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 

一声“我愿意” 再续慈济缘

“如果有因缘需要我承担的话,我会告诉自己‘我愿意'。”慈济志工刘宝玲知道,唯有承担才能深入心田,这是她近两年来最深的体悟,也是她浪费二十多年光阴所换来的经验谈。
2022年4月开始参与《静思法髓妙莲华》经藏演绎暨共修,刘宝玲更笃定慈济是她行菩萨道的方向,证严上人是她唯一皈依的师父。【摄影:郭巧云】

马六甲慈济志工刘宝玲(懿庆)与众在马六甲静思堂,参与《静思法髓妙莲华》经藏演绎暨共修,当演绎到〈灵鹫山上〉,全体朝着某一方向跪拜,抬头看见证严上人法照,她百感交集。

1995年慈济在马六甲草创之时,刘宝玲才二十岁便有因缘投入付出,如今四十七岁的她回头看,慈济却是她最熟悉的陌生人,二十七年的岁月中,有十五年慈济在自己的人生留下空白。

◎ 一心单纯做好事

1995年慈济的慈善脚步于马六甲萌芽,当时还未有慈济静思堂,是在上桥制衣厂内推动慈济会务。当年二十岁的刘宝玲毕业后先在家中专心照顾生病的母亲,没多久母亲往生,自认尚未尽到孝道,愧疚不已,萌生找一个服务老人家的地方付出,将功德回向给母亲。透过兄长朋友获悉当时的上桥制衣厂有慈济志工在做好事,凭借一念孝心,开启与慈济的因缘。

当时志工只要一通电话邀约,举凡每月一次的慈善发放、慈善访视、老人院打扫关怀、环保回收、义诊服务、偏乡往诊等,刘宝玲一定出席。初次随同志工前往老人院,一股刺鼻的异味扑鼻而来,一位老人家身上都是苍蝇绕着飞,志工处之泰然替他清洗沾弄到污秽的身体,以及清洗床单,她在一旁看见如此景象,从恶心想吐、恐惧,甚至想要逃跑的心境转化为佩服志工的精神。

“我没有那个勇气,有点退缩,但是没有放弃。志工言行举止让我感动,我无法做到志工那样,但是我可以协助,做我可以做的部分。与志工前往老人院服务之行,也圆满我一心要孝敬母亲,回向母亲的养育之恩。此外,我也曾随志工去医院当志工,但是看见病患受伤流血、脚装铁架等,吓到我不敢再去当医院志工。”

1995年慈济在马六甲草创之时,刘宝玲(第三排左二)二十岁便有因缘投入志工行列。【照片:刘宝玲提供】

除此之外,下班后刘宝玲也会随同志工投入夜间环保回收,时常做到晚上十一、十二点,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家人担心一位女生深夜的安危,曾向志工表达担忧。志工曾提醒刘宝玲,然而一心做好事的她,没有放弃而是主动与家人沟通,让家人掌握她出门的行踪与同伴,请家人安心。

早期与她一起做环保的志工李士能(济勋)说:“年纪轻轻的女生,要跟着卡车外出收环保物,做分类,工作繁重肮脏,真的难得!”

刘宝玲笑言:“我单纯一念要做好事的心,也没有想太多,现在问我为什么,真的讲不出来,就傻傻地做。”

◎ 有缘但未曾入心

1999年志工邀约前往台湾参与慈济环保营队寻根之旅,为了这趟旅程她足足打了两份工,约一年的时间才存到旅费。“父母亲皆往生,我出社会后生活完全靠自己,为了参与营队,下班后再去商场当促销员。当时我没出过国,年轻人抱持着去玩的心态,怎知在台湾亲眼见到上人,莫名感动的情绪一涌而上,红了眼眶。很感动,当时上人就赐予我法号了,师徒之缘早已注定!”

1999年志工刘宝玲前往台湾参与慈济环保营队寻根之旅,亲眼见到证严上人,非常感动,当时上人赐予她法号,早已注定师徒之缘。【照片:刘宝玲提供】

只是,当下的感动在回家以后又被忘得一干二净了。刘宝玲回想往事坦言,当时的心态是配合参与活动,虽然乐意来付出,但是却是选择性,如参与访视,但不愿意写个案报告;单纯配合活动,不愿意承担岗位……

因为没有进一步深入,即便参与活动付出,刘宝玲也无法有深层的体会。曾经邀约同事与姐姐刘宝云(虑泛)结伴同来付出,同事第一次就打退堂鼓,姐姐则屡次拒绝,她愈做愈孤单。

2003年,当她认识了现在的先生,2004年结婚,夫家住在偏远郊区,一来路程遥远,二来以家庭为重,她逐渐不再参与慈济活动。之后孩子陆续诞生,兼顾工作与家庭,她更无心思做志工付出。

她分享:“我的慈济路从2004年到2019年上半年是空白的。反而姐姐刘宝云于此段时间投入慈济成为志工,当我的孩子五岁时,她便鼓励我带孩子来参与慈济亲子班,但我也仅止于亲子班活动,对于投入志工完全没有意愿。”

◎ 承担成长的开始

直到2019年,唐美云率领歌仔戏团前来马六甲演出佛教经典高僧传《智者大师》,喜爱歌仔戏的刘宝玲,欢喜前往观赏。现场看见志工们在各岗位付出的身影,油然升起一个念头“要是我持续参与慈济,不知道现在我会是怎样?”

