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单人床 幸福不迟到

志工几番打扫积满尘垢的窗户,务求还原窗户的洁净。 【摄影:林振胜】

一张单人床架加上崭新的床褥,成了房间里最亮丽的家具;住在这间房里、整三十多年未曾在床上睡觉的独居老人张少洪伯伯,拉着志工萧行财坐在床边,快乐地比起“赞”的手势,笑说:“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2017年5月,慈济雪隆分会接获张少洪亲自打来的求助电话后,住在同社区的萧行财与志工一起前往家访。张伯伯住在半山芭早市店屋三楼一间小房间。当志工来到他房门口探头一看,大家都吓一跳,只见除了靠门处置放一张床褥外,房里堆满了凌乱杂物,连走路的空间也没有。

凌乱的房间堆满杂物及垃圾,这就是张少洪伯伯住了三十多年的房间。 【摄影:林振胜】

志工从张伯伯的讲述中,得知他来自香港,年幼时随同父亲来到大马,过后常在香港、大马来往,后来才决定在大马定居,一住就是将近四十年,也已取得大马的公民权。

◎ 生活拮据盼获助

“我的父母已经往生很久了,我的姐姐也在新加坡往生了。我没有亲人,几十年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

张伯伯感叹岁月不饶人,之前从事除痣行业,也曾当过计程车司机及打零工为生,但自四年前被检验出罹患心脏病,加上患有气喘病、支气管炎、高血压等毛病,健康一日不如一日,双手双脚也变得没力气,走路都需要拿拐杖。

这四年来,他靠储蓄过活,但储蓄渐渐用完,生活越来越拮据,房租已拖欠两个月,屋主也给予多次宽容,但再不缴交房租,可能就会被驱逐。

“我实在是没钱交房租,如果真的被屋主赶走,我也不知去哪里?流落街头又怕身体受不了,满身病痛,多走几步就气喘;朋友给我慈济雪隆分会的电话,说慈济也许能帮我。”

张伯伯的心声让志工感到不舍,了解到他住在这间房间已三十多年,亦是他唯一落脚的地方。于是,志工经过评估,便决定每月补助张伯伯四百令吉的房租,让他能安心地住下来。

◎ 等待多时的好消息

有了安身的地方,加上每月可以拿到政府的三百令吉福利金,张伯伯说省省用也可以过日子。可是,行财每月家访,看见房间龌龊不堪,便劝他要收拾房间,丢掉不能用的杂物。

“我的手脚没有力气,要拿一样东西都觉得辛苦,怎么收拾房间?”张伯伯总是无奈地回答。行财不忍他长年与灰尘、杂物共处,便提出要让志工帮他打扫,他却屡次摇头拒绝。

某日,张伯伯向志工梁莉芬(虑晏)投诉房里不知何时出现跳蚤,每晚张伯伯都被床褥上的跳蚤咬到醒来,无法安眠。莉芬趁机劝张伯伯,只有将房间杂物清除及进行消毒,并换上新床褥,才有办法杜绝跳蚤。

许是被跳蚤纠缠得没办法,张伯伯终于答应让志工帮他打扫房间。行财连忙动员社区志工,希望藉由大扫除能为张伯伯带来舒适的环境。

◎ 新衣变成抹地布

“我们今天有十一个志工到来,相信一个小时就可以打扫完毕。张伯伯的房间不大,只有一百平方尺。”

2018年12月9日,志工带着打扫、洗刷的用具,来到张伯伯居住的单位楼下,行财先为志工讲解张伯伯房间的情况。接着,大家鱼贯上楼,一一向张伯伯打招呼,张伯伯见到那么多人到来,吃惊地说:“您们真的来帮我打扫房间?我的房间很肮脏的,您们真的要打扫吗?”

行财认真地回应,大家正是专程来为他打扫房间。张伯伯不由赧然地对行财说:“本来我还想装病,叫您们不要来。我觉得自己的房间要您们来打扫,很难为情……”

行财怕他真的反悔不让志工打扫,边安抚边请他将重要物件先拿出来,借放在其他房客的房里。志工怕搬运东西和打扫时,灰尘飞扬,会影响到有气喘病的张伯伯,遂请他到走廊处坐着,大家会将房间里的每一件物品让他过目,若需要的就留下来,没用的或坏了的就帮他丢掉。

房间里的杂物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志工小心翼翼地把杂物放入塑料袋里,以免灰尘到处飞扬。 【摄影:林振胜】

张伯伯原以为志工进房间搬东西会埋怨环境脏乱、杂物特多;没料到,志工们并不多言,大家载上口罩、手套,就接力将床褥、杂物、破旧的塑料衣橱、一个个纸箱、瓶瓶罐罐等一一搬出来。

其中最多的是旧款的行李箱和充满灰尘的纸箱;打开行李箱和纸箱,里面装的多是衣服和毛巾。看见箱里的衣服都泛黄或已破损,张伯伯不讳言,这一生最爱添置衣服,见到喜欢的就买,买了就丢在箱子里面,久了就忘记了。

“这几年没钱买新衣,但总有朋友送衣服给我,我估计,这些衣服都有百多件。很可惜,还没穿就变残旧,看这些,都成了抹地布了。”张伯伯看着倒出的一堆堆衣服,不免深感惋惜。

在众多杂物中,也有尚未开过盒子的陶瓷观世音像,张伯伯忆起这是别人送他的礼物,他顺手放进箱子里就忘记了;志工也拿出几支大瓶装的矿泉水,问张伯伯这些水是喝的吗?他摇摇头说也不知放了多少年了,当时听说是能量水,喝了对身体有益,便买来囤,可是,与杂物堆放在一起,也真的忘了喝。

