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退菩萨心 再作渡人舟

志工心中不舍送别走完人生四十八载的印裔志工穆鲁甘,祈愿他快去快回,菩萨道上再相会。 【摄影:戴辉达】

“瑞珊师姊,我一直在医院躺着很闷,真希望我可以快点好起来,因为我还有K1K的家访要做,还有领养的照顾户要去关心……” 因交通意外住进医院的印裔志工穆鲁甘(本光),在志工钟瑞珊致电关心时倾诉心情;惟无奈心愿成了遗愿,他因血液受到细菌感染往生,走完四十八载的人生,徒留无限伤悲给家人及慈济菩萨道上的法亲。

2020年10月14日,政府颁布雪州进行有条件管制令(CMCO)第一天,人民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如常生活。九时三十分的清晨,志工钟瑞珊(慈皓)在巴生永安镇薰法香社交平台上帖文,希冀得到志工们的集气祝福,以让在医院与死神搏斗的印裔志工穆鲁甘(K.Murugan A/L Krishnan)能够度过难关,早日出院时,平台上的祝福在一个小时之间不间断地闪出,大家都给予最真挚地祝福,期盼穆鲁甘能够战胜病魔,早日归队。

正当大家抱着期望时,志工陈淑娥(慈明)却在中午十二时零五分贴出了让大家心碎的留言:“Brother Murugan 刚往生,阿弥陀佛……”无常抵挡不了,志工穆鲁甘走完他在世四十八载的人生历程;法亲们一样给予祝福,祝福他一路走好,乘愿再来行菩萨道。

◎ 立意良善 目标正确

1972年出生于新古毛(Kuala Kubu Bharu)的穆鲁甘,在六兄弟当中排行第二。尽管一家八口的生活仅靠父亲微薄的薪水撑起,惟再穷也不穷教育,因此穆鲁甘得以在父母的坚持下读完高中。惟为减轻家里负担,毕业后,他就与哥哥离开家乡到莎亚南找工作。

憨厚腼腆的穆鲁甘当时肩上扛着家庭的重担,因此总是老实工作,只盼寄回去的薪水能够让父母不用太劳累。从一开始在汽车公司上班,到六年后转换跑道当派遣人员,他都殷实工作,尽管劳累却甘之如饴。

2002年,他与女友玛丽亚傌(Mariyamal)共结连理,隔年喜迎第一个结晶品,只是幸福的时光很短暂,在孩子周岁后尚无法牙牙自语的儿子经检查后,被医生诊断为自闭儿,这消息虽深深打击了穆鲁甘与太太,但日子还是要过,夫妻俩只能收拾起复杂的心情,继续生活。

只要时间安排得到,穆鲁甘都会把握时间参与慈济活动。图为他随着英文组去机构送上爱与关怀。 【摄影:伍淑莲】
东海岸水灾,穆鲁甘(左)也献出一己之力,投入为灾民打扫住屋的活动。 【摄影:伍淑莲】

另一方面,穆鲁甘庆幸随后来报到的一对儿女皆健康,只是在妻子辞掉电子工厂工作在家照顾孩子,一家五口的生计只靠他来扛起时,家庭经济也因此陷入困境,在没有方法之下,他只能向银行贷款养家。每个月转眼即到的房贷与贷款,都压得他喘不过气之余,自闭儿带给他的考验,更是让他身心俱疲。捉襟见肘的日子,他无奈地将代步的车子卖掉,也随着甘榜爪哇园丘被收购,他在2008年带​​着家人迁入政府准备的巴当爪哇人民组屋区。周而复始无处释放的低气压,苦寻不着解决的方案,忧愁都写在了脸上。

2011年,因为新芽助学金的家访,从志工解说中了解到慈济是个帮人的团体,他对慈济人留下了好印象。新芽助学金发放典礼,他始知道慈济不止是帮人的佛教团体,还有建学校培育英才,以及做环保保护环境,他对慈济的善行再度加深。

