐而论道;两年多的照顾,慢慢地体会间中的过程,原来照顾父母才是她真正的修行,能不断修正自己的习气,学习忍辱,锻炼自己的耐性。

她开始转念,调整心态,学习用心聆听父母的要求;开始把照顾父母当成享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爱。

爸爸时常便秘,大便干硬堵在肛门拉不出,她不假思索拿起纸巾协助挖出来;爸爸体弱无法自理,每一次如厕后,她帮爸爸擦干净。

“当心念一转,就不会觉得臭。”
“小的时候,父母也是这样照顾我,现在换我来照顾他们。”

2022年,刘懿芸的父亲进出医院五次,她到医院照顾父亲。【摄影:黄渼珍】

2022年,父亲就因身体不适而进出医院五次,刘懿芸向院方申请留守照顾,家里的妈妈就安排家人照顾。住院期间父亲总是夜睡不安稳,她陪着彻夜不眠。那段时间让她感触颇深,觉得老来病磨,若身边还有子女侍奉,会让父母觉得很安心。所以,当看到其他病人孤苦伶仃,她也不自觉地上前嘘寒问暖,甚至协助喂食;把温暖也分给他人。几天的照顾,她与其他病人也打成一片。

现在,每天一早起床,就会为爸爸换尿片、换衣服,冲泡奶粉或者饮料给父母喝,才去忙其他事;住在邻近的二哥也会天天回来为父亲洗澡。

她开始想方设法,用慈悲与智慧的方式与妈妈相处。她觉察妈妈虽然患有轻微的失智,当下的反应仍然敏捷。为了减轻病情恶化,开始安排家务让妈妈动手劳作如晾衣、折衣、缝衣服、擦碗筷、剥花生壳,一起准备菜肴;妈妈顿时生活有了重心,投入享受其中,脸上也时常洋溢着笑容了。

“我还没有吃饭……我还没有……”每天还是会上演一样的剧情,刘懿芸就会用柔和的声色哄着妈妈:“好好好,马上泡麦片给您喝。您已经忘记吃了啊?没关系,没关系……”她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即刻冲泡少量的饮料来安抚妈妈。

“他们就像是我的大儿子和大女儿,我就用妈妈的心来爱他们、照顾他们,就像小时候他们爱我一样。”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现在她与父母对换身份,用爱来哄父母欢心,照顾他们。刘懿芸心中既感慨又感恩,父母如此高龄还健在,给她有机会尽孝,是她的福报。

◎ 以法应对勤精进 把握分秒修福慧

佛法,是刘懿芸一个重要的心灵依归,让她找到了方法,事事以法应对。这段期间她把握时间参与线上共修、精进课程,也勇于承担社区品书会的司仪。

志工黄瞻瞻(虑瞻)表示,刘懿芸是一个积极、充满正能量的人,在慈济付出的时候,只要认定方向,喊着“冲啊!”就向前“冲”到底的人,然后身后就有一群人跟着前进。

“她总是用很轻松的语气来分享父母的点滴,能事事顺着父母,确实不容易,但是她做到了。” 黄瞻瞻非常佩服刘懿芸与父母的相处之道,那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刘懿芸在品书会中的分享,就如一面镜子,让社区的志工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学习方法去照顾家中的长辈。

志工刘懿芸(左三)向会众介绍麻坡静思堂的真实建筑形状,进而更详细了解静思堂所发挥的功能与良能。 【摄影:江妙珍】

曾经,刘懿芸为了筹募麻坡静思堂建设基金,她愿做领头羊,口号喊得最大声、冲在最前面。从东甲开始,走进社区宣导竹筒岁月,进而带动了整个麻坡志工效仿。为了静思堂义不容辞,抱着做就对了的单纯心。一切募心募款的活动如素食义卖、大型素宴,她都积极参与及推动。

现在,纵使不像以前一样“自由身”,仍是把握机会外出做慈济。刘懿芸请二哥前来照顾父母,邀约志工一起到社区爱洒,回收小钱行善的竹筒扑满。爱洒后,特地倒出竹筒的硬币,让妈妈点算。小小的清点动作,可能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来完成,刘懿芸总是耐心地等待,甚至陪伴一起清点,让妈妈有事做又能耕福田,她觉得多花一些时间还是值得。

新年期间,她特地吩咐父母动手擦拭要用在社区爱洒的几箱柑,两老开心谈笑“工作”着,稍不留心,爸爸剥开一粒柑来吃了。刘懿芸笑言:“他们现在就像是个孩子”

“以前的生活是动态,现在开始学习放慢脚步。”她开始细细体会静态的步伐、慢慢品尝生活中的美好。每天都用愉快的心情去陪伴、觉察父母的每一分细节。只要心念一转、心开意解,生活充满乐趣。

志工刘懿芸(左)将回收的竹筒扑满硬币,与妈妈一起点算,让妈妈有事做又能耕福田。【摄影:杨春燕】

◎ 反哺亲恩不离弃 善解包容化纷争

在疫情趋缓后,远在他乡工作、组织家庭的兄姐,也开始常回来探望父母,小住几天。当面对妈妈不断重复的问题,大家会不耐烦大声回应。孩子般的妈妈就会不开心地用闽南语不断重复来说教:“孝顺父母天地知,不孝真不该,你们知道吗?”

刘懿云这时就会赶紧打圆场,告诉兄姐妈妈失智,变得像小孩子,要多点体谅与包容;只要把妈妈当成孩子来哄,回应妈妈:“知道,知道,我们懂……”大家屡试不爽,最后都能相视而笑,以笑声化解纷争。

二哥刘清良每天回来帮父亲洗澡,总会留下来陪父母吃了午餐才回去。他认为孝顺父母是子女的责任,也非常感恩妹妹愿意全程照顾父母。

二哥刘清良(左)协助父亲盥洗后,为他穿衣服。他认为孝顺父母是子女的责任,也非常感恩妹妹愿意全程照顾父母。【摄影:杨春燕】

常年生活在新加坡的大姐刘玉梅,管制令期间只能以电话视频解思念之情。今年四月份,在长达两年多后回来探望父母。“很心疼懿云独自一人照顾父母,哪里都不可以去。”为了分担妹妹的重担,她尽量时常回来小住几天,协助打扫家居、照顾父母,让妹妹外出去处理自己的事。

刘懿芸也体谅兄姐们各有家庭及事业,现在照顾父母对她而言,是有福报、享受的工作;从中也学习到更加懂得爱自己。她对兄姐唯一的请求是:“有空多回来看看父母,他们已经老了。”

这段期间,父母茹素了;兄姐回来也愿意配合一起茹素,这让刘懿芸感到非常欣慰。心灵的法喜来自于做了应该做的事,所以心安理得、欢喜自在,这也是福。

最好的孝道,并非只是给父母买昂贵的礼物、满足父母的物质需要;而是能够包容父母,让家时刻充满爱。心中有爱,富而有余;能付出爱,就是自我祝福,造福人间就是造福自己。

无论是庄严的静思堂还是小小的家庭,刘懿芸都是以一颗赤子之心注入满满的爱,赋予新的生命,让“家”散发情感,充满爱的能量。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