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军警缺口罩 志工供应防疫肆

马来西亚受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国进入“行动管制令”(简称行管令)已长达第五个星期。  2020年4月12日中午,当居銮志工正忙着裁制防护物品及发放急难物资时,志工王成耀(济掀)的手机传来了一则讯息:“请问贵机构能提供口罩予本监狱的官员和囚犯使用吗?”
志工王成耀将一千片口罩赠予马哥打监狱长依布拉欣(中),他满心欢喜及无限感激慈济及时的援助。 【摄影:刘宝聆】

这讯息来自马哥打军营社会化改造中心(Pusat Pemulihan Pemasyarakatan Kem Mahkota Kluang)狱长依布拉欣(Ibrahim Bin Jaafar)。多年来,居銮志工定期每月两次前往县内的两所监狱对华裔男囚犯进行辅导服务,从未中断。岂料3月初当疫情趋向爆发时,所有的监狱以疫病安全防控为由,暂停了外人进去举办宗教辅导活动。然而当他们急需援助时,即刻想到慈济团体。

一般人的性命要保护,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更要守护,让他们能安心投入救人工作。政府虽有决心要提供足够的防护配件予各部门公务使用,但在短期内供应量不足下,第一优先的分配肯定是医疗单位了。而各地民间社团及热心商家人士所筹集的防护用品绝大部份也是往医疗单位送去。这样一来其他非前线的单位例如监狱,虽只需最简单的防护口罩及净手液就出现了短缺。特别是居銮刚开始落实行管令时,全市口罩及洗手液断货。一片口罩管制价格为八十仙,在黑市炒卖至三令吉以上,就算有钱也一罩难求。

监狱内囚犯的居住和活动空间相对狭小,但因没直接和外人接触,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机率不高。重点是值班的狱官务必要做好防范,上班及面对囚犯时皆戴着口罩,阻挡飞沬的散播,减少囚犯们受到病毒感染的风险。此一防备若失守,让疫毒在狱里散延开来将是一埸大灾难。

狱长依布拉欣的询问很快就得到了志工的回电。确知忧心的狱长正想方设法四处寻找口罩货源,由于当时慈济居銮联络处的口罩库存不足,志工唯有急电向马六甲分会寻求驰援。四天后口罩顺利运抵,志工就在第一时间将一千片口罩交到了脸上已能展露出欢喜及感恩的狱长手中。

 

新邦令金监狱颁赠慈济的感谢状及信件。【摄影:王成耀】

◎ 解燃眉之急

随后负责监狱辅导服务的王成耀也陆续接到了新邦令金监狱(Pusat Pemulihan Akhlak Simpang Renggam)和居銮监狱(Penjara Kluang)官员之联络,希望慈济提供防护囗罩,他都一一答应了下来。因为在台湾慈济本会的运筹支持下,居銮慈济人已先后接收到了两批来自中国生产的口罩,能做紧急的分配予极需的家庭或机构单位。

由于行管令限制民众只能在住所十公里范围内活动,进出居銮市的主要道路皆有警方设站把守。位于二十多公里外的新邦令金监狱为了避免志工的行动限制不便,特别派了三位官员驾车到慈济会所领取。多年以来,这些监狱官员与志工保持着良好的信任和互动;此次慈济及时赠送的口罩使狱方暂松了一口气。接领的官员依迪达(Iftitah)除了当面向志工致谢,还颁了一张感谢状予慈济以表谢意。

志工在关怀日夜巡逻或站岗在街头执行任务的军警人员后,分别移交了六百片口罩予军方及二千片予警方。【摄影:刘宝聆】


至于距离居銮市约八公里的居銮监狱其规模最大。在与官员阿迪尔(Adil Hazarith Bin Abdul Aziz)沟通商议了解状况后,得知多日以来该局只收到一批五百片口罩的捐赠,志工于是提供了二千片口罩予狱方应急,并应诺狱方若仍有需要慈济将再筹集供应。

除了以上三所监狱,居銮志工随后亦主动关心了日夜巡逻或站岗,在街头执行任务的军警人员,亲自递送口罩予居銮警察局及驻守在当地的马哥打军营以守护他们免受病毒感染。

获知居銮监狱现有的口罩不足,慈济志工便送上二千片的口罩予其应急。【摄影:刘宝聆】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