2013年,慈济巴生支会英文组志工在他居住的巴当爪哇人民组屋区设立课辅中心,为当地孩子提供课外补习,他的小女儿也是受惠者之一。小女儿经课辅后,功课有明显进步时,他对志工乐于助人的精神赞叹有加,因此,在志工走入该社区邀约参与在格拉那再也体育场进行的浴佛时,他立即就答应。经此,他的人生也渐渐地起了变化。

庄严的浴佛典礼让穆鲁甘深感震撼,尔后在该组屋进行的“浴佛爱洒感恩会”,笃定了他对慈济的肯定;同年七月,志工在该组屋区成立环保点,更是他人生的转捩点。穆鲁甘平淡务实的生活,为了家计郁郁寡欢的日子,因为认识慈济投入助人行列之后,人生观逐渐改变,脸上开始出现了笑容,生活也愈发充实。

2015年“法譬如水经藏演绎”,穆鲁甘(左)也一起走入忏悔法门,洗涤心垢。 【摄影:伍淑莲】
2016年在圣淘沙共修处进行的“印裔岁末祝福”,穆鲁甘开心与众分享他加入慈济的点滴与成长。 【摄影:谢新峤】

2016年,穆鲁甘回台受证,成为上人第一代静思弟子。受证后更了解使命与承担的他,积极参加活动,发挥良能。

◎ 自我惕励 不退菩萨

无常先到,还是明天先到,无人知晓。 2020年9月21日,下班后驾着摩多车从万宜(Bangi)回家的穆鲁甘,却因为一场交通意外导致重伤,被送进了巴生中央医院。因为伤及头部,他的右脚及双手手指失去知觉,惟经医生检查后,告知只要在黄金时期努力复健,即可痊愈。

知道穆鲁甘车祸进院消息时,瑞珊正在外坡公干,但她并没有闲着,反之四处征询医生及朋友的意见,以对症下药,希冀穆鲁甘能更快接受治疗,早日痊愈。这边厢找良方,那边厢去医院探望关心穆鲁甘的进展,瑞珊很是积极地张罗着一切。

“12号他问我能否找一架轮椅给他,方便他做复健康,但因为没有问清楚,送过去的轮椅不适合,原来他需要躺卧式的轮椅,我又赶快请志工隔天带过去,就是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哪里知道他却因为细菌感染离世,我很不甘愿,他几天前跟我说他应该可以出院了的啊!”瑞珊激动地说着。

设立在人民组屋区的环保点,是穆鲁甘人生的转捩点,因此他积极带动该区居民投入,一起保护家园环境的整洁。 【摄影:李伟建】
穆鲁甘是志工钟瑞珊在人民组屋区不可或缺的推手,他的骤然离去,让瑞珊自诩少了右手,悲戚不已。 【摄影:伍淑莲】

瑞珊带着英文组志工深耕巴当爪哇人民组屋区,已经带出四位印裔慈委及多位见培志工。为了更容易带动,穆鲁甘成了她的得力助手,举凡有活动需要载送志工,都靠穆鲁甘去完成;因此在获悉穆鲁甘离世时,瑞珊坦言她接到消息时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接受。

“他体格高大,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只是他参与爱洒活动时都静静地,所以我当时并不认为他会来当志工的,因为他就好像在观察着我们。但是,最终他却是我在这组屋区里的最佳伙伴……”忆及认识穆鲁甘的经过,瑞珊红了眼眶。

瑞珊说住院期间的穆鲁甘,想要快点好的心念很强,就算知道复健之路艰难,他都说他不怕,因为他要快点痊愈做慈济;就算躺在病床上,他心心念念的还是“Kita 1 Keluarga守望相助”纾困计划的受惠者生活是否过得去。

“看到他的影片,看到他的成长,我真的很不舍,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说,我失去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伙伴,一直帮着我去招菩萨,又完成很多的活动。我到现在还不能相信他离开了我们,这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离开了我。这两天,我无法专注工作,对任何事都没有感觉……”瑞珊泪涔涔地说着。

