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孝续缘 圆满心志

每到年终,就是骊歌高奏之时;慈济巴生支会慈济青少年团(简称慈少)初阶及进阶班的孩子们,也在父母的陪同下进行圆缘活动,共度一个亲情交融、悲喜交集的下午。

2018年11月11日,先晴后雨驱走了闷热,迎来了凉风习习;慈济巴生支会午后的星期天,因为志工忙碌筹备的身影而显得朝气蓬勃。因着空间的不敷,因此租借黄氏登进C礼堂,也让慈少初阶及进阶班的圆缘在最后一堂课拉下完美的帷幕,慈少功能组团队站定岗位,各司其职在会所与礼堂间进行事前作业,挥洒祝福的汗水。

◎ 净手喂食 表感恩情

下午约一时三十分,慈少孩子们在父母的陪同下陆陆续续抵达黄氏登进C礼堂。家长们接过慈少志工递上的感恩结缘品,那是写着静思语的马克杯,给予大家正能量的感恩与祝福。初阶班的慈少孩子们从第一堂课的陌生,到圆缘时刻时的熟悉,这归功于从三月份到十一月份的九堂动静态课程中所培养出的非一般情谊。

此次圆缘,没有设计花俏的流程,就在亲子分环节,让慈少孩子们留在礼堂亲手搓汤圆,班父母则移步到会所佛堂观赏感人的影片《天堂的妈妈》。在昏暗灯光下的班父母们因为影片中主人翁离去的剧情触动心性,他们或抽泣,或流泪,与慈少孩子们搓汤圆搓得不亦乐乎的情景成了很大的对比。场面或许哀戚,但却是一堂无价的生命课。

慈少班父母们在昏黄灯光下,观赏感人影片《天堂的妈妈》,上一堂无价的生命课。 【摄影:许(音包)玲】
慈少孩子们愉悦地搓汤圆,期待看到父母吃下汤圆时的幸福时光。 【摄影:许(音包)玲】

慈少孩子们将搓好的汤圆交由生活组烹煮,孩子们也在位于佛堂一门之隔的多功能空间观赏影片,同时将想对父母说的内心话写在纸卡上。佛堂的灯光依然昏暗,慈少孩子们捧着上有汤圆及手帕的托盘,踩着轻盈的脚步进入佛堂,就怕吵到双眼紧闭,眼角尚有泪珠的父母们。

在司仪王家淳(诚淳)的带动下,慈少孩子们双膝着地跪在父母前,拿着手帕准备为父母净手;长茧的手,是抚育孩儿从小到大的印记,即将为父母净手的慈少孩子,是否会察觉呢?而观赏完影片的父母,或尚在悲戚的氛围中,殊不知睁开眼看着孩子就在前面,而且准备为他们净手及喂食汤圆,心中养儿育女尝遍的辛酸苦辣,就将在这一擦一喂中,化为甜甜的幸福味道。

感恩环节,慈少孩子们对着父母展露着笑脸,让会场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摄影:许(音包)玲】

身形高大的黄凯健为母亲符秀芳净手喂食汤圆时,或许显得扭捏腼腆,但看得出满怀感触,当在拥抱母亲时,更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男儿泪,久久不能自已。从亲子班、慈少初阶班到进阶班,凯健笑说接触慈济至少有六、七年的时间,等于在长大的岁月每一年都要到慈济报到,虽是如此,他却调皮地说道:“其实我每一年都不想来的,但是怕妈妈,所以我还是每一年都来了……”

受慈济教育理念耳濡目染的凯健,温顺中带点叛逆因子。他不讳言,在生活中时常与母亲唱反调,但围绕在周遭的舅舅与阿姨们都是慈济志工,而他是唯一的外甥,因此无论如何都得接触慈济。

他笑说道:“孝顺父母这四个字是参加慈少最大的收获。每个人都讲年轻的时候一定会有叛逆期,我也是有。但是每个月来慈济,都会听到师姑师姊她们讲孝顺,我也记在心里。就好像跟妈妈讲话,她讲的东西都不对,我很想反驳,但是想一想,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我还是要孝顺他们。”

语气中或许透露出无奈,但凯健在与父母的谈话中若是发现对方有误,依然还是会坚持己见,但他把母亲当成朋友,有什么话都会对母亲倾诉,因此在感恩环节为母亲净手喂食时,他才如此感触。

“妈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什么东西都告诉她,也是每次不懂怎样表达,所以趁慈少圆缘的这个活动,就可以把心里想要讲的话都写在卡片。三年来每次奉茶我都哭,因为一年就那一次,在家里都没有跪着为爸爸妈妈奉茶……”凯健腼腆地说着。

儿子凯健或许吊儿郎当,但看在母亲符秀芳的眼里依然是值得骄傲的。秀芳坚持让凯健上慈少的原因很简单,她说道:“他上了两年亲子班,三年慈少班;因为我觉得在学校教的是学业、课业,但是没有教到他们的道德、品行。如果是在这边,小孩子的自我及傲慢的心态就不会这样大。”

慈少黄凯健欢愉地看着母亲阅读他的感恩卡。 【摄影:许(音包)玲】

参与慈少班多年的秀芳坦言,看到会场的小白椅摆设时已心里有数,但当儿子为其净手喂食,她依然感动无比。红着眼眶,她说道:“我的儿子很孝顺、很乖,只是现在比较叛逆,有时还会顶嘴。自律方面虽然有待加强,但是你交代的东西,他会做给你。对他的期许就是不要做社会的寄生虫,心中要有爱、有善。”

最后,秀芳妈妈自豪地说道:“他现在是我的bodyguard哦!”

