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浮木 找到依靠港湾

曾经沉沦毒害的曾浮荣在志工的接引下,改过自新,并与环保结下不解之缘。 【摄影:刘美贤  】

“吸毒者得不到别人的信任,吸毒让我抬不起头做人。” 曾浮荣改过自新,像被回收的资源般重获新生。

“小时候妈妈很疼爱我,但是我很不孝,喜欢和她顶嘴。十八岁,妈妈往生了,我非常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妈妈生病了?为什么她生病了不告诉我?”来不及见母亲最后一面,亦不知晓母亲患病,现年五十岁的曾浮荣(本荣)感慨良多,心中隐藏着许多的“为什么”和错过后,如今才知道后悔。

访谈间,浮荣思绪仿佛回到幼年时渔村里的生活,他淡淡地说着往事。两岁时被亲生父亲遗弃,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十岁辍学当派报童和做杂工,赚取微薄工资;十四岁,母亲改嫁陈家,从事渔夫的继父虽然生活清苦,纵使母亲之后亦生了一对弟妹,继父对他的疼爱有增无减。

為了增加家裏的收入,十六歲那年,浮榮也出海捕魚。“每當我捕魚歸來,桌上會有熱騰騰的飯菜,那是媽媽親手為我煮的食物;夜裏,她還會幫我蓋被,有一次我病到無法走路,媽媽還背著我去看醫生。”浮榮娓娓道來,嘴角還偶爾浮現起一絲無奈的笑容。

然而,受到大環境的影響,浮榮年紀輕輕就學會賭博和抽煙,並習以為常,媽媽曾多番勸導,但他卻毫不理會。

“你現在還年輕,賭到最後會全部輸光,媽媽不能跟你一輩子,遲早會離開你,你不要再賭博了。”每每想起母親這番話,他總會自責沒有珍惜母親在生之年,聽從母親的勸告。

多少十八歲的青少年,仍活在父母的呵護中,然而喪母之痛,讓浮榮的生活頓時失去方向。他承受不住慈母的驟然離世而自暴自棄,在朋友的誘教下,他成為一位癮君子。

◎    喪母之痛 沉淪毒海

染上毒瘾,浮荣的身心非常煎熬,他必须仰赖白粉的支撑才能工作,甚至还得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曾经有一次暂居姑姑家,姑姑的钱被偷,她一口咬定是浮荣做的好事,并把他赶出家门,而他因担心继父找姑姑理论,选择默默承受一切委屈。

浮荣感叹染上毒品而导致自己人格受损,不被信任。他谆谆忠告大家千万不要吸毒,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吸毒者不会做坏事。本性善良的他自认不曾做伤害别人的事,也自认不偷、不骗、不抢,就算向朋友借钱,也一定会还清。但他苦笑地说:“吸毒者就是得不到别人的信任,吸毒让我抬不起头做人。”

懵懵懂懂生活了两年,虽然继父屡次苦苦相劝,浮荣依然无法摆脱海若英<注1>的纠缠。直到有一次,继父狠狠地痛骂:“你好好想一想,你妈妈已经过世了,你吸再多白粉,妈妈也不会醒来!”重重的一句话,总算唤醒他迷失已久的赤子之心,让他下定决心要戒毒。

◎ 继父教诲 知而不为

一年的戒毒过程让他痛不欲生,每当毒瘾发作时,全身会发冷发抖、流鼻涕、腹痛腹泻、抽筋痉挛、全身骨头疼痛,好像被蚂蚁群啃噬一样,十分痛苦难受。他轻描淡写的说着戒毒的艰辛,眼神中隐约流露出一丝丝的恐惧感。

虽是伤在儿身,但是痛在继父的心。每每目睹他毒瘾发作时的痛哭哀嚎,继父心里非常不舍,时常暗地里流泪。看到继父难过,浮荣非常忏悔。继父的爱与关怀加强了浮荣戒毒的决心与信心,他总算没有辜负继父的一番苦心。

戒毒后,浮荣远赴新加坡工作,一心想要挣多些钱,过优质的新生活。新朋友、新环境,让他再次沾染毒品,服食摇头丸。在新加坡十一年期间,每逢周末,他都会被朋友拉着到柔佛新山的夜店或娱乐场所寻欢,短暂的快乐导致他长期失眠、精神恍惚,听觉也渐渐衰退,反应变慢。

浮荣再次沉沦,远在家乡的继父亦无可奈何。 1994年,二十六岁的他再度面对丧亲之痛,继父突然间中风往生,来不及回去奔丧是他这一生的遗憾。忠言逆耳,虽然明明知道继父所言属实,但是他受不住诱惑,越陷越深而无法自拔。

2013年的农历初三,眼见周遭都是一家团聚的欢愉气氛,浮荣回眸自己孑然一身,浑浑噩噩且一事无成,他突然生起轻生之念。浮荣在服食安非他命<注2>后,精神进入迷离状况,却依然独自开车回乡,途中发生严重的车祸,车子毁不成形,所幸他毫发无损。

“当时大命不死,我想一定是佛祖保佑,我决定要改过自新。”

