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助社会 人间最美风景

投入慈济二十八年的志工何春颖,回首过往,坦言自己认识佛教进而加入慈济做利益人群的事,是父亲送给她此生最好的礼物。
从慈济义诊中心开始启用至今,何春颖一直无间断投入付出。【摄影:李凌霄】

“明天要复诊,早上七点准备好,我来载你。”

每次就医复诊日,照顾户(慈济关怀和补助的贫病孤老者)总会听到志工何春颖(慈蕙)的温馨提醒。每个月也可以看见她代他们上诊所协助领药的身影,或是关心处理照顾户一些琐碎事务。

不管什么岗位,只要何春颖能力所及一定尽心力付出,她说:“自己好不算好,要别人也好才是好!”她体悟人们的不幸并非是贫穷或生病,真正的不幸是当生病或贫困时,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孤独面对无依无助的悲哀。

◎ 不舍 主动伸援手

今年八十一岁的杜顺意,与四十多岁唐氏症的儿子同住在马六甲;为了生计和照料儿子,自身的眼疾问题一直拖延不愿就医。

2016年视网膜剥离必须前往吉隆坡政府医院就医,在云顶工作的侄女无法请假,便求助慈济马六甲分会。志工罗梅芳(慈晓)接手处理此个案,也预计向公司请假包车陪伴杜顺意前往吉隆坡治疗。何春颖获悉,贴心地请罗梅芳不用特别请假,自己是退休人士,时间有弹性,主动请缨陪伴杜顺意前往吉隆坡就医。只是出发前一天,医院来电告知手术日期改期,过程一波三折,最终顺利完成手术。

回到马六甲,志工何春颖、陈宝贞(明津)等人接力关怀术后复原情况。由于开完刀需要休养也无法扛重物,原先在熟食档做洗碗和打杂的工作只得暂停,休养期间断了生计,何春颖曾向她提出由慈济援助其生活,但是杜顺意频频拒绝,母子俩靠着一天只吃两餐,以及向楼下的杂货店赊帐,待每个月领到政府福利金再还,生活在赊帐和还债中循环。

何春颖(左)长期关怀杜顺意母子,贴心和用心的态度,让杜顺意深受感动。【摄影:颜玉珠】

何春颖不舍,主动协助向慈济提出申请,2017年4月开始给予母子经济上的援助。术后至今皆需定期至马六甲中央医院复诊,何春颖总会细心留意就医时间,事前提醒以及当日载送和陪伴看诊,仔细记录医生交代事项,事后持续关心,以及协助拿药等。

杜顺意感叹地流泪说:“要是没有何师姐的载送和协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此外,何春颖深知杜顺意放心不下儿子,经常开导请她放宽心,慈济将会尽力妥善安排未来的照护。

母子两人长期待在家,杜顺意谢谢志工常来和儿子互动,教导他又带他出门做环保接触人,她感受到儿子期待外出做环保的喜悦,也变得比较听话和乖巧。一旁的儿子王树文附和地说:“我很喜欢师姐来,很开心!”

何春颖(左)即便脚痛难耐,却不愿错过访视日。拖着身体的疼痛,由陈宝贞搀扶着缓慢行走,坚持不缺席。【摄影:颜玉珠】

即使探访当天何春颖突然脚痛难耐,她却不愿错过每个月与照顾户约好的日子。拖着身体的疼痛,一步步吃力爬上楼梯,一步步缓慢走进巷弄间,坚持不缺席。她笑言:“这是我们的本分事,照顾户盼着志工的到来,我还可以做就不能错过!”

◎ 需要 必义不容辞

何春颖对待慈济照顾户的用心不仅如此,有些慢性病患之照顾户需要定期至诊所拿药,她也总会惦记着日期,时间一到主动协助领取药物。另外有些独居长者需要前往政府部门办事,或是长者们不相信自动提款机,总得亲自上银行领钱,她皆担起接送任务。

其中一位照顾户刘淼,何春颖理解老人家不愿意申办提款卡的心意。因此,每回何春颖只要经过他的住处,便会停下车来询问刘淼还有钱用吗?只要获知需要上银行领钱,她便会安排日期,由她开车载送,陈宝贞陪伴刘淼进入银行办理。

