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滞留美里 志工助返乡

丈夫遭捕、被遣送回国,怀孕妻子一人滞留他乡,无依无靠,处境堪怜。 美里志工用爱相挺,寻求多方管道,助她返乡,圆满她与夫团聚的心愿……

2020年3月5日,是来自印尼的努莎哈拉(Nursahara)在砂拉越讨生活近两年来最黑暗的一天。在船上工作的先生布勇(Buyong),因为证件逾期被马来西亚执法当局逮捕,扣留在监狱三十三天后,被遣返印尼西加里曼丹首府坤甸(Capital of the Indonesian province of West Kalimantan Pontianak),独留大腹便便的她在美里。 “当我知道先生被逮捕后,我心里七慌八乱地,仿佛天塌下来一般,脑子陷入一片空白……”当时身怀六甲的努莎哈拉如斯表示。

因为家乡通讯不便,两个半月来,夫妇俩仅以四至五次电话联系、隔空思念心煎熬。为夫者心疼加担心,然而又苦无经费安排妻子回国。

◎出走异乡讨生活

今年三十二岁的努莎哈拉来自印尼日惹(Yogyakarta),因为贫穷,她仅能完成六年级的小学教育。家乡的工作多为农工,种植玉米、辣椒及蔬菜等农作物,一天工资只有五万盾,相等于马币约十五令吉。乡民生活苦,若欲购买鸡蛋和面前还得要三思,否则买了翌日就没钱开饭,努莎哈拉以“Sangat Susah”(非常辛苦)来形容家乡的生活。薪金低物价高,乡民纷纷出走到异国讨生活。

滞留美里两个月半无依无靠,当志工将车资及零用钱交到努莎哈拉手中时,她感动得不断拭泪。 【摄影:庄茂兴】
志工接到消息后,于5月18日将车资及零用钱亲自送到努莎哈拉手中。 【摄影:庄茂兴】

她和其他离乡背井到异国工作的移工一样,希望能赚到一些钱养家,同时存一笔小资本,回乡后做一点小杂货店的生意。所以在廿六岁那年,为了改善生活,她鼓起勇气,远赴阿拉伯(Arab)当家庭保姆长达三年两个月;返国后经朋友介绍,从日惹辗转到砂拉越,在民都鲁实兰沟(Selangau)一家园丘公司干粗活。后来与布勇在美里相识相恋,于2019年10月结婚。

◎滞留异乡无亲人

先生被逮捕十余天后,马来西亚政府因为2019冠状病毒肆虐而实施行动管制令,导致原本生活陷困的努莎哈拉雪上加霜。两个月来,努莎哈拉的三餐都是靠朋友济助。后来经一名在地朋友提报下,获得慈济美里联络处的援助。努莎哈拉告诉志工,当她填写慈济线上援助表格时,并没有抱着任何希望,也不知道是否真的会有人前来提供援助。

有苦的人走不出来,有福的人就要走过去。志工钟明瑂(慈儴)说:“我们跟她有缘,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遇上了;虽然她不是马来西亚国民,但是我们应该不分国籍和宗教,致力提供帮助。”

当志工上门家访时,她坦言,高兴有人来援助外,也带有一点戒心,害怕志工是执法人员或向当局举报。不过,身边的朋友一直给予信心,叮咛她一定要把实情和困难告诉志工。

接下这个案,5月初,慈济志工送来物资和急难金后,努莎哈拉为不让家人持续担心,马上通过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家乡的父母,家人都觉得异乡遇贵人很不可思议。后来,努莎哈拉透过互联网搜寻慈济的资料,惊觉慈济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世界各国都有据点,还点赞了不少国家慈济据点的脸书专页。

明瑂体谅努莎哈拉身在异乡的苦境,感到很辛酸和难过。 “我也是一名妈妈,能够感受女人怀孕期间很需要家人的陪伴。看到努莎哈拉难过得流下眼泪,我们决定帮助她尽快回国,否则继续滞留在这里会面对更多问题,不仅要承担高昂的生产费,孩子也无法申办证件,母子产后也无人照顾。”

