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上人 给我生命的力量

今年四十五岁的罗婉棱,人生第一次出国,不是为了玩乐,而是为了能亲自面见救命恩人——证严上人一面。 当初若不是与慈济的因缘,她的人生剧本该如何改写?

罗婉棱生长于乡村,家中有八位孩子,父母亲务农兼做烧猪的工作,身为长女的她从小协助父母亲做工。久处于龙蛇混杂的环境,耳濡目染,不知不觉养成嗓门高,讲话直来直往的个性,生起气来则口没遮拦,恶话连连;当时的她认为这是英勇的表现,气势绝对不可以输人。

结婚十多年,先生却在2011年有了外遇,即使回头仍一再不守承诺,不服输的罗婉棱,不甘愿也咽不下这一口气,昼夜不断地以电话骚扰先生,身陷小爱不能自己而无法入眠,最终身心承受不住而引发忧郁症,时时起轻生的念头。

后来从事保险业的慈济志工陈幼涓(慈涓)上门收取保险费,言谈中获知她的情况,劝导她要勇敢面对和转念,鼓励她安装大爱台,以及改变生活型态,多走出家门,建议她尝试就近投入慈济的环保分类活动。

◎ 大爱台 心灵的良方

内心备受煎熬的罗婉棱,听取陈幼娟的建议,先于家中安装大爱台。她说:“当时严重失眠,我就干脆在客厅看大爱台;看累了就睡,睡醒了再看,真的很有效,比吃安眠药更好。”

几乎三年多的时间罗婉棱睡在客厅,由大爱台陪伴入眠。2012年断断续续走出家门,参与慈济活动。当时住在罗婉棱家附近的志工邱生娇(慈良)提供自家空间做为环保分类场地,于是在陈幼涓接引之下,罗婉棱开始投入每星期一次的环保行,也开启与慈济的因缘。

罗婉棱在邱生娇的陪伴下,投入做环保。【摄影:陈幼涓】

2013年弟弟突然往生,面对生离死别的痛,让她有所启发便开始积极随着志工的步伐加入慈善访视、社区爱洒、亲子班、助念等活动,也出席静态的课程。其中证严上人的静思语“脾气嘴巴不好,心地再好也不算是好人”、“得理要饶人,理直要气和”、“生气是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这三句话一再冲击罗婉棱的内心。

回想自己过往说话的语气与态度,无形中与众人结下恶缘,而自己因为婚姻不顺遂,孩子们时时担心她的身心状况;只要在半夜惊醒,大女儿都会陪她到天亮,担忧母亲伤害自己。长期的煎熬,苦了自己也苦了孩子。

◎ 改习气 真诚做自己

一路陪伴罗婉棱至今的邱生娇,回想当初罗婉棱的模样说道:“以前她被负面情绪所缠绕,态度、言语、脸部表情等,都以恶相示人,习性很重!”别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罗婉棱尽是负面的解读,无形中让内心上了枷锁,伤害周遭的人。

罗婉棱是邱生娇夫家的亲戚,印象中的她个性强硬粗鲁。她笑言,有次邀约她去募款,她只是站在旁边看,拒绝向民众弯腰、打招呼;但现在罗婉棱总是笑脸迎人,不管什么活动、什么岗位都主动积极投入,邱生娇十分肯定她的改变说:“她的习性改很多了。从小受到生长环境影响而缺乏自信,导致她以强硬的外表和言语来武装自己。其实她是一位单纯、善良、很肯做的人。”

以前罗婉棱(着灰衣者)募款,只是站在旁边看,拒绝向民众弯腰、打招呼,而今她放下身段,带着笑容,感恩每一个人的付出。 【摄影:邓遂嵘】

有一段时间,罗婉棱必须照顾生病的父母亲,邱生娇体谅她长期照顾病人的辛劳,希望她能把握时间多休息,因而不再邀约她一起外出回收环保物,时常一个人东奔西跑搬抬重物。罗婉棱获知后向她表示,不管如何希望邱生娇需要人手随时联络她,她自己会看情况评估。虽然无法用细腻的言语或动作来表达关爱,但她背后所隐藏着的贴心,让邱生娇很感动。

