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籍无米粮 慈济海上送物资

船上的巴夭族小孩扬起慈济旗,迎风招展,志工前往为拿笃无国籍水上人家送物资。 【摄影:陈文忠】

马来西亚因新冠状病毒落实行动管制令,导致经济活动几乎停摆,许多无国籍居民断粮断炊。 慈济斗湖负责人罗珍爱接获雪隆志工来电告知,有人提报在拿笃有好几个村的村民得不到政府和其他团体的补助,都在挨饿。为了救苦难人,志工提起勇气入村勘查,并召开紧急会议前往支援。

获悉村民挨饿,斗湖志工马上和拿笃志工联络,了解当地情况。由于他们从来都没有进过这些村子,为了救苦难人,志工提起勇气入村勘查,并召开紧急会议前往拿笃支援。

大太阳下踏上破旧的木桥,挨家逐户去关怀和派物资券。 【摄影:陈文忠】

2020年5月1日清晨六点钟,车子载着发放物资从斗湖出发。来往拿笃、古纳、仙本那和斗湖的主要道路昔日繁忙,两个小时车程的路上,几乎空无一车。

三天发放了三百三十九户,一千六百五十包十公斤白米、六百六十瓶三公斤油及六十份干粮,惠及甘榜沙巴巴鲁(Kampung SabahBaru)、拿笃水村(Kampung Air)和甘榜班基(Kampung Panji)三个村庄。

此次发放依照防疫安全社交距离、测体温,并为每位来领物资的受惠者拍照代替签收。

◎白米成奢侈品

恶名昭彰的黑区、连本地人也不敢踏入的甘榜班基,住有一群无国籍的巴夭海洋游牧民 (Bajau Laut) 。他们身份特殊,一生以海为家,不常跟陆地上的人有多接触。沿着拿笃海边地带,他们用黑铁皮屋顶架起简陋木枝屋,没有干净的饮用水。面对这非常时刻,行动受管制,这些水上求生的弱势族群更难获得外界的帮助。

平时有些海上巴夭族到城里行乞,被社会忽略和排斥、歧视。这一波疫情打击老百姓的经济,他们不但无法受聘,得不到政府的福利补助,若再没得到及时救援,恐会被迫行盗犯罪,后果可想而知。

拿笃城里沿着海的路旁,巴夭族的简陋木枝屋,围篱后面住着污黑铁皮屋顶的贫民窟和垃圾堆。 【摄影:陈文忠】
行管期间无法出外工作,村民只能待在家。 【摄影:陈文忠】

而甘榜沙巴巴鲁和拿笃水村的无国籍非公民,在行管令继续延长下,面对断粮窘境,白米已成了全家人的奢望;家里没余钱买奶粉,嗷嗷待哺的婴孩只有喝糖水充饥。

◎ 菩萨舟 送物资

正在斋戒中的穆斯林,拿笃水村村长哈山先生(Tuan Haji Hassan )在大热天下,带领志工一户穿过一户,挨家挨户派发放生活物资券时,身临其境,亲眼见到非一般艰辛又困苦的生活情景。

出海发放有风有雨,潮水起落,面对障碍,慈济人使命必达、用心克服,让贫苦乡亲得以领到物资,安心度过断粮的危机。年纪不轻的斗湖志工梅宝莲(慈颐)和老伴侣符世全,做个不请之师,拿稳手机跟随其他志工坐上划木舟出海,圆满发放拍摄的任务。

 

虽然发放时出现无数的变化球在考验着大家的耐心,但志工守住救济拔苦的信念,关关难过关关过,用法解开人间的苦难。慈济人的出现,亲自把生活物资,由海上、陆地去发放给他们解燃眉之急,他们情不自禁兴奋地呼唤起来。志工看见受苦的人,脸上露出的笑容,像光一样照亮了志工们的心地风光!

噶扎里先生与慈济志工们分派物资给贫困的村民。 【摄影:陈文忠】
正在斋戒中的的水村村长哈山先生在大热天下带着志工走进甘榜的贫民窟做家访。 【摄影:陈文忠】

甘榜沙巴巴鲁提报求助的善心人士伽扎立先生(Encik Ghazali)说,身为回教徒的他,每天只能够送木薯粉给他们充饥,但以他个人的力量救不了那么多人,希望慈济可以伸出援手。

见到慈济人的出现就如他虔诚的祷告,让上苍听到而派出慈济团体为弱势的非大马村民给予无私的援救。他很感动,并感谢慈济及时伸出援手,让这群贫困的村民得到帮助。

新发意的拿笃志工虽然人不多,却有着亦子之心,结合斗湖团队的力量,来成就连续三天的发放。遇上被指责的时候,依然忍辱将怨气吞下,尽心尽力圆满了每一个发放。
 

 

Pin It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