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三轮车做环保 赚来不一样的人生

疫情肆虐,慈济提供三个月援助金,帮助三轮车夫纾困。因为一念感恩,让三人化身成为夜间回收点的主将,比志工更早抵达,一位在外努力捡拾回收物,一位帮忙“开档”,第三位受影响,也去向茶餐室老板要回收物。
三轮车夫郑天财为“报答慈济”,善用生财工具来行善。在工作之余,当志工卖力穿梭在街道回收资源,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摄影:郭巧云】

挥洒汗水,郑天财(昵称:阿财)奋力向前踩呀踩,踩得愈急,三轮车上正中的小小风车旋转愈快,装饰在车上无数个小叮当铃声震得愈响,像是生命随时破茧而出,翱向天空,自由自在。不一会儿,吁吁喘息声又把思想带回到现实,他,还是一位为生活打拼的三轮车夫。

虽然马六甲州已实行复苏式行管令一段日子,但疫情依然笼罩,人民无法跨州,还是无法为旅游业带来商机。阿财依旧天天早出晚归,踩三轮车到旅游区,即使可能零收入,或数天一次载客机会。自从去年12月接触慈济环保,他沿街骑车多了一分留心,有人把资源扔在马路上,他去拾起来,还不惜投身入大大的垃圾桶内寻找;只要看见纸箱、汽水瓶等物,都想到可以拾给慈济。他多次停下,把它们收拾到墙角一隅,等月亮高挂时,再去载回。

单纯直心做环保的郑天财,不惜投身入大大的垃圾桶内寻找回收物。【摄影:罗秀莲】
郑天财回到家整理资源,尽量把空间填满,载更多环保物去环保点。【摄影:罗秀莲】

正职生意也许不太好,资源回收却是火红,因为三轮车夫中独有他这样做。当有人问他,为什么捡拾纸皮,他说:“给慈济环保咯!”也许不懂许多大道理,一旦知道这样做可以“报答慈济”他就埋首付出,有人赞叹很好,也有说脏;但他说:“不用紧啦,慈济帮我,我帮慈济”,背后也有同住姐姐默默在支持,认为“做环保很好,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让阿财愈做愈勇,单纯直心到如今。
 
每个星期三,他会提早下班,从红屋区到鸡场街、荷兰街、观音亭街等地,踩回东街纳人民组屋,将堆积在小空间的回收物整理一下再火速搬上车。一星期的回收量,可以将小叮当车塞得毫无缝隙,车前车后再有一包包的宝特瓶前放后挂,找不到空间,遮阳顶上也可载物。

一切就绪,浅蓝色上衣的阿财,踩着蓝色三轮车,打开蓝色灯光及福建歌曲〈爱拼才会赢〉,踩往十分钟距离的南城花园,形成该夜间回收点,人车未到,声音先到的一大特色。

◎ 夜间回收点主将

南城花园夜间回收定点就在一游乐草场空地上,也许是疫情导致,游乐场空荡荡地,静无人声,对面是旧式公寓,基层的店屋傍晚六点都已关上大门,只有久久一辆车子,或脚踏车行驶而过。

2020年10月21日开始,社区志工在这块空地上设夜间回收点,心想能有一个善的空间,广邀当地民众一起来做好事。无心插柳柳成荫,除了从公寓走下来、附近骑着脚踏车过来的妇女,意外接引了三轮车夫一起投入,起初五位,后来比较固定是三位,做事俐落又负责任,宛如回收点的主将。

从2020年10月21日开始,社区志工在南成花园空地上设夜间回收点,广邀当地民众一起来做好事,也接引了不少三轮车夫来参与。【摄影:张福倚】
三轮车夫李永顺协助志工从K7社区广场载环保工具过来夜间环保点“开裆”。【摄影:黄桂强】