◎ 专心志业 高度配合

因缘不可思议,经由一位素食档老板娘介绍,浮荣认识了慈济志工吴昌娇(虑凡),也开始与环保结上不解之缘。他专心做环保,心情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不再像过去般胡思乱想。参与慈善访视,在照顾户身上,浮荣学会见苦知福,不再因为父母离世而自甘堕落。渐渐地,他投入越多,心灵即越沉淀,感觉也越踏实和欢喜,他终于明白志工们所说的法喜充满。

第一次见到浮荣,他给昌娇的印像是和蔼可亲、很听话,凡事都主动付出。昌娇坦言虽然浮荣学识不高,但只要能力范围可及,他都乐意付出。慈济大小活动,不论慈善、环保、交通、庶务机动、生活香积等都可见到他的身影,他也因此与许多人结了很多好缘。

曾浮荣把握时间付出,全心全意投入于慈济各志业体。 【摄影:李秀君】

2017年,在协助浮荣填写慈济家谱里的自传时,昌娇发现在人前表现得毫无缺点的浮荣,原来背后竟然隐藏着许多令人辛酸的故事。 “他脸上时常挂着笑容,虽然他说工作时,遇到不顺心的事或急躁时会丢工具、发脾气和口吐毒蛇,但是我从来没亲眼看过。没想到他曾经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昌娇惊讶地说道。

浮荣把握时间付出,全心全意投入于慈济各志业体;他开始见习、培训,并且出席各种共修。在接受志工培训这段过程,浮荣逐渐了解慈济,也明白环保是爱地球,所变卖的资源可以化为救济贫困的慈善基金,他遂发心立愿深耕慈济环保志业。

除了出席每个月的环保日,浮荣还主动四处回收资源。担任木匠的他获得雇主允许,在工地里收集所有包裹原料的纸皮,再送到环保站回收;看到路上的资源,他亦随手将它们回收。

虽然识字不多,浮荣参与慈善访视时总会仔细聆听访视员和慈济照顾户的交谈,也会自动自发伸出援手。一听到照顾户的需求,他会到环保站寻找适合的资源给予照顾户。在昌娇眼中,浮荣绝对是一位积极、用心且高度配合的志工。

◎ 转迷为悟 回馈社会

戒烟、戒赌、戒毒品,浮荣甚至连坏脾气也戒掉了。他远离了之前的损友,生活也变得充实了。除了参与慈济活动,他还将零钱投入竹筒,布施行善助人。抱持一颗单纯的心,浮荣自认没有高学问,但只记得证严上人说过:“对的事情,做就对了!”

由于感念众生之苦,茹素两年后的浮荣,每每看到动物活活的被杀,或被虐待,就会生起怜悯之心。曾经有一次,他将同事们在工地里捕捉到的老鼠放生,告诉它们不要再回来。回想过往当渔夫时,捕捉过无数的海洋生物,浮荣心生忏悔。虽然当时是为了糊口,但杀生的业力还是会紧紧相随。

在慈济大家庭里,浮荣找到归属感和心灵的寄托;法亲们的关心和嘘寒问暖,让他感觉非常温暖。在这里,他学会与人相处,待人处事不计较亦不比较,一心只想默默付出。

浮荣常透过手机聆听证严上人在《人间菩提》的开示,以佛法洗涤内心的烦恼。他忏悔过去迷失,决定洗心革面,要以父母亲赐予的身体,在有生之年,踏踏实实地回馈社会。

浮荣时时以静思语 “口说一句好话,如口吐莲花;口说一句恶语,如口吐毒蛇”来警惕自己,言行举止应该要成为他人的典范。于是,他开始学习收敛坏脾气,不再粗言恶语。

◎ 以身示教 精进不懈 

2017年11月,浮荣回到台湾花莲静思精舍,得到证严上人的授证,成为第一代的静思弟子。 “见到上人,我好像看到慈祥的妈妈,我承诺自己要好好耕耘环保志业。”

受证之后,浮荣成为陪伴和关怀培训志工陈建升的直属。浮荣不多话,总是默默地付出;早年吸毒的后遗症造成他的腰部经常疼痛,浮荣默默地忍受身体上

曾浮荣的以身示教,激发了陈建升(右)欲受证的決心。 【摄影:刘美贤】

“上人年纪大了,我们不要再蹉跎岁月,要好好珍惜缘分,做上人的第一代弟子。” 浮荣以上人的慈悲身影来期勉自己,也激发了建升欲受证的决心。

“每每看到身材瘦小,比自己年长的浮荣在环保站忙得汗流浃背、全身湿透亦不言倦,令我不敢懈怠。”浮荣的以身示教,深深感动了建升。

浮荣的过往人生犹如流水浮木,如今找到了能依靠的港湾。浮荣愿以不堪回首的人生,来警惕世人远离毒品,回头是岸,以免伤害家人、误了自己的前程。

<注>:
1. 海若英:第一级毒品,俗称白粉,属中枢神经抑制剂,是一种非常容易上瘾的违禁药品。
2. 安非他命:第二级毒品,俗称安仔,属中枢神经兴奋剂,长期使用会造成依赖性(心理及生理)及成瘾性,并且会出现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