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美丽的地球 负担太沉重

慈济马六甲环保志工在2018年10月17日,造访新任大马固体废料管理机构马六甲区主任沙鲁丁后,互动频密。在沙鲁丁邀约下,12月4日,环保志工一行十五人到双溪乌浪垃圾土埋场,展开见学之旅。

2018年10月17日,慈济志工前去拜访大马固体废料管理机构(SWCorp)马六甲区主任沙鲁丁(Sharudin Bin Hamid),打开慈济与SWCorp的合作之门,双方就资源回收及环保教育推广,互动频密。

沙鲁丁随即在10月30日参访慈济喜舍环保教育站及爱极乐环保教育站,留下深刻印象。席间,沙鲁丁力邀志工,前往双溪乌浪(Sungai Udang)土埋场参访,了解目前州内严重的垃圾问题;当下再邀请慈济志工参与当局于11月22日举办的环保展,进行环保宣导;随后,于11月24日的跑步捡垃圾(plogging)活动中,请志工与SWCorp员工分享如何分类资源。

早在2016年7月22日,环保志工就曾参访双溪乌浪垃圾土埋场。有感此行可增广干部见闻,慈济敲定在12月4日,展开另一趟垃圾土埋场的见学之旅。

◎ 阔别两年的惊吓

“两年前后,有很大的分别。之前用的是旧的土埋场,现在已搬到新的,旧的已经填满垃圾了……”南方环保有限公司(SWM Environment Sdn Bhd)项目执行员陈英塔与志工解说。两年前,他亦曾接待志工,再度见面,最大的改变,就是垃圾土埋场“越长越大”了。

每天,约有二十多辆卡车,来回马六甲各区约四百多趟,载着一天约一千吨的废弃物,驶入双溪乌浪垃圾土埋场。前方黑色覆盖区乃已爆满的Cell 1土埋场。 【摄影:杨秀丽】

当年占地十英亩的Cell 1土埋场,在使用短短三年后,即2017年4月已爆满。换作楼层计算,该土埋场覆盖的垃圾范围,从底层算起,高达约十五层楼!如今,土埋场已覆盖上高密度塑料膜,以防止雨水渗透增加渗滤液,发出恶臭及造成水污染。
 
双溪乌浪土埋场于2015年4月1日启用,根据环境局的类别,它属于第四等级,即是最高级的垃圾土埋场。它设有土埋场、资源回收及分类设施、废水处理系统等,取代已关闭的第一级别的古鲁蒙(Krubong)垃圾山。

Cell 1土埋场原本预计可用五年,短短三年就爆满后,政府必须在旁扩建1A区垃圾土埋场,预计可用十个月,没想到短短五个月就被填满,目前不得不使用最新的,预计可使用八个月的2A区垃圾土埋场。

陈英塔分享,经过评估,双溪乌浪区乃马六甲较为适合建设土埋场的地区,因为马六甲幅员不大,土埋场不能建设在市区,或设有水坝处,以免造成水污染。陈英塔提醒:“其他州属有超过一个土埋场,但马六甲就只有这个土埋场而已。”他也告诉大家,马六甲的垃圾,是无法被其他州属所吸收的,也不可能有其他州属愿意吸收。

资料显示,第二期土埋场计划,概括1A、2A,2B及2C区,全部区域加起来,预计可使用五年半。而今1A已爆满,2A已使用一个多月……

“如果没有觉醒,我看可能多两年,马六甲垃圾就没有地方可以埋……”志工黄金宝(惟群)两年前曾前来参访,当时旧有的土埋场仍在运作,眼前的土埋场比两年前还要高,让他心有余悸。

“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好好宣导!”黄金宝与志工们就地热烈讨论起来。

◎ 回收面临的难题

每一天,南方环保有限公司的多辆卡车,来回马六甲各区约四百多趟,载着一天约一千吨的废弃物,驶入双溪乌浪垃圾土埋场。每一车,都循例到智能卡地磅系统处确认身份、测重量后,卡车或是将可循环物,载到垃圾分类系统中心倾卸,让工作人员使用高科技废料再循环设施(Material Recovery Facility, MRF)进行分类;或是直接开往2A土埋场,将各类垃圾倒下。