◎ 不嫌晚 做孩子的模

当罗婉棱参与慈济大小活动,也会带着就读小学和中学的二位女儿一起投入其中,至今小女儿已是中学生,二女儿已嫁做人妇,依然看见她们陪伴母亲一起投入活动中。二女儿陈诗楹分享说:“妈妈改很多了,以前讲话会一直反驳,一直骂我们。但参加慈济后,我们会提醒她讲话不要那么大声,她就一直改到现在。”从一位固执又成天唠叨不停的母亲,变成态度柔和,讲话有理不再无理取闹的妈妈,孩子们感受特别深刻。

女儿陈诗楹(左二)陪伴罗婉棱(右一)参与慈济活动。【摄影:黄海珉】

罗婉棱有所获说:“我是粗线条的,讲话很大声。没进慈济前,我会发飙也很在意他人的眼光和言语,但现在不会了。我知道父母亲言行对孩子的影响力,不希望孩子步上自己的后尘,期望透过身教来教导孩子不要意气用事。”

而多年来,孩子们看着母亲的改变与投入的欢喜,非常鼓励和支持她做慈济。从住家到马六甲静思堂路程约四十分钟,担心晚上视线不佳,陈诗楹会载着母亲和妹妹陪伴到静思堂,以行动支持母亲;如没有一起参与活动,也会询问母亲做了什么、学到什么,分享母亲的收获和喜乐。

平时在家也会陪伴母亲收看大爱台,久而久之陈诗楹与妹妹会和妈妈一起追大爱剧场的戏剧,观赏完会一起分享,陈诗楹说:“有些故事和我们家庭很像,有些道理也令人省思;现在,连弟弟也加入追剧的行列。”

◎ 忧与乐 一切唯心造

曾经,因为长期照顾家人而压力沉重,心烦意乱;也因为长辈的闲言闲语,而让她起了退转心;这一路来她感恩身边很多善知识的引导和孩子们的支持,她说:“幼涓分享她的经验,很用心带动和陪伴、关怀我;生娇抽空来分担我照顾的辛劳,让我有喘息的机会。孩子会开车载送,陪伴出席活动。没有他们,无法成就现在的我!”

在邱生娇(左一)和陈幼涓(右一)的陪伴和带动下,罗婉棱(左四)做慈济越做越快乐。图为她与大家在爱洒前的合影。【照片:陈幼涓提供】

这一路来,她从访视中见苦知福、从环保中清除内心垃圾、从课程中开阔视野、从志工身上学习待人处事。越投入越欢喜,也深刻感受到志工如家人般的关爱。脸上多了笑容与光彩,为人也随和许多,负面情绪逐渐消失,自然埋怨也变少。现在,她时时怀着感恩心。

当内心牢门一开,一切是如此轻安自在,也了解到人要活在当下,把握对的事情,做就对了!目前虽然夫妻俩感情还未修复,但她早已放下,不再与先生结怨成仇,包容一切也让他自由进出家门,并教导孩子对于父亲要尽孝道。

以前任何不顺遂就去求神问卦,孰不知一切唯心造,心不安,生活怎么能安稳呢?罗婉棱终有所悟。

2016年原本要回台湾受证,但因为母亲往生而错过。今年11月10日即将回台接受上人的祝福,成为第一代静思弟子,陈幼涓给予满心的祝福,期待她在菩萨道上永不退转,时时保持初发心。

罗婉棱开心地表示:“终于实现愿望,能亲眼见上人一面。人生低潮时,是上人陪伴我度过;没有上人、幼涓和生娇的接引、陪伴,我想我的生命早已结束了!”

Pin It
Tags: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