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助学金与时并进 不变的是精髓

教育是脱贫的希望,慈济因应环境的变迁而积极推动助学方案,借此协助解决就学问题,激励学子奋发向上。 历经时间的流转,综合各方的意见,于2020年推出新的奖助学金方案,简化程序,但其品行教育之精髓永不变。
综合各方意见,慈济马六甲分会针对奖助学金方案打造新的评量表、家访评估表,方便师长进行评估。【摄影:黄玉花】

1997年6月发生亚洲金融风暴,马来西亚经济严重受挫,为了让一些家庭能应付年初开学时的支出,让孩子能安心就学,慈济马六甲分会于11月举办第一届助学金计划,针对一些学校的弱势家庭给予援助。

2012年,政府推动新政策,于开学时发给每一位就学孩子教育补助金,自此减轻一些家庭开学的负担,慈济马六甲分会因应环境的变迁,从当初让孩子能安心就学,转而关注弱势孩子的品行教育,因而易名为“奖助学金”,目的是“鼓励”、“奖励”、“肯定”弱势孩子们勇于面对困境的努力,表扬他们积极向上向善的精神。

慈济助学从1997年至2019年共嘉惠四万三千一百零五人次,包含小学、中学和大学生。过程中,志工、学校方面不断提供意见,以及作业上遇到的挑战、问题,奖助学金推动小组聆听大家的心声着手汇整与规划。历经一年,2020年推出奖助学金新方案,2月14日,邀请各学校代表前来出席了解。

慈济马六甲分会在2012年,关注弱势孩子的品行教育,因而改名为“奖助学金”,借此肯定及表扬孩子们的努力。【摄影:杨秀丽】

◎ 推动优化 直接简单重点

当初设置奖助学金自我评量小册子(简称小册子),目的是协助学生每天检视自我行为与态度,以期达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力。过程中需要家长和老师配合监督和关怀,每个月给予评语,无形中加重老师工作的负担,尤其大型学校,老师无法一对一真正与孩子有深入的互动,有时还得追着学生索取小册子评估,增加老师的困扰。

另外,对于初次家访和审核评估,虽然有设定标准,但对于访视经验不足的志工或是有心参与的民众,面对家访显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收集和填写资料,导致纪录工作往往由资深的访视志工承担,面对社区数十份的表格填写,以及繁杂的资料需要时间处理,经常无法如期完成。

基于以上原因,推动小组设计一套新的规范和表格,将日日评量的小册子改为一次性评量的“评量表”。设计制式化的家访评估表,概括家庭、健康、经济和学生状况,志工依表收集相关资料,透过勾选方式,朝向直接、简单、重点之作业方式。

推动小组成员之一的志工黄秀萍(慈凯)说:“老师是慈济奖助学金在学校的支持和协助力量,志工协助每一位申请生做家访评估。去年做问卷调查时了解老师和志工的心声,因而马上投入改善。”其他非由学校推荐的奖助学金申请者或是中学生,也听取志工的回馈,维持原有的评量小册子,让志工每个月上门做家访时有共同的话题,可以持续关心和跟进孩子们日常生活表现。

2019年8月,推动小组前往慈济南马各据点,与志工分享和说明奖助学金优化方案。图为志工戴金龙与乌鲁地南志工进行说明会。【摄影:周丽珠】

2019年7月新的作业方式,与新的评量表、家访评估表诞生了。推动小组巡回哥打丁宜、淡边、居銮、麻坡、乌鲁地南和芙蓉等南马各据点,与志工分享和说明奖助学金优化方案,期待人人能清楚掌握新方案,同时鼓励大家实行后给予回馈,让奖助学金方案能持续优化改进。

◎ 持续调整 符合众人期待

2019年末,志工陆续前往各申请者的家庭做家访评估。首次尝试采用家访评估表,不管是资深或是新接触的志工,一致表示评估作业一目了然,在评估与记录上更容易掌握,节省许多作业时间,减少面对的问题,间接鼓励更多志工勇于承担记录的工作,分担作业。

整个家访作业于1月份结束,慈济芙蓉联络处便邀约推动小组前往当地再次进行交流,厘清一些疑惑。黄秀萍表示,前往当地关心大家实际运用的状况,了解设计过程难免会有盲点,需要边做边调整,才能真正符合志工、学校和申请生三方的需求。

2月14日,2019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逐渐升温,许多活动被迫取消,然而弱势孩子们的奖助学金计划将于此月份开始实行评量,志工、老师们不畏疫情,踊跃出席。当然,马六甲分会也贴心地安排体温检测和提供净手液,让每位出席者能安心与会。

当日共有二十六位学校代表,以及十位麻坡志工出席。其中来自麻坡的志工蔡惠君(慈蓉)表示,麻坡支会将于2月底举办奖助学金说明会,今日特地驱车前来学习,再次聆听以期能更清楚掌握重点,做好万全的准备。事后,团队也留下来与慈善组同仁、志工进行交流,进一步探讨相关的课题。

