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人生 甜蜜加分

若把自己的人生比喻为甘蔗人生,吴培生和妻子黄彩莲觉得最贴切不过了; 因为,他们这一生就像倒啃甘蔗一样,越啃越甜。尤其退休后,做慈济做环保更为他们的黄昏人生,甜蜜加分。

“我们做环保已经有九年时间了。慈济冼都环保站成立那年,也是我们做环保的那一年。”七十七岁的志工吴培生(惟鸿)提及冼都环保站,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笑意。

陪伴培生走过大半辈子的同修、六十九岁的黄彩莲(虑晖)也点头认同环保站已成了他们第二个家。自从我国在今年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造成所有环保站、环保点暂停开放,让培生夫妇时刻牵挂。

6月,当限制令放宽后,培生和彩莲即刻到环保站,将会众放在环保站门口的资源一袋袋、一捆捆的拖进环保站里。除此,彩莲也时时到环保站为栽种的蔬菜、甘蔗浇水、拔草,打扫周围环境,保持环保站内外的整洁。

尽管一场尚未消弭的疫情打乱了每个人的生活常态,然而,却无阻培生夫妇做环保的决心。他们在客观环境的限制下,依然在自家门口回收邻里们的资源。

原来,当年他们开始做环保时就到邻里宣导,更将自己家当资源回收处,方便邻里将资源拿来。几年来,连马来同胞都会拿资源过来。现在在疫情缓和下,大家还是习惯将资源放到他们家门口,而他们也都来者不拒,只是会做足防疫措施,除戴口罩在家门外分类后,也不把资源搬进屋里,而是直接载去环保站,

疫情缓和期间,邻里们会把资源放在吴培生夫妇的家门口。两人直接在门口分类后就载去环保站。 【摄影:杨文辉】

“有时资源多就要师兄用车载过去,资源不多,我绑一绑就用摩托车载去环保站。一星期都要去四、五次,有人问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去环保站,我说那是守护地球的道场,也是我们修行的道场!”彩莲一讲起做环保的点点滴滴,不自觉地眯起眼,脸上荡漾浓浓的笑意……

◎ 圆满买屋子的心愿

“我的老家在柔佛,小时候就没有了爸爸,妈妈一个人养大七个孩子,我是家里的老幺。因为家里穷,我读完小学后就辍学,跟着妈妈去干活,赚钱养家。”

彩莲回想成长的岁月都是在困苦环境中度过。当时住在园丘里,她除了帮妈妈种稻种菜之外,也帮人割胶。天天要起早、要饱受胶林里蚊虫叮咬外,她曾经骑脚车去胶林时,遇到两只老虎躺在通往胶林的桥上,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她当场吓得六神无主。幸好,老虎没有伤人意,她却惊悚难忘,只要听到有虎啸声从远处传来,也会吓得发抖。

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让彩莲一直渴望能快点摆脱。她二十多岁时,一位亲戚介绍她到吉隆坡与培生相亲。许是培生的家境与她相同,都是自小就没了爸爸,靠妈妈抚养长大,而且也是在穷困中讨生活的人,同病相怜之余就应允了这门婚事。

“我不怕吃苦也不怕穷,只要能离开胶园,我愿意嫁来吉隆坡。就这样,1977年,我们结婚了。婚后,我在鹅唛巴刹申请到一个档口,我们就做起小贩,专门卖菜和卖鱼。”

彩莲忆述,因为当时卖生鱼可以赚多一点钱,遇到顾客要求劏鱼,她就叫培生去杀鱼,她自己则负责卖菜。开始经营菜档,赚不到什么钱时,培生感到沮丧,彩莲总和他说:“不要怕!人穷志不穷!我们勤力做,一定可以赚到钱的,一定可以买到屋子来住。”

志工吴培生与黄彩莲师姊在吉隆坡文良港共修处参加薰法香后,看到共修处附近的商店前堆满了资源,遂下车捡起回收。 【摄影:杨文辉】

原来,两人结婚后就租住非法木屋。想要靠劳力买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是两人的梦想。梦想也成了推动力,靠着胼手胝足,刻苦耐劳的拼搏,终于有了一点储蓄,彩莲看中离档口不远的一间木屋,她租下该木屋,开起小间杂货店。

两夫妻守着一个档口、一间杂货店,储存到钱便买下目前住的公寓,圆满了有个家的梦想。由于彩莲有贫血症,生下两个女儿后便不再生育。一家四口过着安稳的小康生活。

1996年,经营杂货店的木屋被当局拆除改建道路,连巴刹的档口也受到影响不得不结束。培生和彩莲只好萌生退休的念头。他们庆幸两个女儿都乖巧、懂事,也顺利升上大学,不需要他们多操心。