志工送上寓意“幸福”的吊饰,给予母子返国满满的祝福。 【摄影:庄茂兴】
钟明瑂(右)将慈济志工捐出的婴儿服移交给努莎哈拉。 【摄影:庄茂兴】

于是志工找了许多家有提供来往美里与坤甸的运输公司,预定了车位。后来努莎哈拉有一名先生认识的朋友可以提早载送她回国,所以就定下了回国的行程。

哪知回国之路困难重重,除了努莎哈拉本身通行证件的问题之外,在行管令采取的限制跨省县措施,导致返乡车资,从原本只有五百令吉暴涨到九百五十令吉。志工在接到努莎哈拉消息指翌日就可以启程返国后,于2020年5月18日当天下午,将车资及部分补助金兑换成印尼盾的零用钱,亲自送到她的手中。

努莎哈拉接过慈济提供的车资与零用钱后,感动得久久无法自己,全程不断拭泪,说自己无法以言语表达对慈济的感激,只能祈求上帝赐予慈济人健康与长寿。 “我不曾想过会有一个佛教团体前来帮助我,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奇迹(Ajaib)。”

◎临回乡前做产检

由于疫情的关系,私人妇科诊所的护士只能在商店五脚基为努莎哈拉检查胎儿心跳,发现没有异状。 【摄影:庄茂兴】

临回国前,5月20日,志工先携带努莎哈拉到一家私人妇产专科诊所做产检,以便安排在诊所生产后再返国。碍于疫情关系,医生指示产妇必须经过冠病检测后才能被接受在诊所生产。不过,原本误以为出现早产的现像,经过诊所医生从美里医院记录的病历了解,较早时,努莎哈拉入院,院方并没有查出有早产的迹象,所以身体无大碍。这令她计划提早返乡再度燃起希望,同时也可解除在美里生产的种种忧虑。因为没有证件,孩子无法办理出生纸,一人无证件已经很麻烦,若两人无证件,返乡恐怕难上加难。

首次即将为人之母的努莎哈拉,在等待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是喜亦是忧。因为无法负担医疗费,在过去八个月怀孕,仅做过三次产检,也不晓得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或女。首次产检还是先生向雇主借来的钱,当时是因为努莎哈拉出血,花了一百廿令吉医药费、第二次产检花了九十令吉,而第三次则要办理生产文件,花了一百九十五令吉,这些医疗开销对移工而言,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终于踏上回家路

5月26日,志工接到努莎哈拉的电话,在话筒另一端传来她开心的消息,告知志工翌日就可以回国了,可是车资再度上涨到一千零五十令吉。之前志工发放的车资,部分用在医疗及车费,志工再度前往努莎哈拉住处,送上补贴车资。

耗了三天时间遵循合法的管道,奔走两个相关单位办理回国的文件,5月30日,二度计划返国的行程终于成行。迫不及待马上就可以返乡与丈夫团聚的努莎哈拉,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踏上返国之路。

这是一趟与时间赛跑的回国之路,八个月的怀胎,再过月余就要生产;时间拖得越久,越接近临产,孕妇在路上舟车劳顿,风险就越高了。

从美里开车到印尼达利镇须耗时三天,丈夫的家乡是一个多山的红泥路;如果天气恶劣,到坤甸还要等待天晴,路面晒干后才能通车,否则路面湿滑,非常危险。返国的路途总算顺利,努莎哈拉于6月1日向志工发了信息报平安,告知自己已顺利抵达家乡;不过,长途拔涉搭车,双脚却浮肿难受。

尽管返乡生活前景不太好,努莎哈拉说,在家乡与丈夫一起为孩子打拼,总比在美里无人聘请工作来得好。目前布勇在家乡从事割胶工作,胶市行情不佳,每公斤只有逾两千盾,相等于一令吉五十仙。努莎哈拉称,如果有机会,一家人会再度前来美里工作。

2019冠状病毒在全球肆虐之际,人人自危,谨慎保持社交距离,但是慈济的大爱与有苦的人永远没有距离。慈济志工与落难美里的努莎哈拉非亲非故,却成为对方最亲的家人与依靠。这期间志工努力帮助对方成功踏上回家的路,展现了人伤我痛,人苦我悲的悯人情怀。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