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管期断炊 米粮藏温暖

“大人吃水煮木薯,小孩喝白粥,熬给小孩吃的粥,白米还是向一名马来长者借来的……” 因借来的白米非常有限,就留给小孩,这些日子里,阿尔巴西家里的一日三餐,除了水煮木薯和白粥外,餐桌上再也没有其它食物。

三户菲籍外劳都有妻小,住在同一间租来的房子,另有两名印尼籍外劳男子,全屋住着十七人。马来西亚政府为阻断2019冠状病毒病传播链而实行超过一个月半的行管令,导致这些移工落难美里,生活面临断炊之苦。

2020年5月4日及5日,自行管令落实以来,慈济美里联络处的志工在当地展开的急难发放活动已不计其数。较早前,慈济美里联络处发出谷歌表格(Google Form)给外劳申请粮食援助,截至目前为止,急难发放活动已嘉惠一百八十五户家庭,除了廿二户是本地人,其余的家庭都是外劳。

◎ 木薯果腹 白粥解饿

5月4日当天,筹集的十余种物资很快就分配好,志工兵分几组,前往各受惠者居住的社区进行发放,而峇都六人民房屋发展区(RPR Batu 6)是当天的其中一个受惠区域。

来自菲律宾的茜尔玛(Silma)看到志工送来粮食,非常感动,因不谙本土语言,她以自己的言语来形容:“收到你们的食物,犹如是'Air-Cond'(冷气);家里断粮,小孩没有奶粉,父母亲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慈济送来的粮食,就像在热火中送来的冷气,即刻为我们降温。”

外劳家庭断炊,没粮食喂幼小,父母愁眉不展。 【摄影:庄茂兴】
志工在美里联络处以爱的接力分配十余种食品,及时救济在行管令断粮的家庭。 【摄影:庄茂兴】

茜尔玛的丈夫阿江(Ajan)透露,孩子才两个月大,这期间妻子为了买奶粉,没办法之下,唯有将身上较值钱的金饰拿去点当,换一点钱应急,可是钱很快就用完了,生活再度陷入困境。而今,慈济的辅助犹如及时雨,让他们得以有三餐温饱,一解燃眉之急。

阿尔巴西(Albasir)是苏禄族,来自一个动荡不安的菲南地区 —— 霍洛岛(Jolo)。他在美里有妻小需要开饭,分别育有四个月大至八岁的子女。行管令前,他们都是在建筑工地干粗活赚取马币五十余​​令吉的日薪。行管令期间工程停顿,没有了收入,生活即刻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阿尔巴西表示,近一个月半没工作以来,家里断炊。曾向雇主借一百令吉应急,也向一名马来长者“Pak Cik”借白米给小孩煮粥。阿尔巴西形容自己活到三十多岁,第一次在异乡面对断炊,以前即便家乡再怎么穷,也不曾饥饿过,因为还有一些农粮。他说道:“家里缺白米开饭,大人吃木薯,小孩则吃粥,更不用说有钱买奶粉。这四十余天行管令期间,我每天都到森林去寻找野菜及木薯。”

饥饿当前,同是天涯落难人的外籍移工,懂得互相帮忙。尽管慈济以各户家庭所需而发放物资,但是他们却异口同声地说会与同屋的其它移工共享物资;除了物资,志工亦发放急难救济金,让他们度过难关。

志工林瑞杉(济瀚)说道:“不知道疫情还会拖多久,接下来外劳们是否会再度面对断粮的窘境?不过,在目前十万火急中,慈济发放的物资至少能缓解他们的困境,免于全家人陷人饥寒。”

◎ 移工断炊 慈济送爱

5月5日,志工于午后来到瓜拉峇南(Kuala Baram),准备发放物资给在三家临近板厂工作,约九十八位的印尼籍劳工。其中一家板厂的主管弗雷迪克诺表示,在行管令落实期间,外劳们有三周没有工作,现在刚进入第二周的半天工作制。

弗雷迪克诺率领属下员工到厂外领物资,大家挥手向志工道别,露出灿烂的笑容。 【摄影:傅友颂】
板厂印尼外劳到厂外领取物资井然有序,大家都尽量保持社交距离,防疫意识高。 【摄影:傅友颂】

弗雷迪克诺坦言,最初公司是有为他们提供膳食,后来就停止了。于是外劳们就向印尼驻古晋总领事馆(Consulate General Of The Republic Of Indonesia )寻求援助,获得一次性的发放粮食,但是一周后就吃完了,今天就获得慈济的帮助。

弗雷迪克诺说,这里很多外劳的妻小都留在印尼家乡,如果自己的膳食解决后,就可以把薪金省下来寄回家乡给妻小过生活。 “我们工钱不是很多,现在慈济帮助我们了,如果后天或本周发薪,就可以把薪水寄回家乡了。我们非常感谢慈济来帮助我们,我们无以回报,只求上苍保佑你们。 ”弗雷迪克诺代表外劳们向志工道感恩。

◎ 处境堪怜 志工伸援

印尼借少妇努莎哈拉(Nursahara)临盆在即,在行管令期间,先生因证件逾期,被政府并遣送回印尼,独留妻子在美里。现阶段,努莎哈拉靠先生之前的薪水过活,在扣除房租后所剩无几,唯仍有两百令吉余款在雇主手中。

先生在行管令期间遭当局遣返印尼,独留身怀七甲的妻子在美里,努莎哈拉对接下来路该如何走一脸茫然。 【摄影:钟明瑂】
印尼女外劳踏单车出来领物资,临别时向志工竖起拇指表达感恩之情。 【摄影:傅友颂】

因努莎哈拉负担不起医药费,一直都没做产检。日前就因为出血,被迫向老板借钱。她现在的生活多靠朋友济助,志工于5月1日发放物资给努莎哈拉,让她非常感动。

来自西加里曼丹首府坤甸(Capital of West Kalimantan, Pontianak)的努莎哈拉,在发放当天向志工表达很想返回印尼的意愿。然而,身怀六甲的她不仅担心路上出状况,亦担心如果在美里生产,她要如何负担高达五至六千令吉的医疗费。

“万一我回不去,这里无亲无故,未来自己和孩子该怎么过生活?”努莎哈拉屡次说自己感到“Malu”(羞愧),要别人来帮忙。努莎哈拉说到自己的处境,不禁流下眼泪。看在眼里,志工们纷纷给她送上祝福,冀望她能够平安顺产、生活无忧,早日和家人团聚。

在冠状病毒疫情肆虐期间,证严上人在志工早会或开示都一直不断地呼吁大家要斋戒茹素抗疫情,内心更要戒慎虔诚;而慈济急难发放粮食与救济金,亦希望把这些受冠病冲击的人,先把心安定下来,再坚强地面对生活!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