每回何春颖只要经过刘淼的住处,便会停下车透过纸笔跟耳背严重的他沟通,询问是否需要前往银行领钱。【摄影:颜玉珠】

她表示,因银行搬迁至他处,老人家耳背严重且脚力又不好,举手之劳能帮就帮!独居八十二岁的刘淼不好意思地说:“每次没钱,春颖会载我去银行。真的谢谢她!”尤其疫情行动管制令期间,何春颖挂念着他并送钱来给他应急,令他感动不已。事后他曾坚持以素食款待两人,聊表心意,何春颖开心地说:“我们两人一直拒绝他,但他的诚意让我们的心很温暖!尤其他的老友曾告诉我们,刘淼不爱吃素。”

住在何春颖家附近,与她一起投入慈善和医疗付出二十多年、也是最佳拍档的陈宝贞,见证那分柔和慈悲心,陪伴照顾户的诚心,以及主动提供协助的热心而说:“只要她做得到一定会去帮,又很有耐心和细心。如协助没有交通的独居长者采买生活物品,事前她会打电话问照顾户需要什么,吃什么品牌的麦片、饼干等,针对他们的需求采买。”

马六甲分会社工周丽珠(慈沄)也附和地说:“只要照顾户需要,她总是义不容辞。2019年接获吉打分会转介个案,我联络她,她便一口答应接下任务,成了马六甲分会第一位走入当地少年感化院定期关怀的志工,至今不间断。”

◎ 付出 一心为助人

何春颖与慈济的因缘,回溯到1982年父亲的往生。父亲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当时三十一岁的何春颖从未接触佛法,为了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往生四十九天期间,日日念经回向给父亲,进而接触到佛学、佛教团体,与认识佛友。

1992年终,台湾报界红人高信疆先生应星洲日报之邀约,前来吉隆坡主持文化活动。其中报纸上有段他的访谈,记者问他最崇拜的人是谁?他回答“证严法师”,之后并未多加着墨,何春颖纳闷着“证严法师到底是谁?为何会令高信疆崇拜?”询问认识的佛友,却无人知晓。

百般寻觅,无意中获知是台湾慈济功德会创办人,她便开始在当地寻找慈济团体。有天接获毕业学生叶宝龙来电,询问她“听说老师在找慈济,我的老板娘在做慈济事,你赶快来看看!”现在慈济马六甲分会静思堂前身是上桥制衣厂,当时叶宝龙就是该工厂员工之一,口中的老板娘就是现任雪隆分会执行长简慈露,也是慈济在马六甲第一颗种子。

1993年初,何春颖(右四)就开始投入慈济付出,常探访贫病孤老者。图为1994年,她与志工探望一位照顾户。【照片:慈济马六甲分会文史组提供】

认同上人“为佛教,为众生”之宗旨,1993年初,何春颖开始投入慈济付出,每个星期与志工们乘坐厢型车在马六甲跑透透,探访贫病孤老者。她回忆当时如同外出郊游,早出晚归乐此不疲,与志工、照顾户建立深厚情感。

访贫过程,何春颖深入偏远地区如橡胶园内,看见许多人身体有病痛但却因就医不便只能拖着病痛过日子,自己却无能为力,因而萌生进修医疗领域的念头。她说:“如我能稍微减轻病人一点点的痛苦都值得。”

2002年马六甲义诊中心成立,何春颖(左二)投入医疗志业,每星期协助医护人员看诊,直至今日。【照片:慈济马六甲分会文史组提供】

当时何春颖还在学校教书,获知吉隆坡有举办三年的中医课程,她便报名参与,每个周末往返两地学习,不曾放弃。 2002年马六甲慈济义诊中心成立,她进而投入医疗志业,每星期协助医护人员看诊,直至今日。

她感恩地说:“父亲送给我此生最好的礼物就是认识佛教,而投入慈济付出让我的生命发挥良能,没有浪费与空度!”

投入慈济二十八年,在慈善和医疗中付出,让何春颖看见人生的无奈与无常。由于她年少时遭遇家庭风波及情感创伤,历经深切的苦楚,让她更能感同身受和同理他人的苦。因而这一路来,她将助人当作本分事,融入生活中,自然而然的做,做得欢喜自在,同时也感受到生命的意义。

“佛法是我心中的明灯,人生的方向。”她期盼世界各角落人人都能发挥互助的力量,在困境时,主动伸出援手;在黑暗中,为人点一盏灯。温暖他人的心,也照亮前方的路,如此人间就没有苦难!

何春颖与志工到观光区为天灾灾民募款。【摄影:郭巧云】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