◎ 用爱陪伴 携手成长

连续三年带着自闭症的孩子参与慈少,心酸甘苦的过程,让来自适耕庄的志工林美莲(慈学)分享时不免五味杂陈。第一年,孩子宁愿隔岸观火,如何劝解都不愿踏入学习的会场,归程时,两母子在车里哭成一团;第二年,孩子答应进入会场了,但仅愿意站在会场后方,就是不肯坐在小圆桌,美莲始终耐着性子陪伴。踏入今年,也是第三年了,美莲开心地与众分享道:“他终于肯坐上小圆桌了,虽然跟同组的朋友互动不多,但这是他最大的进步了。”

因为参加慈济,看到慈济的美与善,所以美莲不辞劳苦,每个月的教育日都宁愿花上来回五个小时的车程,载着孩子从适耕庄到巴生上慈少课,无非就是想让孩子接触善的环境,拓展他的生活圈子。

志工林美莲与众分享她坚持不懈让自闭的孩子参与慈少班。三年来或许吃了不少苦,但孩子最终愿意融入慈少团体中,让她感到欣慰。 【摄影:许(音包)玲】

养儿一百,常忧九九;孩子清净无染的心灵,端看父母如何用画笔彩绘。志工李宝珍(虑传)也在这天陪同儿子出席圆缘的活动;吃着儿子邱旭明亲手喂上的汤圆,她感动落泪,也百感交集,盖因她在十一个月内接连失去三名至亲,再也无法尽孝道,因此在观赏影片的时候,她悲中从来,抽泣不已。

询及为何为孩子报名慈少课程,宝珍说道:“因为我和丈夫都觉得人文教育比较重要。之前我用错方法教他的哥哥,所以有点后悔,为何之前没有早一点接触这种善与爱的磁场,所以到他六年级的时候,我就送来亲子班,然后继续地送来慈少,希望他的中学生涯都可以在慈少班学习。”

宝珍坦言,孩子一开始抗拒慈少班,但是参与的过程发现课程一年比一年精彩,她想当然耳继续给予鼓励,她真诚地说:“一个月上课一次可能不多,时间也不长,可能他这一次来只是记一两句,如果很受用的话,那已经足够了。然后可以看到他的思想、行为上的改变,我们之间也会互相提醒课程上所学到的东西,习气方面我们都在改善。”

能有父母陪伴一起成长的孩子,最幸福;宝珍与旭明正是如此。宝珍从第一堂课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到因为看见课程所要带出的含义,因此期许接下来的四年与儿子一起相伴成长。看见妈妈的积极,旭明也觉得不可懈怠。旭明感恩在每一堂课都有师姑师伯爱的陪伴,再者扎实的课程内容,都让他获益不少,因此他愿意如妈妈的愿,让慈少课程在他的中学生涯不缺席。

“可能我开始的时候有一点叛逆,自从接触慈少课程过后,脾气有一点变好,在说话方面也不会出言不逊,会温柔一点。可以抱着来玩一玩、试一试的态度,不要把它当成是一个压力或负担,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地方。”旭明说着。

活动的圆满落幕,总有一班发心立愿付出的志工。身为此次圆缘活动协调之一的苏佳琪(懿琪)哽咽地说道:“感恩每一个力量,积少成多;每一个人都是小螺丝,少了谁都不能。希望2019年、2020年,以后的十年、二十年我们都要继续走下去,因为师公上人说,社会的希望在孩子,所以慈少这一环是非常重要,希望大家都能这样继续下去。”

“我们感恩爸爸妈妈把孩子送来这里学习,拨出这样的时间来参加活动,也希望带动身边的亲戚朋友来参加,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慈济巴生支会负责人洪金生(济阔)在慈少圆缘之时给予与会者万二分的感谢,他期许在座的慈少们能以师姑师伯为典范,他日带动更多人,壮大慈少的团队。

“心正行正修行人,修行要修无漏道;心境佛境合为一,真空妙有无上道……”参与圆缘的慈少孩子及班父母们,以划一的手势比划《八正道》 ,也是2018年慈少课程圆缘的主轴。感恩的时刻,感动的人;圆缘不是毕业,而是另一个篇章的开始。与会者在《一家人》的感性歌曲里,画出一道又一道美丽的彩虹,也让慈少初阶及进阶班的圆缘,在温馨动人下,落下完美的帷幕。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