当时那一个念头,菩萨仿佛听到她的心声,再度牵起与证严上人的师徒缘。刘宝云曾介绍妹妹给志工刘观群(慈修)认识,了解她因结婚而断了与慈济的缘,但还有参与其他佛教团体,表示其佛缘没断,心不离佛,便热情邀约她来上志工培训课程,但是一想到需要兼顾家庭与上课培训,自认为做不到而逃避。

某天在街上与刘观群相遇,刘观群再度热情邀约,最终被她的诚意所感动,报名参与培训课程。这次她不再退缩,抱持着既然报名培训就要认真投入;2020年适逢新冠状疫情冲击全世界,被迫关在家她把握时间上网聆听上人开示,参与线上读书会,及其他线上课程等。

姐姐刘宝云说:“以前不管怎样邀约,她只是带孩子参与亲子班,直到疫情期间看见她积极听闻上人的法,激发她付出的心。疫情趋缓后,她很用心投入各活动。”

刘宝玲投入慈善访视,关怀贫病者。【摄影:赖陆燕】
志工周丽云(右一)邀约刘宝玲承担慈济爱极乐环保教育站每星期一日站长,她勇于承担并每星期投入环保付出。【摄影:戴秉汶】

社区组长周丽云(慈晨)肯定地表示,刘宝玲自觉脱离慈济太久,现在从零开始,单纯想着透过承担来学习与深入,因而凡事愿意尝试,只要邀约,她总是回应“好的,我愿意学习!”从不拒绝。不会电脑,便请教孩子,用心让事情圆满。她再次走入贫困家庭访视关怀,主动拿起笔书写访视报告,同时她也定期在环保站、义诊中心、慈少班、社教课程等岗位付出,且承担各类大小活动,与早期投入的心情和态度大不同。

“我现在是愈做愈开心,有什么可以付出,或是需要人承担,我都很乐意来学习,即使没经验很紧张。现在回头看,我才恍然大悟,以前做到没有心得,因为我只是配合来做;没有入心当然没有心得,没能做到法喜,那股孤单感原是如此。”刘宝玲开心地分享。

2018年她辞掉工作专心照顾家人,原本对于未来惶恐不安,当再度牵起与慈济的缘,透过付出她找到生活的意义与人生的方向,内心也愈踏实。

◎ 皈依唯一的师父

而原本与先生是无肉不欢者,2020年疫情期间上人一直呼吁大哉教育,刘宝玲便向家人提起吃素,先生马上反对,直觉不好吃。直到2021年,即将受证为上人的弟子,坚持茹素的刘宝玲,了解先生先入为主排斥素食的刻板印象,便不多说什么,自然而然从家中饮食多蔬食开始,之后调整为全素食并跟先生表达茹素的心愿。先生看见刘宝玲心意已决,自己也习惯了素食料理,便不再反对。

“现在我最大心愿是夫妻同行菩萨道。”先生的人生就是工作和家庭,不曾参与任何团体,下班回家希望太太能在家陪伴。因此刘宝玲载送孩子上学后,便开始投入志工服务,慈济义诊中心、慈济爱极乐环保站、社区慈善关怀、培训课程、新进志工课程等大小活动都能看见她的身影。放学时间一到,再赶去接孩子,晚上则在家陪伴家人。

2022年4月开始,每周五晚间入经藏共修,她感恩女儿成就让她可以一起投入。姐姐刘宝云初期邀约刘宝玲的女儿来参与经藏演绎,她内心也想要参加,但是顾及先生的感受而作罢。连续两周都是姐姐来接送女儿,第三次她便陪伴女儿一起出门,先生没有任何异议,自此她也随同入经藏。她说:“感恩先生不再反对我做慈济事、茹素。”

志工刘宝玲(右二)近两年积极投入慈济最深的体悟,唯有承担才能深入心田,才有所成长,人生变得不一样。【摄影:郭巧云】

入经藏时,每当耳边传来“灵鹫山上,法会不散,说法景象……一幅幅动人的画面,一声声真诚的呼唤,千百亿劫以来,仿若实境再现。”每每演绎〈灵鹫山上〉,跪拜时抬头看见上人法照,一次次触动刘宝玲的心,感受到佛陀说法传法的用心,被现场每位演绎者的虔诚所震撼,如同在灵鹫山上闻法的殊胜法喜,庆幸透过现代科技可以听闻上人讲经说法,有幸成为上人第一代弟子。

“早期志工和姐姐一直要我受证,我口中说‘随缘',但是我明白内心一直想要成为上人的弟子,即使这些年来接触其他道场,我也不曾改变,上人是我唯一皈依的师父。”刘宝玲分享。

慈济早已埋藏在她心中,刘观群的热情开启了她的心门,过程中刘宝云见证妹妹的转变和努力,尤其受证后多了承担力。刘宝云说:“很开心,姐妹俩能同行菩萨道。她一直很羡慕我愈做愈开心,生活愈充实,又多了许多慈济法亲家人陪伴和关怀。现在她也体会到了,看见她做到,我很欢喜!”

姐姐刘宝云(右一),以及刘宝玲与一双子女,经常在慈济活动看见一家投入的身影。【摄影:周世清】

2021年刘宝玲受证成为上人第一代静思弟子,虽然疫情无法前往台湾让上人亲自授证,但是她内心感动又感触。

“‘懿庆'是1999年上人赐予我的法号, 2021年受证名卡上法号也显示‘懿庆';这些年来我没有在慈济付出,但是师徒之缘却不曾断。感恩上人,我的生命因为再度遇上慈济有了方向,人生变得很不一样。现在做到很开心,真的有承担才有成长,感受大不同!”

Pin It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