◎ 退休后的另类生活

退休后的生活原可过得逍遥写意,然而,长年劳动惯了,彩莲却觉得整日无所事事,不知要如何度过漫漫时日。直到2011年,她和培生经过刚刚成立的冼都环保站,看到志工和一些会众在忙着,她好奇一问,才知大家在做环保、在分类。

对环保,彩莲并不陌生,在做小贩时,曾有穷苦的人士向她讨取纸皮、纸箱、报纸等去卖,赚些微利。而她也会特别将可回收的资源放在档口,让拾荒者来拿。

六月,行动管制令放松后,不少人会将资源拿来环保站。到环保站将资源一一搬进环保站里依然是吴培生夫妇的如常行动。 【摄影:杨文辉】

“我习惯劳动,看到志工踩踏铝罐、分黑白纸,我就很喜欢,觉得自己也可以这样做。于是,我们拿资源来时就留下来做分类。”彩莲很感恩当时在环保站的志工苏金晔一直鼓励他们来做环保和参与慈济活动。

当了解做环保除了爱惜地球,还可以“垃圾变黄金、黄金变爱心、爱心绕清流、清流绕全球”后,彩莲和培生都是穷过、苦过的人,能理解穷人饿肚子的滋味。因此,两人积极的投入做环保,并因深感做环保可以帮助穷苦的人而越做越欢喜。

藉由环保因缘,两人也成为志工。彩莲在访视中,亲眼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在风月场所工作,因为喝醉酒,不幸从二楼窗户跌下地,导致瘫痪。对方一句句的无奈,连想要解脱也没办法了结生命的苦让彩莲升起恐惧心,当下默默发愿要过有意义的人生,不让这一生白白空过。

一念警惕心让彩莲更投入做环保,在路上看到资源会很自然的弯腰捡起来,走到垃圾桶前,也会掀开盖子将里面的瓶罐捡拾出来。几年前在文良港旧共修处,不管是凌晨的薰法香或是夜晚参与活动后,彩莲和培生看到共修处楼下的商店有纸皮等,就会过去捡拾,塞进车里。

除此,彩莲也会逢人就呼吁来做环保来做慈济,有人不屑地说:“傻的,捡垃圾(资源)这么肮脏,又没有钱拿,还要贴钱去做别人的事,谁要做?”

彩莲听到别人这么说,知道对方嘲笑慈济人不管是去赈灾或去做慈善、环保,都是自掏腰包付交通、膳食等费用,等于是花自己的钱做别人的事。她听了很不忿,欲向对方解释,由于她声量大,常被误解像吵架似的。

“我们以前在巴刹摆档,由于人声吵杂,讲话要大声一点才听得到,所以,习惯了讲话大声,粗声粗气的。来到环保站时,也是这样大声讲话,结果,常被师姊叮咛,要小声讲话,要和颜悦色……”

开始,彩莲还不以为意,觉得讲话就顺自然的语气讲出来就得了,还需讲究什么。 2012年,她和培生随同环保志工到台湾参与环保营队,当她见到上人时,不由欢喜又激动,听到上人轻声问大家:“您们好吗?”,她马上大声回应:“上人,您好!”过后,人人都来叮咛她:“要学上人一样轻声细语。”

当下,她顿觉得不好意思,感觉到上人讲话那么轻柔,入耳就感到格外舒服,而自己贸贸然的大声回应,真的欠缺了人文和礼貌。她暗下决心,要学习上人那般柔和。后来,在参访台湾几个环保站后,她看到环保志工都是静静的在做,不吵杂不喧哗不讲是非,大家都是默默的从早做到晚,这份投入和清净心让她深感震撼。

写在木板上的一句句静思语时时提醒吴培生夫妇为人处事的道理。 【摄影:杨文辉】

彩莲坦诚,自己的脾气比较强势,也比较执着。一趟台湾环保行,慈济的人文礼仪让她不由省思自己的言行,回来后,她学习说话轻声,也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不与人争辩。

“我以为要改变这些习气会很难,可是,很感恩环保站处处都是我的善知识,每次讲话声调高一点,就有师姊提醒要轻声细语。有时听到不喜欢的言语,很想反驳时,但一看到张贴在柱子上的静思语,很自然的就不出声了。”