十位麻坡志工与会,并在会后留下来与慈善组同仁和志工进行交流。【摄影:黄玉花】

 
◎ 关注品行 初衷不曾改变

会中,黄秀萍与众说明,今年以“评量表”取代“小册子”之执行方式,以及介绍评量表上包含自律、品德、不浪费资源和乐于助人等利他的生活态度,三大范围之评估项目。学生于年初时自我省思,7月时自我评估实践或改进的幅度,自我评量给予分数;家长也在此时给予孩子近半年来行为、态度之评估;之后老师再给予评分,并为学生的表现下评语。

另外黄秀萍也强调,评量表以图文并茂并加上色彩的方式呈现,除了吸引孩子的兴趣,也让低年级认字不多者或是一些不识字的家长,都能透过图片辨别事项。

志工黄秀萍与众说明评量表的执行方式。【摄影:黄玉花】

除了品行的评估,学业上也须兼顾上课的出席率,以及年初自订三门科目或是学期总平均的进步目标。以往学生可以选择品德上的表现,或是学业上的优异呈现,来设定自我的奖项,然而今年结合品行和学业之评量,因而删除原有的全部奖项,统一改成“品学奖”,其中百分之七十来自品行的评量,其余百分之三十来自于自订的学业进步之评估。黄秀萍强调,“奖助学金原始之宗旨,关注和鼓励弱势孩子的品行教育维持不变。”

黄秀萍并介绍整个作业的时间,从2月开始实行,待7月份学生完成自我评分,老师回收评量表并于8月缴回,同时附上学生的成绩单与上课出席率。志工团队于9月开始审核全部评量表,随后发出获奖通知书,11月将举办奖助学金颁发典礼。台下的老师和志工,纷纷拿起笔或手机做纪录,预防错失时间点。

整个作业采用统一标准的计算方式,志工可以清晰判别学生是否达标,减少审核时面对模棱两可的状况,同时也减少学生、老师的疑虑,并且减轻老师每个月评估和写评语的作业流程。

◎ 持续关怀 简化但不敷衍

陈金秀老师向慈济同仁提出疑问及建议,期待在简化作业外,达到目标之余,给予弱势孩子肯定,同时解决开学经济问题,才最重要。【摄影:黄玉花】

来自柏淡芙露华小(SJKC Bertam Ulu)的吕莲梅老师负责监督和关心申请生日日实践的状况,因而有感而发地感恩说:“慈济能以同理心为老师着想,简化程序上的工作量,我个人非常满意此举。”

另一位来自印度小学的慕妮雅玛(M.Muniammah A/P Maniyandi)老师,负责学校奖助学金事务的处理三年了。对于今年的评量表确实简化许多,她也深表认同,今年学校有十七位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她将与申请者说明最新的奖助学金详情。即使程序简化,老师只须在7月回收评量表和写下评分、评语,但平时她仍会多关注成绩较差的学生,追踪和指导他们朝着评量表上的事项去实践。校方非常感恩慈济所提供的奖助学金计划之外,同时也感激慈济将关怀的触角延伸至家庭,每年印度屠妖节必定献上节庆的礼篮给这些弱势的家庭,让学生和家庭皆受惠。

自从慈济马六甲分会于2012年推动奖助学金,服务于侨民华文小学(SJKC Kiow Min)的陈金秀老师,便开始着手处理和关心奖助学金的事项。此次简化固然减轻老师的作业时间,但她不讳言,以前规定学生必须天天执行小册子上的任务并做记录,但现在半年后学生才一次性地自我评量,担心孩子收到评量表便搁置一旁,失去学生日日自我反省和鞭策的用意,以及忘却自订的学业目标。

因此她强调即便简化作业流程,但老师仍需从旁持续引导,并非7月回收时才关心孩子完成与否,尤其这些弱势家庭许多都是单亲,家长忙于工作忽略孩子的学习,老师不再需要每个月检查学生小册子,但平时仍需互动关怀和负起监督之责。

她也担心从原本的一本小册子变成一张评量表,学生容易遗失,导致失去申请资格。 “改变后有利有弊,可能我服务的学校位于郊区属于小型学校,所以每位级任老师要追踪关怀的奖助学金学生数量不多,处理上还好。不管作业方式如何,主要是能持续鼓励学生,达到目标获得奖励,给予弱势孩子肯定,同时也能协助解决家庭开学时的经济负担,才是重点。”

会后,老师们也提出一些疑问,如需要影印附上学生的上课出席率资料,担心其他同班同学的资料曝光等问题。以及,一到三年级生已无考试,无法提供成绩证明等。黄秀萍逐一解释和厘清,并再次强调,新的方案初次运作,如果老师和志工遇到任何疑问,欢迎大家随时提出,推动小组团队将会持续检讨与改善。

此外,她也感恩大家为了弱势学生一起携手努力和付出的用心,期待奖助学金能真正符合老师、学生和志工们的期盼,鼓励弱势学子突破困境,奠定良好品行之意义。

各校老师纷纷提出疑问,而推动小组将会持续检讨与改善。【摄影:黄玉花】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