尽管马六甲已落实2+1垃圾收集及回收政策,即一周收集两次无法循环的垃圾,一次可循环物;然而资源回收量并不高。

更甚的是,工人短缺,MRF的输送带旁,仅有几位外籍劳工,徒手捡收利润较高的回收物如铝罐、铁类等;而今食品包装越做越细,很多小包装的塑胶和回收物,混杂在一起,MRF设施根本无法发挥最大功效。
 
“今年年初,中国宣布停止接收洋垃圾后,我们的塑胶回收也大受影响。中国不要买,回收商也卖不出,当然不会向我们收购,现在塑胶也只能埋在土埋场里。”陈英塔说明土埋场在回收方面,面临的难题及窘境。

中国曾是全球最大的洋垃圾(进口固体废物)接收国,自中国拒收“洋垃圾”后,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成为西方发达国家的替代垃圾场,吸收了超过数十万吨的废料,亦影响国内的回收局面。

“现在不是学如何回收而已,而是要先好好思考,如何制止垃圾的制造。”陈英塔感叹市民的态度总是“不用紧,我先丢了再看怎样,无所谓啦!”

“只是重复使用和回收,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最重要是在问题发生前,就先想好解决方案,我们需要改变想法。”陈英塔提醒。

◎ 地球公民的责任

马六甲分会执行长罗绣甄(左)与慈济志工,聆听陈英塔(右边)的分享,并不时提出疑问。 【摄影:杨秀丽】

马六甲分会执行长罗绣甄(慈瑞)首次到访双溪乌浪垃圾土埋场,她说:“我们要从源头解决问题,而不是去制造垃圾,马六甲只是个很小的州属,多了解垃圾的问题,就能多帮忙一点。”罗绣甄有感而发。
 
此次参访,让她心情太沉重,特别是听闻马六甲仅有一个垃圾土埋场不敷使用后,政府不得不考量建设焚化炉,到时势必造成另一波议题和污染问题。由于人民的环保意识不强,就算焚化炉盖了,但渗杂的垃圾,得使用更多的燃料,而所需的高昂经费,最终势必转嫁给人民。

“资源不回收,焚化也会造成浪费、污染;地球资源有限,未来我们要赶快与大家分享5R(refuse, reuse, reduce, recycle, repair)的重要。回收,得从家里做起!”罗绣甄明白志工们身负重任,因为这是身为地球人的责任。

接下来,慈济志工将针对环保推动,进行更多讨论和集思广益,努力将“来不及”化成“来得及”。

2018年10月13日,南方环保有限公司企业通讯高级执行员萨哈鲁阿米在一个公开活动中透露,目前全马约有两百三十八座垃圾处理场,但其中百分之八十已面对接近饱和的情况。因此,当务之急是如何减少马来西亚人的垃圾生产量,以延长垃圾处理场的使用寿命。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长拿督拉惹卡马鲁巴哈林也在今年10月22至24日,于吉隆坡会展中心(Kuala Lumpur Convention Centre)举办的2018国际固体废料协会(ISWA)大会开幕时透露,马来西亚每日制造出约三万八千公吨垃圾,当中有百分之七十六,被送往垃圾土埋场。政府每年需花费十五亿,在管理和清理垃圾费用。

相较于香港和新加坡高达百分之七十的再循环率,马来西亚的再循环率,仅有百分之二十四!拿督拉惹卡马鲁巴哈林呼吁国民加紧提高环保意识,在丢弃垃圾前进行分类,以减少废料,而政府会不断宣传醒觉意识,希望在2020年,再循环率可提升至百分之三十的目标。

只有政府与人民携手,一起共知、共识、共行,才能带来希望;毕竟,没有人想住在垃圾土埋场上。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