阿财抵达前,空地早已架设好不同种类的资源回收袋,旁边排列着一张张小凳子,供分类者使用。这般整齐,是另一位三轮车夫李永顺误打误撞承担起来。

2020年12月,志工送上纾困金时也告诉他,附近有一晚上才开的回收点,邀请他过去看看。第二个星期就看见他踩着“吉蒂猫”的粉色三轮车过来了。志工问他,可否协助从K7社区广场载环保工具过来,他答应了,顺理成章变成了环保点的“班长”,每星期傍晚七点准时“开档”,事后把工具载回原地;帮忙联系阿财,还邀来了叔叔李金参与。

七十多岁、独居的三轮车夫李金阿公,也接受过慈济纾困金,因为家里没人,做环保可以出来运动运动,还可以“帮忙慈济”;常常提早骑电单车来兜兜,发现没人,转一圈再过来。起初他以为只是协助搬物或分类资源,只要有车子停下,都会赶着上前帮忙搬资源。后来,在茶餐室喝茶时,他也会收集油瓶、塑胶瓶等,带回家清洗干净、整理好再载过来。

阿财来了!李永顺、李金赶快趋前帮忙卸物,再用绳子将厚纸皮绑起来、把塑胶瓶圈起来。这时,有人说,可以到楼上帮忙搬回收物吗?阿财马上站起身,像踩着风火轮的哪吒一样,边问:“在哪里?”边和李永顺推着三轮车一起过去载物,李金则在原地等候。如果当天资源回收车无法过来,两辆三轮车来来回回,将资源分批载送到K7社区广场定点去。

◎ 他们是我的邻居

三人的勤于付出,与社区邻里建立起感情,其中骑脚踏车过来帮忙、偶会做些好吃糕点与大家分享的民众黄钰华骄傲地说:“他们是我的邻居!载送很多回收物过来,有时候我们双手无法提得太多,还可以请他们帮忙载一下。”想了想,她再说:“时间很快……一个星期,一下子就到咯!”

一阵忙碌后,大伙儿会有十到十五分钟聊天时间,李金阿公说:“来这里,可以做就帮忙一点咯!因为现在都没有旅客,如果有客源,一天还可以赚取几十块的收入。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因此,他会去找些零工,例如到菜市场搬货,或帮人油漆赚取生活开销费用。

李金阿公参与夜间回收,学习分类资源,动一动身体好。【摄影:罗秀莲】

反观侄儿李永顺,个性安静内敛,不多话。多次接触,他才慢慢感觉自在,开始分享自己的故事,信手拈来几则因为脾气冲、说错话惹来的不愉快际遇,让他“不敢随便和人讲话,怕讲错话”。

志工刘木兰(慈霈)和张福倚仔细聆听,张福倚是该回收点站长,她开导说,凡事忍一忍,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不要再耿耿于怀。

去年行管令至今,李永顺一直都没有工作。他的兄长有残缺,弟弟常常不在家,照顾父母的担子落在他身上。每星期一小时外出做环保,对他而言是个喘息的机会,他说,来这里可以交朋友,有大家一起做,比较开心。

听着李永顺的故事,一旁的阿财数着说:“我有帮人卖水果或其他东西,有时候有人给米油、我拿回家,如果有人辛苦,我会给他们一些。”刘木兰赞叹说,阿财比较灵活,知道的管道比较多,不必等别人来援助,还可以帮助他人。

虽然经济不景,人人都不好过,但是他们在努力求生存之下,还将感恩心付诸于行动,回馈社会,诚属可贵。

每星期三的南成花园夜间回收定点,民众多过志工,张福倚感觉每星期有这一夜间回收定点,虽然没有薪水可领,却赚得与大众结善缘的机会。人人可以聚聚,倾诉心声,相互开导,彼此关心。她由衷祝福这群单纯可爱的三轮车夫们,可以尽快地走出困境,生活过得安稳自在开心。

一起付出的黄钰华见证说:“他们来,很热闹!”阿财的姐姐也说,阿财愈来愈积极做环保,她最开心,因为弟弟在做好事,不会四处趴趴走。

她说:“有付出,就有菩萨在保佑。希望弟弟去到外面,贵人多,朋友照顾,有菩萨保佑,平安无事我就安心了。”

民众黄钰华(中)见证三轮车夫的努力,让环保点增添助力,也更热闹。【摄影:罗秀莲】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