志工整齐排列,等待穆鲁甘告别式的开始。 【摄影:许(音包)玲】
与穆鲁甘同年回台受证的迪鲁(前左)难以相信像穆鲁甘这么好的人却离开了;虽然难受,但还是给予祝福,愿他一路走好。 【摄影:许(音包)玲】

看到好朋友好法亲离世,瑞珊心痛不在话下,但她也感到欣慰,因为穆鲁甘在慈济的七年,并没有白过;他和慈济以及法亲们都结下了很深的缘。瑞珊殷殷说道:“穆鲁甘的离世对我来说是一个警示。有时我会懈怠一点,是不是他用这种方式踢我一下,要我更勤劳地去带动印度菩萨?我会带着他做慈济的精神来做慈济,真心希望他能快去快回,乘愿再来做慈济。”

◎ 缅怀于心 付诸于行

10月15日中午十二时,穆鲁甘告别式现场,不论是志工或邻里,都流下了感伤的眼泪。志工迪鲁(Thiruchelvam A/L Muthoo,本净)引领着与会的志工们,围着穆鲁甘的棺木,送上了全球慈济人对他最后的祝福;也代表慈济,向与会的居民告知及感谢穆鲁甘七年来在慈济的付出,场面一片悲戚。

“穆鲁甘是一个很忍得之人,说话不急不徐,时时准备着去帮助人,他跟我说过既然加入慈济,就是要学慈济帮助人的精神,那里有需要帮助的,我们就去那里。像这样的人却离我们而去了……”印裔志工迪鲁眼眶泛泪说着。

当得知穆鲁甘车祸进院时,迪鲁已感心痛;想不到前两天还跟他通过电话的人,如今却天人两隔了,他更感揪心。

“那天他跟我说细菌感染,吃饭难以下咽罢了,想不到两天后就去世了……我很伤心,要来看他的心情都不会形容了,因为很少看到像他这么好的人。穆鲁甘不在了,人民组屋这里的印裔志工,每个人都很伤心。”迪鲁哽咽地说着。

参与告别式的志工们一脸哀戚送别穆鲁甘。 【摄影:许(音包)玲】
跟在灵车后,志工们送穆鲁甘最后一程。 【摄影:许(音包)玲】

平易近人,不说是非,是迪鲁对穆鲁甘最深的印象,他认为穆鲁甘的心能容任何人,不会因为肤色或种族而有所隔阂,因而深受志工们的喜欢。住在圣淘沙的迪鲁,对穆鲁甘的离去感慨不已,也忧虑着往后人民组屋的印裔志工如何参加慈济活动,因为负责载送的人,已不在。

“穆鲁甘在世的时间或许不长,但他已经因为做慈济而拓宽了他的生命,就好像我们的师父讲的,我们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却能自我拓宽生命的宽度与厚度,我想穆鲁甘做到了……”迪鲁感慨地说着。

因新冠病毒疫情在台湾无法回马的慈济雪隆分会执行长简慈露在得知穆鲁甘离世的消息后,也录了一段悼念他的讯息。

“亲爱的穆鲁甘师兄,突然间收到您往生的讯息,很让人错愕,心里很不舍。见过您几次,轻轻地打招呼,我们并没有多聊。但是从别人的口中我知道您是一位很精进的印度志工,也在带动其他的印度志工一起来慈济耕福田。因缘如此,让我们失去一位好师兄,我们虽然不舍,但我们相信你带着慈济爱的种子,一定很快乘愿再来。我们会守住慈济,等着您回来,我们再一起耕福田。我们心中怀念的好师兄,我们祝福您,带着在慈济所做的功德快去快回,永远祝福您!”

‘本怀佛心人间行,光济希求化菩提’;七年的志工生涯里,穆鲁甘尽情挥洒出了一张靓丽的成绩单。跟在灵车后,志工们以沉重悲戚的心送穆鲁甘最后一程;心中纵使不舍,但都祈愿穆鲁甘能快去快回,他日慈济菩萨道上再相会。

Pin It
Tags:

延伸阅读