志工担心瓶子里的水有细菌,便征询张伯伯同意,拿来洗刷、抹地。张伯伯见了,感触地说道:“东西买来没用、没喝,久了真的成为垃圾。”

◎ 曾经风光的美好记忆

张伯伯望着一个个行李箱破损、生锈、甚至开始腐化,不禁回首年轻时最爱到处旅游,不但去过多个国家,连大马各州也走透透。热爱旅游的他也因此选择单身,享受自由自在、不受羁绊的生活。

“哗,这是我的珍藏宝贝。我一生人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它了。”当志工拿出一幅卷轴,打开来看时,张伯伯不由惊呼起来。原来,这是一幅印有他和电影明星、歌星合影的广告挂布。

曾经是传统除痣专家的张少洪伯伯展示与明星、歌星合照的广告挂布,回忆着当年的风光。 【摄影:林振胜】

只见海报上写着“专业点痣,脱凶痣、转好运……”原来,张伯伯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除痣专家,也是算命、看相师,他自幼就学会除痣、看相等,十多岁就帮人除痣,二十多岁手艺精通,在香港,常有明星、歌星找他除痣。

张伯伯回想那时,真的风光一时,也赚了不少钱;后来在大马定居,他主要还是靠除痣过活。直到病痛缠身,加上传统的除痣行业渐走下坡,摆档口也无人光顾。

“人生就是这样,曾经得意也总有失意的时候,现在,我什么也没有,只有这海报带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张伯伯凝视着海报上的明星,语气难掩失落。

志工将房间里的杂物全搬出来时,竟然塞满了整个走廊和楼梯口,张伯伯见了,频说小小的一间房可以藏那么多东西,真的不可思议。志工将物品分类,发现垃圾居多,可以回收和可用的资源不多。

于是,大家合力将不要的物品、垃圾全搬下楼,行财也请张伯伯下楼再次确认看看有没有需要的物品。张伯伯看过后,确定都不要了,志工遂将垃圾拿到大垃圾场丢弃,可回收的资源则载到环保站回收。

◎ 最渴望的幸福

房间清空了,志工利用环保酵素将整间房消毒,并一再洗抹,以防跳蚤再来。行财和志工也将积满陈年尘垢的玻璃窗连番洗刷,务求还原窗户的洁净;张伯伯目睹打扫的志工中不乏年老者,人人忙得汗流浃背,身上沾满蛛丝尘埃,他不禁深有感触地说:“这间房我最少有二十多年没打扫过。以前,我常往外跑,没什么时间整理房间,更别说打扫窗户之类的。后来,我虽然知道肮脏环境会影响健康,想要打扫也有心无力。今天,我很感动也很激动,我终于相信您们是真心来帮助我的。”

张伯伯望着清扫干净的房间,突然觉得一向狭窄的房间变大了、连空气也变得清新。他哽咽地不断向志工表达谢意。

经过四小时的打扫,三十多年未曾打扫的房间,顿时变得干净及宽敞。 【摄影:林振胜】

行财见张伯伯房里没有床具,长年累月睡在地上的床褥,对身体不好,便寻找适合的单人床架和崭新的床褥,让张伯伯有床可以安眠。

张伯伯惊喜地表示,早年考量到租房不添置床具,担心万一要搬迁不方便。尔后,张伯伯渐渐习惯睡在地上的床褥,也没想到要买床架。

“其实,我每天晚上要躺下去睡觉时,就感觉全身经络抽痛的厉害,总是很辛苦才躺下去,早上要爬起来,手脚经络也感到痛楚,总是一再挣扎,很艰难才爬得起来,有时,真希望不要醒来……”张伯伯也曾经想过买张单人床架,但没钱也只好天天受一番折腾。

志工听闻,不由深感心酸,但也欣慰此次带来的单人床架及崭新床褥,对张伯伯来说,是最需要和最珍贵的家具。拥有一张单人床、一间干净、舒适的房间、每天有饭吃、身体病痛慢慢减少,张伯伯说,这就是他最渴望的幸福了。

原本预计一小时的打扫,最后足足花了四小时才打扫完毕,尽管大家都疲累不堪,但看到张伯伯欢喜的模样,也深感值得。

张少洪伯伯(左)拉着志工萧行财(右)坐在床边,感恩志工还他清洁明亮的居住环境。 【摄影:林振胜】

张伯伯除了一再表达感恩之情,他也笑言想做志工。他知道志工有到老人院关怀,他表示可以跟随去唱老歌,逗老人家开心。喜欢唱歌的他曾得过歌唱比赛奖项,他愿意用自己的才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甚至老人家要除痣,他也愿意效劳。

行财和志工纷纷赞叹张伯伯乐于助人的心怀,张伯伯却说:人间需要温情,这份温情是金钱买不到的,却是人人都可以做到!

12月13日,志工再次张伯伯家拜访,原来,张伯伯的塑料衣橱坏了,志工为免他的衣物无处可挂,又会变成杂物,便寻找到二手的衣橱,特地载过来给他。

张伯伯开心地对志工说,送来的衣橱让他得以将衣物放进橱里,无需担心衣物无法收拾又变成抹地布。他也笑言,自房间打扫干净后,他每晚都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看见张伯伯的欢喜笑容,志工深感欣慰,也希望小小的打扫工作会改善张伯伯的病痛,让他能安心、快乐的度过晚年。

Pin It
Tags: ,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