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关怀暖人心 化解伤痛结众缘

志工在烧伤护理病房外关怀伤患家属,并献上祝福金。 【摄影:蔡秉俊】

古晋慈济志工持续关怀中央医院气爆伤患家属,至12月11日已进入第二周。彼此从陌生到熟悉,他们敞开心怀畅谈心情感受,志工用心倾听,真诚开解。

古晋旺城商场内一家装修中的餐厅,于2018年12月4日下午三时三十分左右突然发生气爆,导致三人往生,四十一人轻重伤。古晋慈济志工持续关怀砂拉越中央医院(Sarawak General Hospital)气爆伤患家属,至12月11日已进入第二周。志工在关怀中获悉,有些伤患已陆续出院,目前仍有十七名伤患留院,主要在加护病房、烧伤科和骨科接受治疗,但由于床位不足,一些伤患也被安排在泌尿科及神经外科病房。

原本在加护病房的伤患谢奕祥与土著麦克(Michael Spinks Anak Budin)已转至烧伤科继续治疗,麦克的太太熙雅(Siah)在事发当晚悲伤痛哭,今见丈夫脱离危险,安心之余,已可以和志工分享心情,而从乡区远道而来的亲友已陆续回家,只有熙雅和爸爸还留在医院

她说:“丈夫虽已从加护病房转至烧伤科,但仍未能饮食,神智也未完全清醒,有时还不认得人,不过他的情况已好了很多。我在这里得到你们的关心,送来毛毯,还每天提供饮用水及便当,很感谢。你们的便当很好吃。”看见她已逐渐走出忧伤,志工亦感到安慰。

志工持续前往砂拉越中央医院关怀气爆伤患家属。 【摄影:沈泽荣】

目前在加护病房的包括李进财(译音)及巫裔青年苏菲安(Sufian B. Mohd)。

◎ 重症病患 深切关怀

李进财因全身四十八巴仙被烧伤,已动了几次手术,但仍未完全度过危险期;惟其弟弟进豪(译音)已出院。李家兄弟遭受意外,最煎熬的是父母,两老在事发后天天守在医院,忧心忡仲。父亲李生强日见憔悴,他既担心儿子的安危,又挂念有孕在身、回娘家休养的媳妇,造成他身心俱疲,志工唯有尽力安抚他不安的心。

慈济志工向伤患家属介绍慈济志业,以转移家属不安的心情。 【摄影:陈婉华】

十七岁巫裔青年苏菲安病情反覆,数度进出加护病房,家人心情忐忑不安。 12月11日,妈妈艾冬(Zaiton Binti Panil)前往探视时,苏菲安已能开口叫她,艾冬才稍微宽心,未料苏菲安下午又投诉呼吸困难,有待医生进一步诊断。

艾冬对志工说:“很感谢你们送来饮水及毛毯,我几天前睡在地上,很冷。儿子虽已会睁开眼晴,但还不能进食。”志工亦衷心祝福苏菲安早日康复。

气爆伤患苏菲安的父亲向志工透露苏菲安的伤势情况。 【摄影:沈泽荣】

旺城商场部份商店已于12月9日开业,并在大门口辟一地区,供大众向三名往生者及伤患致意。到场者除了华族,亦有他族参与。

◎ 社会关怀 减轻伤痛

三名往生者之一的徐建永于上周六(8日)出殡,志工除了至殡仪馆送别,亦登门拜访徐宅致赠慰问金,往生者父亲徐老先生平静地感谢志工。

徐家居丧期间,不同种族与宗教的民众、政府官员、社团领袖及慈善团体纷纷前往徐府或殡仪馆慰问,赠送物资及慰问金,有如冬阳的温暖,让徐府感受人间有爱,突显本地各族和谐相处的特点,减轻了心中伤痛。

徐老因多日劳累,暂以轮椅代步,平日行动正常的他表示:“孩子丧生,不难过是假的,但学会看开,不去想太多。”

◎ 真心对待 以爱回馈

伤患黄伟良(译音)来自沙巴,是餐饮业供应商。事发后,他的妈妈与姐妹三人前来照顾。黄妈妈是基督教徒,慈济志工给予的关怀,她在开始时是冷漠对待,甚至排斥志工。后来,经过志工不断沟通,真诚以对后,她才消除疑虑,与志工有了互动,并向志工要求提供毛毯。

黄伟良在气爆发生后,其妈妈和姐妹从沙巴过来轮流照顾他。 【摄影:沈泽荣】

从不信任到信任,她赞叹慈济的善举,认为做好事真的很棒,退休后有空也要做善事助人。

在烧伤科关怀时,巧遇来自美里的魏似凤老师,她是陪伴丈夫来古晋复诊。刘先生于2017年9月因机器爆炸,全身六十巴仙皮肤被烧伤,紧急由直升机送到砂拉越中央医院留医两个多月,在举目无亲的异乡,特别感谢慈济志工前来关怀。

今因旺城商场气爆事件又遇见熟悉的身影,她倍感亲切并表示要和志工一起肤慰伤患,她说:“我可以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家属,我比较了解他们的心情。”她果然前来陪伴两天,以行动回馈。

伊班籍慈济环保志工希尔达阿瓦(Hilda Awa Ak Roti)也加入了关怀队伍,有感于志工的善行,亦同情家属的处境,她说:“慈济志工安慰他们,送食物、饮水和毛毯给他们,给他们帮助,我很感动,庆幸自已有加入这个团体,能够不分种族,宗教帮助人,我很开心。”

12月4日至15日,慈济关怀组已动员志工一百八十三人次(包括医院、殡仪馆、伤患家里等),发送十七件毛毯、二百二十一支饮用水、一百一十二盒便当及借出五张福慧床及三张躺椅予伤患家属。

每个逆境都伴着祝福而来,愿慈济志工对家属的陪伴与支援,助他们解开心灵束缚,把痛苦淡化。

Pi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