环保站不但处处有善知识,处处也张贴静思语,有时一抬头、一低头就会读到贴在柱子上或写在木板上的静思语,一句句“理直要气和”、 “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甘愿做、欢喜受”、“法入心、法入行”等等,仿佛在提醒她、教导她,让她不知不觉地克制自己的习气。

“其实,当环保站的资源越来越多时,每次分类都不够时间,也没有时间、空间讲闲话,反而因为做的很累,回到家就倒头就睡,自然对家人也不挑三挑四的了。久而久之,很多人说我脾气变好了,连家乡的人也说我改变很大。”

彩莲笑言,因为小时候没有爸爸,常受小朋友欺负,也因她的强势性格造成家乡的人都觉得她不好相处。然而现在,每逢她回家乡时,乡里的人都夸她脸容越来越慈祥,语气也柔和了。当大家知道她多年来都在做环保,守护地球时,更打从心里给她一个大大的赞,这份认同和肯定对她是股很大的推动力,督促她往前走不懈怠。

◎ 放下口欲的醒觉

“做环保真的让她改变很大。”腼腆的培生总是默默听彩莲分享心得,听到彩莲说起自己的脾气,他忍不住微微一笑,悄悄说以前两人做小贩时,他就常被彩莲叨念做事较懒散,爱磨蹭。有时两人在环保站也难免有些口角。然而,当彩莲学会轻声细语和不再看人不顺眼时,两人之间的口角已不复见。

培生本身很庆幸因为做环保而接触慈济,因接触慈济而懂得佛法、懂得因缘果报。 2015年,他和彩莲参与《法譬如水》经藏演绎,从句句偈文中,了然因缘果报,粒粒不爽。尤其是对悟达国师生人面疮那一幕让他感到震撼,而〈梦历六道〉夫人爱吃鱼丸、最终梦见自己变成鱼被宰杀的一幕幕更让他心惊胆战。

他回想自己做小贩时,杀了无数的生鱼,不由心生恐惧。自参与经藏演绎开始,他和彩莲除了响应一百零八天的斋戒外,演绎结束后,他们也以渐渐循进的方式,从一星期有两天素到一星期三天素,再后来,他们终于放下爱吃鱼的口欲,由荤转素。

“吃素后,发现不吃鱼肉也没那么难,只要不想吃就可以控制口欲了。”培生蓦然惊醒,原来吃素和做环保一样,只要有心就不难做到。他很感恩这一生还能用杀鱼的双手来赎罪,以守护大地的行动来诚心忏悔。

培生自认自己比较内向,较沉默寡言。在环保站也常是多低头做事少说话,但不知为何,每回在环保站搬搬抬抬就觉得很开心,脸上总会露出微微的笑容。

“我们捡拾资源、分类资源是很简单的行为,但却是一点一滴的在为地球付出。这已经让我们做的很满足了。”

培生最爱环保站柱子上张贴的静思语:“付出无所求”、“做就对了”,他常以这两句静思语勉励自己要赶紧把握手脚能做的岁月,多做好事多说好话,为自己的来生谱写美好的人生剧本。

黄彩莲在环保站门外的空地种植蔬菜和甘蔗。甘蔗成熟了,她会砍几根拿去榨成甘蔗水让大家品尝。 【摄影:杨文辉

冼都环保站原本是一间住家搭建出来的空屋,由于空置没用,屋主便租给志工做环保站。爱种植的彩莲见屋子周围有些空地,在征求屋主同意后,便种了些蔬菜和甘蔗。每当甘蔗成熟后,彩莲就会砍几根拿到印度同胞开的嘛嘛档,请老板帮忙切开甘蔗,榨成甘蔗水拿回环保站给大家喝,每每那一口甘蔗水喝下去,清凉香甜直透心头。

“我很感恩在退休后的日子还能和师兄(丈夫)一起来做环保,做环保真的很快乐,像喝甘蔗水一样,又甜又香……”彩莲乐呵呵地说。

‘倒啃甘蔗,越啃越甜’这句歇后语。对一般人而言,或许就是一句平常普通的话,然而,在培生夫妇心里,这句话却是至理名言,只因两人在晚年的这一刻,还能用鼓掌的双手守护大地,让他们深感这就是甜蜜的人生,也是无怨无悔的人生。

尽管今年9月末,疫情再次在大马爆发,环保站和环保点也都暂停,但培生和彩莲不感沮丧,他们天天祈愿,愿人人都能在家里做环保,愿人人都能诚心斋戒,让疫情早日消弭。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